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都市言情 >我真是个模型师
我真是个模型师 连载中

我真是个模型师

自作翼落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19-08-08 22:01:12

你说我一个做建模的三流游戏美工,怎么刚离职就被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工作室给录取了呢? 啥?你说咱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守护世界和平?啥??还要用我做的模型来守护世界和平? 我该不会是遇见一群神经病了吧?我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模型师啊!...展开

《我真是个模型师》章节试读

我觉得我可能要去世了。

17年12月21日,望海市。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冬天的夜晚一直都充斥着一丝萧索的气息。

我四仰八叉地躺在冰凉的柏油路上,脑子晕晕乎乎的,浑身的骨头都像是散架了了一般。我试图从地上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左肩膀似乎是脱臼了,软软地拖拉在地上,使不上一丝力气。

我试着稍微一动了一下身体,左肋处又传来了剧烈的疼痛,看来应该是骨折了。

发生了什么?我轻轻摇晃了一下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可是肩膀和肋骨处传来的剧痛几乎要让我晕厥。

我紧紧地闭上了双眼,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转过头去,打量一一下四周的情况。一辆破旧的黑色轿车翻倒在不足我五米的地方,周围到处散落着玻璃渣子和塑料碎片,看样子是出车祸了。

对,我想起来了,我出车祸了,几乎于此同时,一种巨大的恐惧感袭上了我的心头——刚刚那是啥?!

故事还要从刚刚说起。

我叫吴争,今年25岁,天蝎男,单身,目前是一家独立游戏工作室的角色美工。

今天凌晨两点,我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了办公楼,独自一人开着我那辆刚买没几天的二手现代,行驶在远离市中心的郊区小路上。连续半个月加班到凌晨,让我的精神有些萎靡不振。

双眼无神地望着前方,空空荡荡的高速公路一辆这都没有,而两旁是正在开发的开挖野地,黑漆漆地没有一丝灯光。整个世界仿佛就只有我的前大灯还能制造些许光明。

我有些困倦地打了一个哈欠。谁知正是这一个普普通通的哈欠,就直接导致了后来一切故事的发生。

当我打完哈欠睁开眼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在距离我车前方不足五米的地方,不知何时站着一个白色的身影。在车子远光灯那刺眼的光线照耀下,这个身穿白色连衣裙,黑色长发遮住大半张脸的身影,就那么侧着身子,静静地站在那里,一点躲避的意思都没有。

我来不及多想,本能地猛踩刹车,同时又朝旁边猛打方向盘。车子就像发了疯一般,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轰的一声撞在了路旁的防护栏上,紧接着整辆车子斜斜地腾空而起——时间仿佛一下子变慢了,我可以感觉到那一瞬间的失重感,前挡风玻璃碎成了一块一块地渣子向四处散落。而与此同时,我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让我终生难忘的诡异一幕。

那个害得我出车祸的白色身影,慢慢地把脸转向了我这边。我能清楚的看到,在她的长发之下,是一张没有一丝血色的女人脸,苍白的肤色下透出一股淡淡地紫青色——那种紫青色就像是我小时候整天被我爸用扫把抽打的屁、股。那张脸的主人,用她那空洞的眼神看向我这边,冲我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脸,然后就那么消失不见了。

时间仿佛再一次回到了正常的速度,车子哗啦哗啦滴向前翻滚了几周,最终撞在路边的防护栏上停了下来,而我也被甩出了驾驶室,重重地摔在了坚硬的柏油马路上。

此时虽不算是深冬,但是就这样躺在柏油马路上,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身体的热量正在不断流失。因为车里有暖风的缘故,我并没有把我的外套穿在身上,此时的我下身一条牛仔裤,上身一件格子衬衫,甚至连秋衣秋裤都没穿。寒冷正在一点一点侵蚀着我的身体——而且有一个更糟糕的现象是,我逐渐感觉不到肩膀和肋骨处的疼痛了。

这样虽然让我好受了一些,但是我猜测,这很有可能是我即将被冻僵的征兆,甚至很有可能是内出血的症状。。。痛觉要消失了吗?我是要死了??

脑袋里的晕眩感越来越强烈了,我不得不闭上眼睛来抑制这种感觉。却发现闭上眼睛之后这种眩晕感更加强烈了,甚至开始有些恶心。

我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眼前却是一片模糊,完蛋了,我的视线也开始涣散了。

没想到我短暂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如果这是一本小说的话,估计也就只有幽游白书才会这样开场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我感觉到有一束光打在我的脸上,我朝那个方向看过去,强光刺得我睁不开眼。但我还是勉强看得出来,有两个人向我快步跑了过来,其中一个用手电照向我的脸。

太好了,我死不了了——我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然后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阳光透过窗帘照在我的脸上,头顶是白花花的天花板,四周是——不对!!!!!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脸懵、比地打量着四周!

我说的不对并不是白花花的天花板不对,天花板确实是白花花的。

而是,我特么为什么是在自己的卧室????

而且我特么为什么能坐起来????

为什么我的肩膀不疼?为什么我身上没有缠着绷带?这剧情不对啊!

我伸手在身上拍了拍,发现自己身上一点伤都没有,肩膀能活动,别的地方也不疼不痒。往四周打量了一圈,十几平方的卧室,一张乱糟糟的双人床,一个大衣柜,一张电脑桌,一台电脑,被子还是那床被子,烟灰缸还是那个烟灰缸。

推开卧室门,客厅里的布置也是熟悉的感觉,厨房、卫生间都一一检查了一遍,我最终断定,这里真的是我租的那间房子,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傻愣愣地站在卫生间里的镜子前,看着镜子中一脸懵、比的自己,脑子一片混乱,难道说我昨天晚上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吗?会有这么真实的梦?我轻轻地抚摸着肩膀,我还清楚的记得那种软趴趴地用不上力的感觉,那种脱臼的感觉。昨晚上的车祸,对!车祸!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推开房门冲出了屋子,坐电梯跑到了一楼。出门左拐,一抬头,我彻底傻掉了。。。

我的那辆二手现代,此刻正好端端地停在我平常停靠的位置,完好无损。

我愣了片刻,忍不住狠狠地在大腿上拧了一下,除了疼得我直蹦高以外什么也没有发生。

看来我现在不是在做梦,那特么昨晚是怎么回事??就算是梦,我起码也得记得怎么回的家,怎么上的床,怎么做的梦吧??

我觉得我需要冷静一下,伸手进裤兜里掏烟,却只摸到了我自己的屁、股、蛋、子。

我真是槽了个DJ的,我特么竟然只穿了条内、裤就下来了????

好死不死的,今天太阳还挺好,外面一点也不冷,不然我一跑出大楼就得冻回去。

我躲闪着周围几个大妈大爷那异样的眼神,灰溜溜地跑进了电梯。

坐电梯回到了九楼,来到家门口,我再一次傻眼了。我没拿钥匙。。。

迫不得已,我去敲了邻居家大姐的门,大姐从猫眼里看见我现在的造型,说什么也不给我开门。

我说大姐你不用给我开门,你帮我给开锁的师傅打个电话就行,我钥匙落家里了。

不一会儿开锁师傅来了,这大叔非要我出示房屋租赁合同和身份证才能给我开锁,不然的话怎么能证明我不是小偷呢?

我说师傅你见过哪个小偷大冬天的出来偷东西,就穿条裤衩子啊?还叫开锁的来帮忙开锁?大叔还跟我乐,说说不定这样可以显得真实,更容易掩人耳目。艾玛我的大爷,你不去写小说真是可惜了你那个想象力了。

折腾来折腾去,我急中生智,说这样吧,我刚住进来的时候有个片儿警来登陆过我的信息,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证明一下不就行了。

开锁师傅表示这确实是个办法,于是给派出所打了个电话。结果没一会儿,就来了俩警察帮我证明。

还是俩女的。

哎呀我去吧,今天这回我算是现眼现了个匀实——我混身上下光溜溜的站在一边,看着开锁大叔一边哼哧哼哧地开着锁,一边跟俩女警察拉家常,估计他们在平时的工作中都已经认识了。这俩女警察,一个是小年轻,一个年纪能稍微大一点,给我查完资料了也不走,就站在那里跟开锁大叔巴拉巴拉地说,时不时还看我一眼。而且为啥我能看见对门儿的猫眼里不停地有个人影在晃动啊!

此刻的我是多么希望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那样的话最起码我此刻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得到的会是温暖的关怀和同情——而不是现在这样,像一个变、态一样被一个大叔和两个半异性参观。

为啥是半个?那不隔着门还有一个呢么!

半个小时后,我坐在卧室的床上,随手掏出一根红塔山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

我的情绪已经渐渐地平静下来,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梦——我更倾向于那是一场梦,毕竟现实的一切都证明我看到的是假的,除了我的记忆。。。

那个梦境是如此的真实,除了一点,那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跟女鬼似的玩意儿。。。

咦~~~一想到那张满是青紫的脸,我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那玩意儿长得真是太吓人了。。

想了一会儿,感觉没什么头绪。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特么的已经九点多了,今天铁定要迟到了。一想起主管那张油腻腻的胖脸,我就忍不住一阵恶寒,但愿进公司的时候别被他撞见才好。我顺手将手里的烟头往烟灰缸里一按,拔腿走出了卧室门,却突然发现了什么,又转身走了回来,低头一看,那个烟灰缸似乎有点不对劲——

在一大堆黄色的烟头中,有一个烟头是白色的。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