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武侠修真 >红炉点雪
红炉点雪 连载中

红炉点雪

七麓雪 著 1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19-08-08 22:01:24

无忧海岛,身世迷幻,恍若飘蓬。金陵城中,星瞳天眼,惊惶一梦。血雨腥风,刀光剑影,遍寻仇敌而不得。 深处诡谲之漩涡,搅动武林之瑰异。何人问鼎江湖,何处踏寻之巅?待层层揭开,乌云尽散,九万大山深处,险峻兀鹫崖前,鲜血淋漓满覆的又是谁的双手!...展开

《红炉点雪》章节试读

“小子,你知道我们星瞳天眼的规矩吗?”

“知道!”

“哦?呵,人不大,知道的倒是不少,说来听听。”

“拿人索魂,以血抵命;追本穷源,稀物尽奉。”洪亮的声音奶声奶气,掷地有声。

“呵呵,人是小,却是个小鬼。那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又或者你能对我奉上什么样的宝物?”

一个七岁的男孩,双手握着,不,是拖着一把三尺三寸长的宝剑,吃力地向着天眼桌走来,那桌子柳木所制,半人高,外部轮圆,内部却是中空。

规矩是得凭宝物跃进天眼桌,一旦人心甘情愿跳了进去,立刻会有机关锁拿住,那擒住双手和双脚的机关分别由两片半圆玄色金属片组成,曲直自如,如同人手一般,可坚韧如石,刀枪不入,油毒不侵。若有挣扎,轮圆的天眼桌便会立刻飞转从全角度射出毒箭,立时便可一命呜呼。当然,如果是真心想要交货的,自然也可以安然无恙的出来,可一旦进了天眼桌,便再无反悔的余地,这就是星瞳天眼的规矩。

星瞳天眼是金陵城中,幽冥莫入的一间当铺。

江湖传闻,这里只开在午夜,每逢初十、十五两天,拿人钱财,替人追魂索命。这个魂却不是死人的魂魄,而是活人宝贵的生命,除了帮人杀人敛财之外,还有一本事,就是无论多久远,多难找的人和物,只要一息尚存,都可替你追回来,不单是追人和物,据说就连人失去的记忆,只要你质押你最宝贵的东西,是那掌柜所中意的,那也可以换的个如梦方醒。

星瞳天眼,古来有之,传闻中有应有很多人,可直接与人交易的却是这掌柜也是这天眼的主人,代代相传,或男或女,许多人穷其一生也未见过那掌柜一张脸究竟长的什么样子,只因他与人交谈,皆是透过层层纱帐。据说一旦见到了他的真面目,却是离死也不远了。

“罢了,你告诉我你带来的是什么,我斟酌过后,如若真的感兴趣,自会让你知晓。”帘帐背后,那人瞧着这娃娃走的吃力,挥了挥手,示意不必进入天眼桌。

那孩子双手将长剑置于地上,一张小脸通红,额间豆大的汗珠顺着双颊,或是流入脖颈,或是滴到地上,可他却全然不顾,连擦都不擦一下,小小的身体,前后摇摆两下,似是累坏啦!他歇了片刻,弯腰将长剑外面的布兜褪下,一水的棕色剑鞘露了出来。

纱帘之后那人似乎转过身来,静了片刻,一双眼睛,几乎将不厚的纱幔盯出洞来。

“这是你的剑。”

“不是,我仇人之剑。我想要你帮我追查我的身世,我要你帮我杀了我的仇人,为我双亲报仇。”

杏色的幕帘中,身影似乎一怔,但片刻就恢复了正常。如闷雷般低哑深沉的声音缓缓淌出。

“你这可是两件事,却奉上了一件宝物,这买卖于我不甚公平,小子,你还有其他可以交换的吗?”

七岁的孩童,抬起眼睛盯着自房梁垂下的一丝丝陶线,根底处都挂着一个个小小的锦囊。传说这星瞳天眼的主人都嗜血如命,看到血腥就兴奋异常,因此如果实在无宝物可当换,当铺之内只要留下你身体的一部分,买卖照样可以成交,他要的也不多,那锦囊之中想必不是手指便是耳朵之类的腥血之物。

孩童瞳孔瞬间收紧了,眼神掠过一丝曾亮的光芒,他摇摇晃晃地上前几步道:“我愿交付你一根手指,不知可够?”

“哈哈哈,有胆识,先将宝剑留下吧,我会着人帮你查清楚你的仇人,三天后,你再来一趟,你仇人的名字交予你之后,你若是还决定让我们帮你报仇,我便亲自动手,取下你的手指,如何?”

桌椅高的小娃娃鼓着腮帮子想了片刻,奶奶地回了声:“一言为定。”接着转身欲走,

“且慢,你体内倒是有我此刻正需要的东西,不若今日就交易,将你体内真气交付与我,助我为你报的大仇,如何?”

“什么真气?啊~”七岁的孩童还未完全转过支骨病离的身体,帘后那人即越过天眼桌,掌风呼啸而至,拍上了他的后背。小小的身体一蜷缩,头顶似有一道强光闪现,于那掌柜双掌相击,一双幽深如冥界死灵般的眼睛,却如同在孩童身上定住一般,孩童一个激灵,晕了过去。

太阳已经下山,西边却明动畅快,一缕缕暗殷的云如同仙山寂挂天边,若隐若现,峰峦起伏,金红如橘。一个少年,倚身靠在一棵百年杏树上,他身体前倾,双脚蹬着一枝很粗壮的树枝,双臂于胸前交叉,正在睡觉。为了防止自己摔下去,他还细心地用绳子将自己腰身牢牢的绑在了树干上,此刻双眼紧闭,如剑般挺立的眉毛有些微蹙,白净的脸上看的出神情有些不悦,甚至可以说是狰狞,胸口一起一伏,紧接着连口中有耳语飘出,喃喃地似乎在叫着:“救我,救命,爹娘,别丢下我。”

突然身体一抖,刷的双眼一睁,醒了过来。他的面色有些许红晕,呼吸急促地起伏几次,上身微起,伸出一只手揉了揉因为梦中惊恐不小心撞着的后脑勺,转动身子在田野上空瞧了瞧,“快入夜了。”

他蓦然想起救他那人的一番话:“人的一生,总是需要路过很多条岔路,有些是通往极乐净土的,有些是通往人间炼狱的,可是往往人在做选择的时候,泣歧悲染,看不清路的尽头是什么。有朝一日,时过境迁了,结局自然就浮现了。所以于前尘往事,不必太过挂怀,水到渠成后,自然一切烟消云散。”

这是他的梦境,却也是他的经历。

五岁历劫,父母惨死,他亲身经历,却记不得自己仇人的相貌,在这飘然尘世以外的无忧岛一住就是十七年。七岁时,岛上由北向南的商船停泊靠岸,取水觅食,他便偷偷潜入舱底,去了金陵。原本是为了求星瞳天眼的主人告知身世,为父母报的大仇,可却险些丧命,被人所救之后,居然连自己恩人的一片衣角都不记得了,可这几句话却言犹在耳。

他当年已有七岁,正是记忆初开之时,可这十年除了零碎的梦境,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真真是怪哉!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