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武侠修真 >天子剑
天子剑 连载中

天子剑

飞飞的羽毛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19-08-07 22:02:05

刘邦登基后,将自己当年斩白蛇起义之天子剑封印于冀州髑髅台,一同封印的还有亲制金牍一片,遗诏:日后若大汉帝国存亡危急之刻,可开启髑髅台,取出倚天剑与金牍,可保江山无恙,后世谣曰:五行剑齐,天子剑出;天下太平,高祖金牍。...展开

《天子剑》章节试读

京城洛阳。

这是孟夏的最后一天了,正是草长花开,万物并秀的好时节,湿润的微风将各种花香吹至京城的每一个角落。

自从光武帝刘秀建都于此,近二百年时光,早已将这座东周古都营造的繁华蕃昌,只是这几年天灾频仍,于八街九陌之中夹杂着一股衰败之气。

“叮叮铮铮”城东一处老宅中接连传出铁剑撞击的声音,显然是有人在习武练剑。不过这剑声传不过百米,便被那喧闹声所吞没。

老宅的后院,是一个十丈见方的空地,西侧一颗硕大的老槐树,深黑色树皮裂痕斑斑,颇显岁月的沧桑。但它的枝叶繁茂,树冠几乎罩满了小半个空地,甚至有些伸出院墙,占到邻居家去了。

芬芳的槐花香中,几个年轻人正在练剑。场地中央两人正在缠斗,双方剑来剑往,互相拆招,双剑不时相碰,发出“铮铮”脆声。这两人年纪二十上下,短襟布靴,腰系大带。旁边一男一女站立观看,男的年龄稍大,约莫二十七八,也是这般装扮,只是带绅上挂了一块玉佩。少女也就二八年纪,一袭淡红衣,身材婀娜,向身旁男子问个不停。

“大师哥,我看不出十几招,三师兄怕就要败了,也就是二师兄好心,否则胜负早就分了。“

“不错,三师弟这段时间的确进步缓慢,所以师父出门这些日子,特地叮嘱我要好好督促你们练剑。还说人家,这几日小师妹你‘灵鹿回首‘练到第几式了?“

“才不是呢,昨儿个我还小胜三师兄呢,他呀,这几日总是走神,比试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月儿什么时候不听大师哥的话了?师父在这的时候每次总夸月儿进步大呢!“

“嗯,小师妹当然最乖了,大师哥知道每日这般练剑有些发闷,三师弟就是,‘长猿偷日‘后几式都耍成什么样子了!师父他老人家也是怕你们出去闯祸,才吩咐整日练剑的。”

“大师哥偏心,我们又累又热的在这里练剑,怎么允许四师兄出去玩了?大师哥,师父又不在,咱们玩一天他老人家也不知道,不如。。。“

少女话未说完,只见一个身影从外面窜到大槐树上,双脚踏枝借力,一个翻身嗖地到了二人跟前。怀里还抱着一只绿皮西瓜,足见他轻功不错。

来人边招呼正在练剑的师兄过来吃瓜,边道:“嘿,真扫兴,堂堂皇帝进香,场面却是如此寒酸,记得上次董相国来此,也比这威风十倍呢。“

空地角落有组石桌石凳,几人围坐,边吃边聊。

“四师兄骗人,你自己玩够了,却来哄我们说不好玩!大师哥说过,这可是新皇帝登基来第一次出宫,前来白马寺进香,为老皇帝超度的,跟他来的人能少的了吗!”少女懒得吃瓜,满脸不相信。

来人赶忙从怀里掏出一物,打开油纸,是一块酥糕,赔笑道:“当然不能忘记小师妹了,快趁热吃。师兄没有骗你,上次董相国来白马寺,确是跟了大群朝廷官员,御林军更是数不胜数,可今儿个呢,来了个皇帝,除了一帮太监,一个大臣没有,护驾的御林军就跟这西瓜子似的,都能数的过来,也不怕把皇帝走丢了!“

大师兄将手中西瓜皮重重丢在石桌上,“我看这如今朝廷,是被董卓一手遮天了,董卓不来,那些大臣谁还敢来?这样下去,我大汉早晚会败在此人手上。”

“大师兄千万别这么说,小心隔墙有耳,被人听了去,可不了得。”一人赶紧小声提醒。

“怕什么?我曹操敢说敢当,董卓这般所为,实属乱臣贼子,可恼朝中那帮大臣噤若寒蝉,唯唯诺诺,你我平民百姓,私下发些牢骚,又怕什么!”大师兄愤然道。说完,抄起长剑,纵身跳到空地中央舞起剑来。

这几人都是五禽剑派的弟子,大师兄叫曹操,方才练剑的二人分别为曹仁和李儒,后来者唤作曹洪,与前面两个师兄还是堂兄弟。小师妹芳名糜月,入门时间最短。

五禽剑派属五禽门支系,武功源自名医华佗的弟子们根据虎,熊,猿,鹤,鹿五种动物的行为而模仿演化成的“五禽戏”。因为华佗弟子众多,所以五禽门也有多门支系,但武功都是五禽戏的再创作,故而各支系皆奉华佗为创始宗师。

这个老宅是五禽剑派临时落脚地,目前弟子为数不多,真正的入室弟子也就这师兄妹五人。曹操和曹仁拜师最早,三师弟李儒是带艺投师,不足一年,曹洪稍晚慕名而来,小师妹糜月最晚,仅三个多月,也自带一些家传功夫,是她父亲逼她学剑的,似乎跟一把什么宝剑有关。

四人看着曹操舞剑泄愤,也不知说什么安慰。曹仁虽是二师兄,平日里言语不多,反是痴迷于琢磨剑法。李儒道:“别说当今皇帝登基不久,就是老皇帝在的时候,还不一样是董相国说了算?这几年朝中大臣们死的死,贬的贬,如今谁还敢替皇帝说话?咱们纵有爱国之心,也是望洋兴叹。大师兄的话如果被人听了去,说不定会给门派及师父他老人徒增麻烦,还是安心练剑为是。“

糜月莞尔一笑:“还好意思说安心练剑,三师兄这几日剑法可退步不少呢,昨儿个比剑,师兄手中的剑可是被月儿挑落了呢。”

“大师兄倒是赢过你一次,害的小师妹整整哭了半天呢,我们几个,谁还敢赢小师妹呢?不过,说实在的,小师妹你手中的这把剑可是非同一般呐,就连师父他老人家也说不出这剑的来历。。”

曹洪接过话头:“听说这剑是小师妹的定情信物呢,哇,能出的起这么名贵的聘礼,估计也是显赫人家,说不定也是剑道高手呢,挂不得你爹让你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来练剑呢,方便日后成亲,双双起舞呢!“说完与李儒两人呵呵坏笑。

糜月脸色微红,“还是师兄呢,这么贫嘴取笑月儿,不理你们了。”低头呆呆地看着手中长剑,又抬头呆呆地看了眼不远处的曹操,嘤咛一声,起身去大师兄跟前去了。

曹仁道:“女孩子都被说害羞了,以后咱们少逗笑于她,看,去找大师兄告状了不是?”

曹仁素来言语少,但每句话正言正色,曹洪,李儒两人忙点头称是。李儒正要表态,却突然听到什么动静,忙提醒大家不要出声。

果然,十数个蒙面黑衣人自房顶掠过,轻功似乎都不错,若非他们借助大槐树当‘跳板‘,几乎是一闪而过。

大家面面相觑:这大白天的穿夜行衣,还蒙面,脑子发烧了怎么的,这不明摆着告诉别人他们准备做坏事吗?

李儒小声道:“看,我说什么来着,小心隔墙有耳。”

曹洪摆摆手:“我才不信呢,就咱们哥几个发几句牢骚,堂堂董相国就派人来偷听?这也太抬举咱们了。”

这时曹操两人也走了过来,看着大家询问的目光,沉吟道:“这么多轻功好手,定是有备而来,绝不会是对付咱们,看方位,十有八九是奔白马寺。”

“白马寺?难道是对老方丈不利?人家寺里种的菜,咱们可没少偷吃,一墙之隔,人家可从没找咱们来讨要过,就连这个大西瓜,也是刚刚从人家菜园子里摘来的。”

“莫非这伙人也是去白马寺偷菜的?不能吧,偷几颗菜用的着这么多轻功好手?就是直接去摘,老方丈也不会舍不得。咱们这几条街,谁家没吃过人家种的菜?”

“难道是想对老方丈不利?这么大慈大悲的老和尚,能得罪谁呢?不过听说老和尚武功不弱,寺里武僧众多,白天去偷袭只怕也沾不到什么便宜。”

“如果不是针对老方丈,难道是。。。皇帝?有可能,恰巧今日皇帝来白马寺进香,这伙人出现的正是时候。这也不对啊,大白天的一身黑衣,还蒙面,愣往皇帝跟前冲,傻子也知道是刺客啊!”

曹操正色道:“不管他们是针对老方丈还是针对皇帝,看这般打扮就不像什么好人,师父他老人家一直教导咱们要走正路,既然让咱们撞上了,就不能坐视不理,你们暂且在家等候,我与四师弟跟去看看,有情况回来通知。”

“我也跟去吧,多一个帮手。”李儒自告奋勇“二师兄老成稳重,他在家照看小师妹,一万个放心。”

就这么决定。小师妹一句“大师兄小心”的话音未落,三人已经跳上大槐树,翻墙到对面白马寺里去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