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历史军事 >明末之楚军
明末之楚军 连载中

明末之楚军

我的电脑有毒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8-07 22:01:36

宁北一寸死,不南一尺生!———秦翼明豪气干云。 秦头太重,压日无光!————宋献策看着秦翼明写的这个春字,内心剧烈颤动。 “秦翼明,总有一日,我会报今日之仇!”左良玉看着安陆县,想起了那个连杀自己一百多士兵的秦翼明,那个人简直就是个煞星,这种事情在大明绝无仅有! “哈哈,天不亡我,天不亡我......秦翼明,好毒的计谋......”他正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仰天长啸的时候,李定国突然发现这巨箭有异样,这箭在冒烟..... 鳌拜内心难以接受,什么?我败了,我居然败了,我堂堂的满清巴图鲁,居然败给了一个武举人? “依朕看来,这秦翼明比当年之魏忠贤,有过之而无不及也!”崇祯对秦翼明的智谋和杀伐,颇为欣赏! “这秦翼明,就是个粗鄙武夫,市井流氓,可把我们坑苦了.......”朝堂上,东林大佬们彼此搀扶着抱头痛哭。...展开

《明末之楚军》章节试读

崇祯八年,正月十五清晨,大雪弥漫!

一片白的雪地上,一支两万多人的队伍正在雪地上行军。他们的前面,出现了一片葱郁的松柏树,一眼看不到头。大雪天里,绿叶依然可见,大雪压弯了很树枝,松枝傲骨峥嵘,白树**肃穆,这些松柏四季常青,历严冬而不衰,仿佛是一个倔强的人,在大雪中挣扎。

“过了前面的柏树林就是凤阳了。”潘独鳌大喊道,看着前方。

孙可望看着那几十万株松柏树,很是奇怪,因为这些树跟周围的环境并不搭配,很突兀,便问道:“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松柏树?”

潘独鳌回答道:“此乃他们朱家人有意为之,想保他们朱家的天下,万年长青,万古长存。”

队伍中央的八大王张献忠眼神深邃,眼睛内充满了反抗的坚毅与不愿屈服的神情,嘴角弯出一丝弧度,发出轻蔑的嘲笑声。

“就靠这些就想安稳地坐拥天下?他们朱家人也太可笑了吧!”孙可望知道缘由,忍不住地嘲笑起来,在他旁边及身后,扫地王、太平王和其他农民军的小头领们都跟着哈哈大笑,轻视者有之,嘲笑者有之,谩骂者有之,他们嘲笑这片柏树林,轻视这个没有城郭的城池,谩骂那些朱家人的愚蠢!在他们看来,眼前的帝都,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唾手可得。

张献忠看着那些松柏树,忽然怒道。“哼,奶奶的,种几棵树......种几棵个破树,就想坐拥天下万年?回头就找人给俺把这些树全部砍了!俺张献忠啥都不相信,就信自己胯下战马和手中刀斧!”

义军穿过了松柏林后,凤阳城就出现在八大王等人的眼前。这就是中都凤阳,所谓的帝乡,朱家的发源地!

凤阳是一座没有城墙的大都市,这里非常繁华,富家大户极多,很多开国大将的老宅也在这里,还有当年朱元璋出家的黄觉寺,后来更名为了龙兴寺。

“传说朱元璋出生的时候,天空电闪雷鸣,读书人尽是搞这些玄乎的东西忽悠俺这些不识字的人,军师,你说这传说是真是假?”张献忠问道。

潘独鳌笑着回答道:“呵呵,或许有之,我也不清楚。”

“奶奶的,俺八大王,就不信他朱元璋有什么跟俺不一样的地方?”张献忠看着眼前的凤阳城,愤愤不平地说道。

“这朱元璋确实是一个厉害角色,从为了一张裹尸的草席而卖身的穷苦孩子,到最后为天下之主,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厉害的人物。”说话的是李定国,他心中对朱元璋崇敬之情溢于言表,这让张献忠内心闪过一丝的不快,但是很快就恢复平静。

“宁宇孩儿说的不错,不过今天,他朱元璋再厉害也阻止不了我们,扫地王、太平王,我们一起冲下去,血洗凤阳!”张献忠说完就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

看着八大王张献忠已经冲了,扫地王、太平王等部义军也跟随而上。

义军到了鼓楼,大明官军还蒙在鼓里。直到农民军出现在他们面前,那些人才吓得鸡飞狗跳。凤阳留守朱国相仓皇领兵迎战,被孙可望大军击杀。皇陵守军被歼4000多名。剩下1500人跪在地上,口呼千岁,乞求饶命。凤阳知府颜容暄,见势头不好,换上囚服,躲进监狱,但还是被查出来。

半天的功夫,中都凤阳就落陷!

张献忠,坐在大堂上,像审犯人一样审讯凤阳知府,最后将之杖毙。凤阳当地的乡绅大户人家,家家惨叫连连,哭声震天,当地的穷苦百姓却像过盛大的节日,看着那些平日里作威作福的大户人家都被农民军抢了个精光,命都不能保,穷苦百信自然觉得自己难得地受到了优待与“尊重”,他们对张献忠等人非常欢迎。

在大火烧毁了黄陵享殿和龙兴寺后,张献忠下一个目标就是掘古墓。他命令孙可望带着一部分人到处抄家“助饷”,命令刘文秀、艾能奇二人去挖掘朱家的祖坟。

“这朱家祖坟里面肯定有很多宝贝!”张献忠很期待。

很快,他们二人组织了很多农民到了陵墓,用锄头铲等工具开始挖掘。就在这时,天空忽然狂风怒吼,黑云坠空,电闪雷鸣,所有人都觉惊讶甚至恐惧。

接下来的一幕直接让所有人吓破了胆,一个带着火球的霹雳,带着巨响从天而降,将那些正在拿着工具掘墓的几个人变成了一团火烧了起来,看着那几个挣扎的火团慢慢没有动弹了,终于有人大喊了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皇家祖坟显灵了,我们快跑哇。”此时很多人都不自觉的联想起来,认为自己惊动了死去的人,触怒了朱元璋,再这样下去,自己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那被活活烧死的几人就在眼前,惨不忍睹,触目惊心。当一两个人开始跑的时候,其他人也跟着跑了起来,不一会儿,当初这些信誓旦旦来挖朱家祖坟的人,都吓得一个个屁股尿流,朝凤阳城中心跑去。

孙可望还在带着人,到处收集那些绅士、地主的银钱和粮食。他有完全的彻底的革命精神,打击地主豪强,将很少的一部份分给贫苦百姓,以获取当地百姓的支持,而其他绝大部分,都会充当义军的军饷,用来维持张献忠的武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张献忠的部队越来越强大,而且颇受基层农民的欢迎。

“大王,刚才我们掘古墓的时候出了怪事儿了,我手下几位弟兄被天雷惩罚,活活烧死,百姓说是触动了朱家老祖,犯了天怒,朱家老祖显灵了。”艾能奇跑过来神色慌张地说着,胸口剧烈起伏,脸色惨白。

张献忠斜睨了一眼艾能奇,看着艾能奇那惊恐和不知所措的样子,与平日里杀人时候的平静形成巨大的反差,恨恨的说道:“什么狗屁显灵,俺看你是神志不清了,不要胡言乱语,扰乱军心,小心我重重罚你!”

此时的艾能奇的确很慌张,很恐惧,他从来没有这么恐惧,即使是面对那些凶狠的官兵,他都没有这么恐惧过,因为那些都只是人而已,可是现在是老天在惩罚他们,对于神灵,他还是很畏惧的。

“大王,现在这事儿都传疯了,当地的老百姓此时都跪在陵墓外面不停地磕头呢,生怕老天降罪他们,之前那些投降的守墓官兵也造反了,老二正在带人镇压,现在外面乱得很!”艾能奇忧心地说道。

张献忠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朱元璋死了都两百多年了,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威慑力,他带着亲兵就冲出了衙门,正看到外面乱作一团,这时候孙可望也闻风赶到。

“八大王,我们该怎么办,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如果这些老百姓跟着那些官兵反我们,那我们在这里可就呆不下去了!”孙可望忧心地说道。

张献忠看着那些虔诚下跪的老百姓们,内心怒火翻腾,突然拔刀向天,大喝道:“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一连七个杀字,字字坚决,字字凶狠!

“杀!”艾能奇与孙可望先是震惊,然后不约而同地带着本部杀了出去。

张献忠一声令下,帝都凤阳无一活口,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河南永城,一个身材矮小,类似孩童的小老头正在给人算命,神神叨叨,旁边还立着一个“小半仙”的麻布卦牌。

“所谓信则有,不信则无,可是不管你信不信,天道难为啊,蜀汉刘备,备者,具也。后主讳禅,禅何意啊?禅让,授予,那蜀汉江山自然是不保,要给别人的嘛!”

围在他身边的二三个人听着不停的点头,都觉得非常有道理,越听越是那么回事儿!

小老头又言道:“曹者,众也,魏者,大也。众而大,天下其当会也,天下你说不归曹魏能归谁能?”

“是是是,半仙儿说的对,说的对!”众人拼命点头。

其中一个人突然问道:“半仙儿,那你看我这孙子应该取什么名字好呢?”

“这个嘛?”小老头摸着小下巴,眯着小眼睛,晃着小脑袋,一只手上两指不停地摸着铜钱玩儿。

那人立刻顿悟,笑着道:“哦,瞧我这人,不会来事儿,呵呵,半仙儿只要帮我那宝贝孙子取个好名字,在下当重谢!”说着就掏出了一锭银子。

银钱到手,小老头咪着的眼睛立刻睁开,光芒万丈,眉飞色舞地道:“好说好说,我一定取一个保你孙子福禄安康,长命百岁的名字......”

就在这是,天空突然凭空炸雷,小老头一个受惊,银锭掉在了地上,他咪起眼睛,右手大拇指在其它几指上来回跑动,两个轮回后,突然睁眼说道:“煞星降世,南方!”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