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武侠修真 >一叶落天涯
一叶落天涯 连载中

一叶落天涯

一米二白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19-08-08 22:01:18

凌霄一怒废仙骨,转世为人情未尽。小楼雨夜难再忆,叶落天涯不念君。 选自《一叶落天涯》原创首发。...展开

《一叶落天涯》章节试读

清晨,夜雨后。太阳缓缓升起,天空蔚蓝无比,一行仙鹤飞入其中。

凌霄之上,菩提池水倒映着一座座辉煌的宫殿。雕梁画栋,飞檐翘角。那琉璃瓦,万世灯的光辉,更加衬出此处的神圣出尘。

钟声响起,只见一片云雾缭绕,隐约可见其内金光闪烁。片刻,雾气散去,殿前站满了星宿之臣和各路神仙。

“白龙应女触犯天条,依律本应处于玉寒山受万世之苦。但,念其龙族开世之功,即日起,除去仙籍,打入凡尘!”帝君一挥手,将这白龙应女抽筋褪骨,打入地狱,等待轮回。

众仙面面相觑,天惩龙族,连这最后一位都贬出仙界,哪有敢求情的。

奈何桥边,龙女饮下孟婆汤,眼里除了不甘,还满是泪水。差役将她提起,扔入轮回井。

天上一日,凡世一年。

“哎呦,还没生啊?这个不下蛋的,好不容易为我王家育后,这一夜都过去了,怎么还没生啊!哎呀!”这位老太乃是王城之主王万桥的内人,王刘氏骂着的,是儿子的夫人。

哇~哇~哇~

“恭喜少主,夫人诞下千金!”接生婆跪在地上报喜。

“真的?哈哈!我有女儿啦~我当爹了!你,你让我进去看看~”

“哎呦,这可不行啊我的儿。不行不行。儿啊,你先回去,这妇人生子,产房污秽不堪,本就晦气,再说还是个女儿。有什么可高兴的,回去回去。”王刘氏推着他走后,自己转身进了屋子。

“母亲,对不起,我太没用了。呜~呜呜~”钱氏哭了起来,也不看身旁的女儿一眼。

“你个丧门星!刚有身孕,祖狼国就来攻城。那倒也算了,本指望你一举得男延续香火,哼!!奶娘,把这小丧门星抱出去。”

“是,主母。”

城外狼烟四起,两军战火不断。最终,祖狼士兵攻进了城门。

“杀!一个不留!”

“是!“”是!“”是!”

“杀啊!”

“不要啊,不要杀我丈夫!啊!”一剑倒地。

“求求你,求你,孩子这么小!啊!”躺入血泊之中。

“你们是何人?竟敢擅闯王府!”

“王府?哼!”一刀毙命!

“杀啊!”

奶妈见此情景,把幼女放入了空水缸中,又加了许多干草衣物。

一日过去,王城尸横遍野,惨遭屠城。

祖狼士兵装上金银珠宝,扬长而去。

夜晚。

“师傅,这,这...这也太惨了!”

“唉,还是来晚一步。罪过。”

哇~哇~哇~

“师傅师傅,好像有孩童啼哭!”

二人四处搜寻,最终,找到了她。

“唉...也是个可怜人。青羽,带她回山。”

“是,师傅!”

次日凌晨。

此处层峦叠峰,曲溪流淌。在那缠绕半山的云雾后,影绰绰可见兀立其中的宫殿。

十六年后。

“修真亦修性,百里荒芜送屠苏。谁人不了道,望断桃花入潭山。喝令!”只见那剑随意起,身舞其法。一剑断水流,且御剑而出。佳人眉眼宛如画,风华绝代意潇潇。

“天涯?天涯!呼~呼~你在这儿啊,找你半天了!累死我了~累死我了~”

“巴笙,怎么啦这是,快歇会儿,你找我什么事?”

“呼~呼!掌门,掌门说凤域马上要来,来人了,让,让你赶快回去。”

“凤域?他们的人来做什么?走走走,哎呀,快走!”

天涯提着巴笙的衣领,御剑向山顶飞去。

山顶七彩霞光内飘着浮生桥,穿过其中,遍踏山升空。纯白无瑕的玉阶之上,有一无忧宫。宫外玄柱为檀木浮雕,琼台楼阁隐入云雾,竹窗卷白帘。殿内四周立着七祖之像,金丝楠木的桌椅,碧水坛上坐着无忧宫主楚天舜。

“拜见宫主。”

“天涯,你上前来。”

楚天舜面容一变,低沉浑厚的声音。

“凤域护法梦寒,今日送来了信函,你也看看。”

天涯接过之后,慢慢的眉头皱起。

“他们竟敢索要玉魂??宫主,这...简直岂有此理!”

“呵,如今天道不仁,魔族崛起。明日凤来仪要亲登我们无忧宫,真是有趣!天涯,随我来。”

“是。”

师徒二人穿过阁内,走进奇草堂。

满屋奇花异草,看似美丽,但如非服下本门秘药,闯者立毙。

“天涯,为师也不瞒你了。此玉魂乃吸取天地精华而生,能复苏万物。但物极必反,其也有毁天灭地之能。本门封印多年,守护至今。可一些人,打这玉魂主意也不是百年了。如今为师,将追随先祖而去,一旦如此,无忧宫终将落魄。为保玉魂不落入他人手中,助纣为虐。从此,交由你守护。”话落,将九坤盒取出,交给天涯。

“师傅,你,你要...”天涯满脸泪痕。

“涯儿,为师已经活得太久了,你不必为此伤心。这九坤盒中除了玉魂还有本门秘籍,你可放入自己的幻境中慢慢修炼。现在将宫内残银分发下去,众人离后,你立刻走。不要怕,无论你走到哪里,为师都会和先祖在浩瀚星辰中守护你。”楚天舜话音刚落,坐化而去,他化为漫天星辰,转眼即逝。

“师傅!师傅!!!师傅,不要,涯儿不要你走,呜...呜......”

她如坠深渊,泪水模糊了双眼。

年年花常开,岁岁人已去。

天涯从奇草堂走出,将凤域的梦寒迷晕之后,让巴笙集齐了众弟子,分发银两。

两个时辰后,无忧宫内只剩她与巴笙。

“巴笙,你走吧。”天涯失魂落魄的坐着。

“不,我不走。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知道师傅他老人家一定也不放心你。呜~”

“好,那我们走。”

敢问苍天,我将何处归。

可只有细雨,绵绵轻轻的啼鸣。

天涯带着巴笙御剑而去,最后停留在梦都。

“客官,住宿还是打尖?”店小二殷勤的上前问。

“开两间上房,准备些吃食送来。”

“好嘞,您里边请~”

跟随上了三楼。

“这位爷,您在桐生这间。姑娘您的房间在梧华这间。饭菜马上送来~”

“小二,准备沐浴熏香,再沏壶茶来。这锭银子,有剩的都赏你了。”巴笙掏出银子放他手中。

“哎呦,您看您真客气,小的领赏~小的马上吩咐人准备。”

“下去吧。”

“天涯,天涯?你没事吧?唉,我们明日是继续往南走,还是?”

“就在这儿了。”

“好,那我明日去看看谁家卖府邸。”

“嗯。我们还有多少银两?”

“百锭黄金,八百六十两白银。”

“唉,买处好宅子,也好供奉师傅的牌位。”

二人歇息后,一阵嘈杂的声音从客栈下传出。

“哼!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看招!”

“千侠剑!”

“傀儡术!”

“呵!”

“哈!”

天涯实在是不能入睡,推开窗户纵身而下。

“无双剑雨!”

呯!咣!

“你是何人?竟扰乱我们决战!”一满脸胡子的人挣扎着爬起,怒视着她。

“我...咳咳,我是你姑奶奶!夜半三更的,要打不能去城外打?扰人清梦!”

“你!咳咳,你等着!”爬起来转身一变,踏剑而去。

“姑娘?在下楼玉,敢问姑娘芳名?”

眼前这人,虽文质彬彬一身白衣,但眉眼之间一股戾气。

“天涯。”

“好名字!多谢天涯姑娘出手相助!”

“我没想帮你。不用谢了。”

“刚才看姑娘身手不凡,请问是哪路仙人弟子?”

“....没有。”

“哦?那你有兴趣来我们”

“没兴趣。走了。”

楼玉看着她跃入窗中,心生疑念。她本可借机取那人性命,但...看来是正派。但不知是何门,嘶~呵!用手一阵,黑烟浮出,胸前裂开的伤口慢慢愈合,转身隐入黑暗。

晨风拂晓,杜鹃啼鸣。

巴笙询问过店小二后,来到了梦都城内最为繁华一处巷子。此宅名为京华府,是天子来时居住过的行宫。府内宅院二十二进,后花园堪比无忧宫内园子。巴笙很是中意,但,价格不菲,整整一百金。

“沈老,此价能否再商量商量?”

“不可余让。但你若诚心,可赠书房中百万册子。”

“我要它有什么用啊,唉,行吧。”

交完百金,房契在手,回了客栈。

当当当。叩门。

“天涯,收拾收拾,我们回府。”

“这么快就找到了?是什么地界?”

“梦都深巷,京华府。天子曾住的行宫,和我们无忧宫有的比,你一定喜欢。”

“啊?只怕要价不菲吧?”

“呃......百两金...”

“...还真是......行吧,我倒看看这京华府有多华,走。”

兜兜转转,来到府邸,确实让天涯开了眼。

进府打点好之后,犯了难了。

“天涯,我说咱们还是买点下人吧...这诺大的府邸,总得有人伺候啊...”

“太不方便了。巴笙,不是有你嘛,我相信你~”

“......好吧...”

新宅入住,街坊小商都来送礼恭贺,把他们当成了富人。

两人也没含糊,收了贺礼自然也在他们商铺买了不少东西。

“恭喜你,天涯姑娘。”楼玉双手作揖,拿着礼物进来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