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都市言情 >轻熟竞技场
轻熟竞技场 连载中

轻熟竞技场

铂金赛流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19-08-07 22:02:01

这是一本以 “婚姻咨询师”的独特视角,探究现代都市人类情感生活与婚姻隐秘的 “八卦杂志”。也是一部记录轻熟女们日常恋爱竞技的 “技能百科全书”。...展开

《轻熟竞技场》章节试读

我叫汤五月,你也可以叫我五月,或者May。我的职业是婚姻咨询师,但你千万别把我想象成心理医生之类的,因为我的职业实操性很强。这么说吧!用“插足者清道夫”来描述我的职业会更准确一些。

我热爱自己的工作,不仅由于这份工作收入很高,还因为我可以打着工作的幌子,光明正大地探究客户的私密生活。

接了项目的我不分白天黑夜,24小时待命,过得比野狗还要惨。而把项目完结后的我则比家猫还惬意,没事和好基友一起喝喝咖啡什么,简直不要太欢乐。

“妈,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人家的事你少掺和!上回我小姨的那个什么堂叔的小孙女,当小三被人收拾了你也管!咱家管得着么!”

坐在我对面的,正在冲手机大吼,完全不顾及咖啡馆周围客人眼光的女人叫高唤,一名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白富美。而不管是由于她的身材还是音高,从她一进屋开始,我们这桌就成为了咖啡馆的焦点。

“那个,您好!......请问您能不能等您的朋友挂掉电话后,帮我把这个交给她。”一位梳着油头的西装男忽然出现在我身后。

“行啊!”我微笑着接过他的便条扫了一眼。这张纸估计是他刚从咖啡馆前台借到的,蠢萌蠢萌的小熊形状,熊肚子上横着一行清秀的字迹:“可以认识一下么?我叫云博,微信号138XXXXX347。”

背头男回到座位上,那里还有两个男生,似乎在他落座后便开始挤兑他。背头男无奈摇头,迅速招来服务生埋单。

等他们三人走后,服务生过来帮我和高唤上了两杯和我们之前点的一模一样的饮料,说是刚离开的那位先生送的。而此时,我面前的大小姐也终于挂断了电话:“靠!真不知道我妈怎么想的!她闺蜜的男人在外面养女人,让我回家帮忙?和我有关系么!”

“给你的,刚才靠门口坐的那一桌留下的,三个男的,都很年轻,有没有印象?”我将便条递了过去。

高唤扫了一眼便条,“记得啊,里面是不是有个头发梳成那样的?”她说着做了一个向后背头的动作:“一进门就盯着我的大腿看来着。”

“哈哈就是他,我看长得还可以啊!”

高唤不屑地哼笑了一声,顺手将便条攒起来扔到桌边,“真自信啊!吃膨化剂长大的吧!”

“那哥们长得也挺白的呀!咋不是你的菜?反正你也空窗那么久了。”

“你才空窗,你全家都空窗!”大小姐被戳到痛处立刻变得面目狰狞,她烦躁地戳了两下自己的蛋糕,继续道:“你知道么,我妈刚才还提到你了!”

“啊?哦,感谢来自阿姨的亲切关怀。”高唤的妈我见过,典型的见过“大世面”的女人。早年和高唤爸两个人一路从小商贩干到民营企业家,后来随着公司步入正轨便退居二线,一边相夫教子一边管理家庭财政投资。

据高唤透露,她妈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与世无争,其实背地里却对她爸进行了严密的监控,搞得她爸多年如一日不敢在婚姻以外有任何风吹草动。不过高唤妈确认有自己的长项,和其他同时代的、久入生意场的女人不太一样,高唤妈喜欢读书,也很有见地。高唤妈以前总是自豪的告诉高唤,她出身名门,只不过由于几个哥哥过早地败光了家业,导致她很年轻的时候便从锦衣玉食沦落到布衣白丁。

但,不知道是更年期转型出了问题还是怎样,高唤妈这两年变得越来越八卦,不仅热衷帮身边好友的子女介绍对象,更对别人的隐事如数家珍。于是高唤妈在高唤心目中的位置由白莲花忽然将至向日葵,还好高唤很孝顺,即便对老妈的转变非常不满,也一直尽可能耐心地浇灌着她妈这朵向日葵,助其茁壮成长。

“我妈想让你和我一起回家帮忙。”

“啥?你们家不是卖衣服的么,我不懂啊!”

“想多了吧你!我妈是想让你和我一起帮她闺蜜赶走他老公养的女人。”

我觉得自己美丽的脸颊在不受控制地抽动,“呵,呵呵,我不接熟客的啊!”

“你怎么那么有原则呢!你咋不上天呢!”大小姐狠狠地送了我一个白眼。

“不是我有原则啊,是怕麻烦!我这活怎么干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到时候我把咱妈闺蜜家的私密调查个底朝天,你们两家以后得多尴尬啊!而且,我收费也很黑。”

“黑!尽管黑!我那阿姨家里有矿。至于尴尬嘛,我觉得什么都没有老公和别人跑了尴尬。”大小姐很认真地继续动员我。

其实我最近手里也没别的案子,但对于这种与客户关系比较近的活儿我真的不愿意接。

“我可跟你说啊!我已经告诉霜霜和女王大人,这周末请你们仨到我大W州两日游。而且,嘿嘿.......”大小姐突然诡异地坏笑起来。

“美女,这画风真的很不适合你,太猥琐了。”我知道高唤一向很难缠,所以此时此刻我真心地祈祷她的伟大偶像雷神之弟洛基抖森能保佑我,让大小姐放我一马。

“而且,女王大人已经通报我要携夫同行。”

“噗!”我差点把咖啡喷到高唤脸上。

“哈哈哈哈哈.......”高唤笑得花枝乱颤。

“你干嘛让她带郭诺?”我真的有些生气了,三个好友里面,只有高唤知道,我曾经暗恋过那个男人。

“我没让啊!是女王要带的。不对,准确的说是郭诺正好也要来W州见个朋友,所以他们就一起了呗。”

“哦。”我知道是自己反应过度,也知道对面的死丫头现在才不会好心宽慰我,我只能努力让面部肌肉和快要痉挛的手指放松下来,然后冷漠地对自己说:美少女才有资格感伤!你连备胎都算不上没事儿紧张个什么玩意儿!

“我说五月,你心里到底放下了没有?”大小姐用勺子将方糖碾碎,然后在上面画着“沙画”,“人家结婚都两年多了,这两年你们也没见过面吧,你怎么还没忘了他呢?”

我转头,外面艳阳高照,真是个好天气。“大概因为我根本没什么可忘记的吧!连开始都没有,哪有资格谈忘记。”

“也是,兴许你们真的在一起了,你发现他有狐臭也不爱洗澡,然后没几天就分了呢!哈哈哈!”

“哈哈,是。”我笑得很勉强,郭诺,那个永远衣着得体彬彬有礼的男人,应该会天天洗澡的吧!可惜,我是没机会知道的。

在我和高唤说话的功夫,屋内的好几个人都在探头往橱窗外面看,我俩顺着目光看过去,嗯,果然是范霜霜。范主播正拿着自拍杆俏皮可爱(手舞足蹈)地通过手机向她的粉丝们介绍我们所在的这家网红咖啡馆。

高唤敲了敲身旁的玻璃窗,冲范霜霜做了一个“麻溜儿滚进来”的手势,于是范主播立刻屁颠屁颠地将直播场地由户外转移至屋内,并在和粉丝匆匆吻别后收声下线,坐到了我们桌前。

“怎么着?Mr.Hugh给你发不出工资来了?”高唤话里的酸辣味够做锅冬阴功汤的了。

“大小姐,我和Hugh先森那是两心相悦好不好,人家一直自食其力的好不好!”范霜霜的现任男友是她曾经在外企工作时的上司,英国人,气质长相都颇有HughGrant的味道,又由于他的本名比较拗口,所以我们都习惯叫他Mr.Hugh。

范霜霜在大学时和齐佩安,也就是女王大人同寝,与我和高唤临寝。大一刚入学的范霜霜就比一起入学的,还没经过大学“整容”过的同届女生会打扮,所以一直是男生讨论的对象,女生嘴里的“贱人”。不过,范霜霜真正出名是在第一次期末大考之后,大家惊讶地发现,位列排名榜上第一的竟然是她!那个看起来好像一天12小时都用在化妆和吹头发上的女生。说好的颜值和智商成反比呢?而最让人郁闷的是,“贱人”还很会做人,复习资料、课堂笔记从不藏私,考试时有幸坐她旁边的同学更能收获额外福利。

但,大概只有我们几个好友知道,“贱人”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光鲜。

“OK,OK,你自食其力,那自食其力的范主播能不能屈尊让我做回东道主,请您W州两日游?”高唤特可人疼的地方在于,该有大小姐脾气的时候一点不客气,该放下架子的时候又能伸能缩如乌龟。

“你发群里的消息我看了,就一群老阿姨饭后无聊生事,咱们掺和进去干嘛?”范霜霜虽然顶着“网红”的帽子,但她其实并不八卦,估计每天花在财经新闻上的时间要比娱乐频道多多了。

“你别这么说啊!我妈交代我的事情,必须完成!再说,我这是给五月介绍生意,你们就是个陪同。”

“了解了解!小的们谨遵太后懿旨!”范霜霜和高唤妈的关系一直不错,当年范霜霜和家里闹僵,每年寒暑假都和高唤一起回W州,赖在高唤家“骗吃骗喝”。而高唤妈见范霜霜乖巧懂事又伶俐,很快将其纳入阵营,收为“义女”。

“不过这次我得带着Mr.Hugh。”范霜霜掏出镜子开始补唇膏。

“靠!又一个拖家带口的!他还这么黏你啊?”我确实挺好奇范霜霜是怎么把Mr.Hugh这种高品质王老五栓得牢牢实实的。

“生怕我和人跑了呗。”范霜霜将Dior圣诞限量款的唇膏和MKF的遮瑕笔依次收进皮质化妆包,不紧不慢地说道:“这男人呢其实比女人还小心眼,我越是不让他过问我的私生活,不让他碰我的手机,他就越好奇,越没安全感。”

高唤看了眼手机:“Anna女王回信了,说应该没什么问题,等她婆婆回韩国以后就跟咱们汇合。话说我真不知道女王陛下怎么受得了她那位婆婆!每次回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催她生娃,还最好是男孩,我就呵呵了,他郭家有王位啊?”高唤嘲讽道。

而事实上,已将主要生意逐步转移到韩国的郭氏企业确实颇具实力,并不比高唤家差。

范霜霜牵动嘴角笑了笑,她就最受重男轻女的丑陋思想所累,但她从来不爱宣扬和抱怨自己的遭遇。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