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历史军事 >红楼野心家
红楼野心家 连载中

红楼野心家

遍地沧桑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8-21 22:38:15

重生成倒霉蛋儿贾瑞,开启红楼崛起之旅。我本良民,为何偏偏污我为贼? 难道非要逼着我造反才行?...展开

《红楼野心家》章节试读

贾瑞病了一年多,多方求医无效,终于一命呜呼。

丧事已经举行了七天,一会儿就要封棺。按照丧事的流程,明天移灵到贾府家庙铁槛寺停灵,今后择机送往金陵祖茔安葬。

贾锐睁开了眼睛,透过半开的棺材,看见了空中飘舞的雪花。

一阵头痛,恢复了记忆,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他重生在《红楼梦》中的倒霉蛋儿贾瑞身上。

老天爷啊,能不能别这么狠心啊。

我贾锐虽然是个孤儿,可也从来没干过什么缺德事儿。不就是当个替身演员,拍电影的时候跳下悬崖,你就叫我摔死?

重生了也行,你把我穿越到宝玉身上行不行?哪怕是贾环、贾蓉、薛蟠身上也好啊,为什么偏偏是贾瑞这个倒霉蛋啊。

没爹没娘,祖父贾代儒是个老古董,整天管得死死地,家里还没什么钱。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贾瑞自己也不争气啊。

二十来岁的大龄男青年,在贾府族学里面,竟然要挟学生请自己吃酒,时常收薛蟠点儿钱,给他提供方便之门。

更加可悲的是,一个穷鬼,竟然不可挽救地喜欢上了王熙凤这个荣国府高管,被人家设了一个相思局,活活地叫这个美女蛇给玩儿死了。

活得倒霉,死德憋屈,可怜、可叹、又可恨的贾瑞。

不过,你王熙凤做得是不是也太过分?

不喜欢贾瑞你就直说,何必还要设计害死他?他虽然不对,但也罪不至死。

还有贾蓉和贾蔷这两个坏小子,贾瑞怎么说也是你们的长辈,冻他也就罢了,泼屎泼尿也就罢了,何必还要敲诈他一百两银子?他哪里有那个钱啊?

贾锐骂天骂地骂空气,过了好半天,终于镇静下来。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那就先活下去吧。

虽然贾代儒没多少钱,但毕竟还是族学的校长,在这个世界里也算是个中产阶层,或许也能活出个人样儿出来。

好吧,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从此以后,我就是贾瑞了。

想通了这一层,贾瑞坐了起来。

活动一下身体,虽然有些虚弱,但似乎没有大碍,就站起来跨出了棺材。

正在下雪,院子里没人,屋里传来人们喝酒划拳的声音。

丧事已经办了七天,该哭的哭了,该走的程序也走了。最后一天,是招待客人的时候。

“王熙凤、贾蓉、贾蔷应该也在这里吧?我也饿了,进去吃饭喝酒,顺便吓唬一下这几个混蛋。”

贾瑞进屋,人们都在吃饭喝酒,也没人理会他。扫视了一圈,没见到王熙凤,倒是看见了贾蓉和贾蔷。

这两个家伙,正在跟贾琏、贾环、贾芸、贾芹、贾菖、贾菱等人一起喝酒。

贾瑞走过去,拍拍贾蓉的肩膀。

“蓉哥儿,让一让。”

贾蓉转过头,笑呵呵地看着贾瑞,随即脸上的表情就僵硬起来。

“你……,你,你是……。”

“嘿嘿,蓉哥儿,没错,我就是你瑞大叔,来,咱们爷们儿喝一杯,蔷哥儿,也算你一个,倒酒啊。”

“啊!”

贾蓉和贾蔷似乎约好了似的,眼睛一睁一闭,双双晕了过去,跌倒在地。

“啊,见鬼啦!”

贾琏、贾环等人嚎叫一声,一起站了起来,狼狈逃窜,椅子纷纷倒地,差点儿把桌子都掀翻。

“啊?诈尸啦!”

其他的人看见穿着死人衣服的贾瑞,也纷纷逃离酒桌,挤到屋子一角,远远看着贾瑞,不敢上前。

“妖孽休要猖狂,看本道降妖除魔。”

清虚观的张道人冲了上来,一张黄符一下子贴到了贾瑞脑门儿上。

随后挥舞着桃木剑,就向贾瑞刺来。

“喂,我没死啊,你这是干什么?”

贾瑞飞起一脚,就把张道人踢开,一把扯下了黄符。

“你真的是人?”

张道士狐疑道。

“自然是人,我是贾瑞贾天祥啊,又活过来了。你看看,我有影子的。”

贾瑞转了一圈儿坐下,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然后拿起筷子吃菜。

“你真的活过来啦?过来,过来,没事儿了,他不是鬼,真的活过来了。”

贾代儒本来在另一见屋子陪着贾赦、贾政和几个族老,听到这边闹了起来,也赶紧赶了过来。

“瑞哥儿,你真的没死?”

“祖父,你为何把我装进棺材里?难道你不要我这个孙子啦?”

贾代儒愣了一会儿,走近贾瑞,在他身上摸索一会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我贾家祖上有德,孙儿果然没死,有人给续香火啦。”

“恭喜叔叔。”

“恭喜,恭喜。”

众人纷纷祝贺道。

“我的孙儿啊,你活过来了。”

贾瑞的祖母过来,哭着喊着抱住了贾瑞。

“祖母,我活过来了,快别哭了。”

众人确定了贾瑞死而复活,就纷纷上来劝解、道贺。

“哈哈哈,果真是老天开眼,祖上有德,让瑞哥儿死而复生。正好酒菜齐备,今天就白事变喜事,大伙儿一醉方休。”

贾赦上来,拍拍贾瑞肩膀,众人也纷纷附和,重新落座喝酒。又有两个小厮进来,把贾蓉和贾蔷抬进屋里救治。

“对了,瑞哥儿,你怎么又回来了?”

贾代儒眼里含着泪花问道。

“我根本就没死,文昌星君把我招到天庭去,说我跟他有一段渊源,在世间还有一场功名和富贵未了,就叫我回来了。”

这个理由,贾瑞在棺材里就想好了。

现在的贾家,从宁国府到荣国府,再到整个贾氏宗族,没有一个读书成器的。

贾瑞虽然没参加科举,但是已经考取了童生,从小受贾代儒的熏陶和管教,年轻的两辈中,其实算是学业最好的。走科举之路,还是很有希望的。

即使只考取了秀才,也算是有了功名,在贾家就是出类拔萃的人才,靠着贾家的势力,当个官儿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至于将来贾府烈火烹油,繁花似锦之后衰落,甚至被抄家一败涂地,只要自己不干什么坏事儿,也牵连不到自己头上。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既然跟文昌星君有渊源,看来就着落在科举上。今年是乙亥年,明年是丙子年,就是科考之年,没准还真就能得个功名呢。”

现在的人都迷信,贾政又喜欢读书人,听得贾瑞这么一说,就自动脑补了很多情节。

“对,看来明年科考有望啊。”

众人就纷纷跟着说好话。

“祖父,你们喝着,祖母啊,我回去换件衣服。”

“哎呦,看我高兴的,把这事儿都忘了,快回去换了衣服再出来。穿这衣服晦气。”

老太太唠唠叨叨的,拉着宝贝孙子下去换衣服。

丧事变喜事,众人都非常高兴,喝得兴高采烈。

贾瑞换了衣服出来,打听贾蓉和贾蔷的时候,两人已经离开。

“两个小王八蛋,竟敢敲诈一个二十一世纪青年的银子,还敢拿粪桶往我身上倒。跑了今天跑不了明天。等明天到族学里,再跟你们算账。”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