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历史军事 >蝉鸣之时
蝉鸣之时 连载中

蝉鸣之时

安泽欣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8-22 22:00:39

国破,家亡,英雄可歌可泣。爱恨,情仇,相思可喜可忧。江湖,庙堂,人心可大可小。 流年,岁月,时光可起可落。我有一剑,名曰蝉鸣。我有一愿,与你白头。...展开

《蝉鸣之时》章节试读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正所谓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自春秋一统之后,历经燕赵魏蜀晋等数十朝代之安定,天下终又大乱。钟离氏一脉励精图治,崛起于微末,立有大齐国祚三百余年,然,一切皆有定数,大齐末代君王钟离魂残暴无道,引各路诸侯揭竿而起,其中又以陈国,南梁为尊,历经战乱数十载,天下格局方定,大齐改国号为北齐,与西陈,南梁成三足鼎立之势。

百年岁月悠悠而过,西陈后主痴迷于修仙问道,不理朝政,致使宦官干政,民不聊生,陈震西大将萧远图应百姓呼声,于军中得黄袍加身,一路高歌猛进,终推翻旧陈,改国号为楚,天下自此大定。

……

弘泰三年,天下太平,百姓生活富足,此时的北齐皇帝钟离百川刚刚用过晚膳,南梁国君何守成正在拿着锄头锄地,西楚皇城临安有个叫萧远图的,正凑着夕阳在看一封信。

临安城朱雀大道的甜水巷内,老刘家的臭豆腐还在锅里冒着热气,巷子深处天仙居的姑娘们已经开始接客,巷子口有一群小孩叽叽喳喳的,嘴里啃着糖葫芦,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路边来来往往的人群。夕阳落在地上,照在临安城内千千万万户百姓的屋檐上。

书生饮酒赋诗高楼上,商人对账摸索敲算盘,当官的忧心明天的朝堂,当禁军的担心城里混进来了刺客,穷苦人家的父母一边打着调皮的娃娃,一边悄悄的抹眼泪。

求神拜佛的,求老天爷开恩的,求生个儿子的,求能考中进士的,众生乱象,声色犬马,各有所忧,各安天涯。

与这些相比,那正在江南道常州一带,距离落阳郡城十多里的官道上行走的主仆二人,便显的很是平常了。

两人都牵着马,区别只是前面那位长相出彩的年轻人穿了身华贵衣装,后面那个面容清秀的则是一袭灰色布衣罢了。

夕阳打在他们脸上,红红火火的。

此时的他们正处于这样一副场景之中:

枯藤,老树,没有昏鸦。

小桥,流水,没有人家。

古道,西风,两只瘦马。

除此之外,还有马背上两个大大包裹。

这大抵算的是上是诗人们最向往的场景了,可惜此时没有人赋诗,只有略带低沉的嗓音从那位着华贵衣装的年轻人嘴里溜出。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殿下?”名叫元福的仆人打断了年轻人的歌声。

“嗯?”

“您这唱的是啥曲子呀,元福怎么从未听过这样的唱法?”

“这是我娘教我的,我哪儿知道啊。”年轻人吐掉嘴里叼着的狗尾草,很是不满。

“额,皇后娘娘还真是,真是……有点特别啊。”元福挠挠头道。

“废话,我娘要是不特别,能教出我这么个离经叛道的皇子?”年轻人不耐烦道,但下一句,就让人有些心疼了:“可惜,就是走的太早了。”

元福看着自家殿下落寞的漂亮脸蛋儿,叹了口气,稍稍犹豫了一下,空出的那只手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

年轻人姓萧,名瑾辰,是楚国当朝太子,也是楚皇萧远图唯一的儿子,就在刚刚过去不久的一段日子里,他带着自己的贴身太监元福从皇宫里跑了出来。

用他的话来说,当太子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当个江湖中的大侠来的自在快活呢。

“殿下,快莫要伤心了,人要抬头往前看嘛,再说了,落阳郡城距离这里已经很近了,等到了那里,您就能进您梦寐以求的鹿苑了,那里肯定肯定很好玩的。”

“真的?还有多远?”萧瑾辰上一秒还在暗自伤神,结果听到元福的话,瞬间就来了精神,眼光灼灼的,看的元福有些害怕,虽然他是个太监,但是……

“是的,离落阳郡城还有十多里,努努力,天大黑就能到了,但是……”

“但是什么啊,快点,别磨磨唧唧的。”

“我听说鹿苑的科考特别严格,而且不管你的身份如何,也不管你是进士还是平民,都必须答鹿苑专门的入门……对,入门试题,答中者方可录取。”元福迟疑道,似乎有些理解不了,所以说的有点磕绊。

“切,你说那个呀,我早都考过了。”

“啊?您什么时候考的,我怎么不知道。”

“元福啊,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今年开春时我就偷偷弄来了他们的试题,然后在一个月前就偷偷出宫在临安鹿苑分馆考过了,不然我怎么可能出来。”萧瑾辰颇有几分得意,说他干苦力吧,他确实干不了,但在处理事情上,他也是很有一套的。

元福顿时脸色有些发苦,以他的实力,竟然也没能看的住萧瑾辰,这万一出事了……

元福摇摇头,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主仆二人都有些沉默了,所幸这样的沉默在这十几天的路程中出现的次数其实很多。

几乎是同步的,翻身上马拉缰绳,马蹄阵阵,掀起无数黄土。

马自是跑的极快的,所以二人很快就来到了落阳郡城城墙外,但很尴尬的一点出现了,落阳郡城的城门竟然关了。

楚国是没有宵禁的,除非特殊情况,各州各城的大门一般是不会关的,所以有个很明显的事实,他们今天只能露宿城外了。

主仆二人彼次相视,互相叹了口气,然后开始异常熟练的牵马往有水源的地方而去。

……

距离落阳郡城三千余里的临安城楚国皇宫轩榭亭下,两鬓已经有些斑白的萧远图静静坐着,在他身后有个颇有几分婉约气质的中年宫装女子正在谈琴,琴声悦耳,悠扬缥缈,让人闻之心静。

“婉君,你说朕该不该把他抓回来。”萧远图苦笑着打断了那位名叫婉君的女子的琴声。

“瑾辰这孩子随小姐,反正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出门见见世面也挺好的,再说了,鹿苑中都是一些有德之士,不会害了他的。”女人温柔道。

“唉,那便听你的,且随他去吧,不过这个臭小子也真是欠揍,你瞧瞧他给我写的信,还有这保密工作做的也真好,都失踪十几天了朕才发现。”

婉君起身接过信,看了几眼,却是露出了柔柔的笑意。

“到底是小姐和陛下您的儿子,有气魄。”婉君称赞了句,看着对面男人紧皱的眉头,忍不住伸手抚平,又绕到萧远图身后,两只手放在男人太阳穴旁边轻轻捏着:“放心吧,有元福在他身边呢,他可是江湖鼎鼎有名的神羽啊,你怕什么。”

“唉,北齐蠢蠢欲动,南梁一心只想着守成而治,我是怕变天,也怕没给他把路铺好啊。”男人闭了眼,喃喃自语。

“儿孙自有儿孙福,陛下无需如此。”宫装女人一脸心疼之色。

桌上的信在最后一抹夕阳里照的很清晰。

父皇,原谅儿臣的不辞而别。

儿臣从小就生活在皇宫巴掌大的一块地方,诗书礼仪,帝王心术,学无止境,对于外面的世界也只能从画本子,圣贤书里获知,这样的日子实在是枯燥无味。

这种一眼都能望到头的人生并不是儿臣想过的,儿臣渴望闯荡江湖做个江湖客,儿臣渴望波澜壮阔的生活,儿臣不想活着却没有自我,父皇您想想,所有人都太子太子的叫我,可除了王相他们这些重臣之外,又有谁认识我,又有谁知道当朝太子名叫萧瑾辰呢?

父皇,你知道的,娘是个很传奇的人,她告诉儿臣的一句话,儿臣觉得特别好。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恳请父王不要抓我回去,鹿苑不会有人认识我的,而且儿臣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儿臣都弱冠了,放心吧。

……

落阳郡城外,接近深秋的天气,绿草已渐渐发黄,人躺在上面,一点也不感觉到难受,马儿一左一右被拴在两棵树上,正低着头安静喝水,溪流不很宽,堪堪一步的距离。

萧瑾辰和元福两人脑袋对着脑袋,枕在各自的胳膊上,直直的盯着漫天星辰。

“殿下,您出来皇宫想做什么呀?”

“当大侠。”

“可是当大侠很累的。”

“我不怕。”

“那你练功想练的像谁一样啊。”

“自然是我皇姐那种了啊,哈哈,你还别说,一想起别人管叫她要你管魔头,我就想笑……嗯,其实也不是她,我最想像神羽大侠一样,戴面具,杀奸佞,来无影去无踪,多好。”年轻人盯着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一脸神往。

“其实神羽可能也……很不潇洒的。”元福看着天,笑意自唇边流淌,原来,殿下最想像的是自己一样啊。

秋风吹过,不冷不热。

二人悠然睡去,月亮很亮,好像也有些暖,秋夜如酥,惹的睡去的人,都微醺的醉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