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武侠修真 >诸天仙武半侠传
诸天仙武半侠传 连载中

诸天仙武半侠传

游天鹤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19-08-06 22:04:23

【【阅文·中国武侠·侠之精神征文大赛】参赛作品】半侠者,亦狂亦侠,半正半邪,己身自持,或不如大侠者般为国为民,然而恪守底线,关键之时亦会挺身而出,除暴安良! 无尽宽广而浩瀚的武道世界。这里有肩扛五岳、脚踏万河的恐怖武者,破碎虚空是一切最终? 不!这里才刚刚开始一位穿越的少年……纵横诸天,横扫万界,无限的世界,无尽的可能...展开

《诸天仙武半侠传》章节试读

大离帝朝,云州,云琅郡,乐昌县城外。官道旁,一个废弃山村中心,一个破烂的院落内正升起了缕缕青烟。

“哈哈!老大,想不到那小子的玉佩值这么多,二十两银子,够我们吃喝半个月了你。”

院落内,两个衣服破旧的汉子围坐在火堆旁大碗喝酒,一个光头大汉正笑着开口。

两口铁锅吊在火堆上,其中一口小锅里头,一块块精瘦的豕(猪)肉在其中翻滚,白气混着肉香弥漫在空中。另外一口铁锅比较大,里头正煮着满满一锅的野菜糊粥。

十余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畏畏缩缩的躲在墙角,不时看向两个铁锅,看向小铁锅的时候都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却又收回目光转向大铁锅。那儿,才是他们的晚餐。

东边某一个角落,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小乞儿卧倒在墙角,右脚膝盖上下一圈肿胀无比,已经是不能走路了。他不时仰头看向天空,余光掠过正在喝酒的二人,眼中闪过丝丝异色。

其中好一个光头汉子感觉到了那个小乞儿的目光,朝着他大声吼道:“看什么看,老子就是拿了你的玉佩,你想怎么样啊!”

“老二,好了!”

另外一个嘴角满是络腮胡的汉子,伸手拉了拉光头大汉,压低声音开口道:“这小子是祁老四那个混蛋丢在我们这儿的,来头或许不一般。

我们最多就是拐些些被人丢掉的乞丐挣钱,养大了卖给青楼楚馆再赚一笔。

祁老四那帮人可是云州少有的大牙行,云江郡和我们云琅郡,不知道有多少富户人家的孩子被他们绑了。

我们养起来的这些个,干干瘦瘦的,最多就是到青楼当当丫鬟和跑堂,一次也没有多少银子。可是那些大户人家的孩子,身娇体贵,长的也水灵,很多青楼楚馆的头牌,就是这么来的。

老二,这么和你说吧!我们十次买卖,都不一定比得上人家一个金贵。

他们赚一次,有这个数!”

络腮胡大汉伸出五个指头对着光头汉子摇摇。

“五十两!”

光头大汉紧紧巴巴的说着,舌头好像打结了一般。

“不!”

络腮胡大汉摇摇头,压低声音道:“五百两!只多不少!”

“嘶!”

光头大汉倒吸一口凉气,看向角落里那个小乞儿的目光也变得热切了起来。

“别看了,这小子已经卖不了那么多!”

络腮胡汉子对着光头汉子道:“祁老四他们养这些小孩,可是会请专门的师傅识字授艺,养出来的不比那些大户里的公子小姐来的差,所以能够卖那么多。

这小子被丢在我们这儿五年,跟我们当了五年的乞丐,风吹日晒的早就废了,也就模样还算周正,养好了能够卖个好价钱。

我们这里头,也就他,还有那个晴丫头值钱一点。其他的,丢到青楼楚馆,那些个牙婆子都会死命往下压,还不一定够得上他们这些年给我们讨来的那些呢!”

“大哥,那,养着!”

光头汉子指了指行动不便的小乞儿,看向他的目光里已经有了埋汰。一个瘸了腿的,哪里还能卖出什么好价钱。前两天,他还和老大商量着把他丢了,免得养着浪费粮食。

“养着!不仅要养着,他的腿也要治好!”

络腮胡汉子夹了一块熟肉丢进嘴里,边嚼边说道:“老二,明天你辛苦一下,去城西请一下周扒皮,他上次不是说了,五两银子,一定能够让他的腿玩好如初么!”

“老大,这~”

光头汉子收回在小乞儿身上的目光,转头肉疼道:“老大,五两银子,够我们吃好些天了。花在他的身上,太……”

“之前我们是没有银子,所以我没想着治他,准备听天由命算了,实在不行就丢了。”

络腮胡指着小乞儿道:“现在银子有了,就把他治好继续养着,左右也就一年时间,等他十五岁把他和晴丫头一起卖给丽春园,想来也能混个五十两银子,我们也好换一个干净的宅子。”

“五十两!”

光头汉子捏着手指头算着,又看了小乞儿一眼后转头试探道:“老大,城北的李大头不是也说他能治么!他说只要二两,要不找他算了。”

“不行!”

络腮胡汉子皱眉道:“李大头那个家伙就是个乡下游医,小病治治没什么,让他治腿,就算好了也要落下病根,落下病根的可就不好卖了。

城西周扒皮百安堂是老字号,他的医术和人品还是有的,没有把握的事情不会开口。要不是要价太凶,逮着谁就狠宰,他家的百安堂也至于没落下来。”

络腮胡看出光头眼中的不甘,语重心长道:“老二,凡事往远处看,治好了小疯子的腿,可是有五十两。再说了,那块玉佩还是小疯子的,拿五两给他治腿,不过分。”

墙角的小乞儿耳朵一直竖着,听到他们的对话后稍舒一口气,旋而又再次仰望已经发暗的天空,嘴中念叨着,“月亮,月亮,你快点出来啊!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圆月啊!”

小乞儿名唤姜少峰,在这群被拐来的乞儿中也算资历极老的了。跟了这两个结伙搭伴的人牙子已经五年了,五年里头,他多次想过逃跑,可惜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这两兄弟干这一行都是熟手,从小随着他们该挨雷劈的爹入行,经年累月没有被抓,自然有自己的一套生存之道。或者说,在这乐昌县城,他们有着属于自己的的保护伞。

“来到这个世界都有近半个月了吧!实在是坑爹啊!”姜少峰心中反复咒骂,他本是二十一世纪一个普通的文科生,因为喜欢而被室友调侃为‘半侠’。

进入社会后姜少峰当了业务员,某一夜和客户喝的烂醉如泥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不知道过了多久,再次醒来的时候就成了现在的模样。

他,穿了。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就是在这个小院子里,已经是一副有进气没出气的样子了。他是被人打晕过去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头上遭了重击,右腿都被人打断了。

要不是一起乞讨的几个女孩心善,寻了机会将被打晕过去的他带了回来,怕是他已经死在大街上了。饶是如此,他的右腿一直得不到治疗,已经快要变成一个残废了。

等到姜少峰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感觉脑海中多了一枚名唤做‘诸天轮’的紫色轮盘,紧接着就有大量信息汹涌而来。

整理了前肉身的记忆后,姜少峰发现自己赶上了已经快过气的魂穿,只可惜没穿成皇帝,但也算是大富大贵之家,八岁之前的生活还是很好的。

但是八岁那年出了一场意外,他与家人失散了,又在回家的途中撞上了一队人牙子。那人牙子看出姜少峰的旧衣不是一般的料子,直接就把他绑了带回了队伍。

之后,姜少峰随着一大队童男童女被带到了现在的云琅郡,后来又几经转手,到了现在这两个人牙子手中。

一想到这个原身的坎坷经历,姜少峰顿时对脑海中的‘诸天轮’竖了一根中指,它就不能找一个好点的宿主么!

到了这两个人牙子手里,他还有一群穷苦人家的孩童被这两个家伙当做赚钱工具,在大街上沿街乞讨,饥一顿是家常便饭,饱一顿那就是过年的待遇。

前些年,年景还好,好歹还能过活,可今年云琅郡起了水灾,官府的赈灾根本不管什么用,小户人家都得破家,他们这种,就直接掉在生死线上了。

半个月前,姜少峰之所以会被打断右腿,是因为在大街上看到了属于姜家的商队,领头的那人自己小时候还有着印象。

他想办法摆脱了一直盯梢的光头,循着机会想要前去相认。可是原身还没有走到那个认识的叔伯面前就被队中侍卫拦了下来,接着又出来一个叫做江齐侍卫头子。

姜少峰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个好像受了闷气的侍卫头子江齐,直接一鞭子抽在他的头上,瞬间把本就身体虚弱的姜少峰抽倒在地。

姜少峰正眼冒金星头晕眼花的时候,一阵剧痛袭来,他的右脚被那江齐踩折了。接着便是一顿拳打脚踢,他当时就被打的就晕了过去。

等到姜少峰醒来的时候,已经被一起乞讨的几个女孩子小心搬了回来,从她们的口中他也知道了,姜家的商队已经离开了乐昌县。

这件事情,光头和络腮胡都没有放在心上。他们只是以为,姜少峰看到商队后想要前去讨要些银钱,并没有将他和姜家联系到一起去。

实际上,这光头和络腮胡两个也不知道姜少峰的大名,平时他们就是叫他小疯子。

“江齐!一个畜生!”

姜少峰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原身这次的行动虽然有些鲁莽,可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的,毕竟原身也是个比较聪明的,身上的信物玉佩并没有被人牙子搜走。

但是就因为这个江齐,他不但前功尽弃,反而还陷入了生命之危,不得不暴露出玉佩之事。没错,那块一直随身携带的玉佩是他故意让光头发现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他们丢掉自己。

那块玉佩,是原身母亲给的一个生日礼物,被缝在一个平安符里头,那个平安符被原身用泥浆糊的脏兮兮看不出面貌,所以一直没有被人搜走。

姜少峰暴露出来也是没有办法,这两个人牙子这些天收获实在太小,就连煮的稀粥都已经快要淡成水了。穿越过来的姜少峰晚上都已经听他们商量着,要将姜少峰等几个乞儿丢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