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武侠修真 >重生宅男之名剑谱
重生宅男之名剑谱 连载中

重生宅男之名剑谱

纸紫芷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19-08-23 22:01:23

朦胧月光,故事很长,江湖逛一逛。力竭马嘶嚷,竹筏上,船家荡,炉火烧上半壶福缘酿。 这是一个很平静的江湖,却有一个很不平静的故事。...展开

《重生宅男之名剑谱》章节试读

“轮回剑,在江南吗?”

天山上,竹清清坐在悬崖边,手上刚合上一本书,封面上写着三个字:名剑谱。

竹清清拿起身旁的酒壶一饮而尽,随即纵身一跃,消失在悬崖下。

三日后,江南,桂花村。

“啊!!!”

一声惨叫划破醉人的酒香,最终淹没在吵闹的集市里。

“王婶!说了多少次了,进来先敲门!而且,别打我好吗!”

白荐左手抓住王婶手里的木棒,右手捡起地上的被子。

“我说白老弟,都日上三竿了,客栈还等着你开张呢!”

白荐,原本是一个生活在天朝的肥宅,一年出一次门,结果出门就被车撞死了,灵魂来到了这个武侠世界,附身在一个刚死的帅哥身上。

好在这个人的记忆还在,白荐很快就理解了这个世界的设定。

这个世界相当于天朝的古代,有行侠仗义的大侠,亦有盗亦有道的怪盗,当然也有妖和仙。

“王婶你别闹,让我再睡五分钟。”

说罢,白荐又躺了下来,要不是为了活命,他也不会去客栈打工,他只想快快乐乐的当一个死肥宅。

可惜他没钱。

王婶扭住他的耳朵硬要他起床。

“再不起床就扣你工钱,加上借住费,你还要倒贴我五十文钱!”

王婶摊开手在白荐面前晃悠晃悠,白荐只能无奈起床。

白荐打工的这间客栈名为醉仙居,以桂花酒闻名,听闻这间客栈比这个村都要老。

醉仙居,大门前。

竹清清躺在大门前等着开张,她的酒壶不能空,没酒她的灵魂会枯萎的。

“酒…给我酒…”

原本空灵清秀的声音,变得像老太婆一样。

“王婶,客栈外好像来客人了,赶紧开门。”

白荐从仓库里搬出一坛酒,距离休息,还有三十坛。

这时,一只老鼠窜了出来,毫无防备的白荐被吓了一跳,手中的酒坛瞬间落下。

酒坛碎开的一刻,独特的桂花香就飘到了竹清清的鼻子里,只是闻了一下,她就爱上这个酒了。

还没等王婶走到门前,竹清清已经进来了,门没开就凭空出现一个人,把王婶吓的后退几步。

好在王婶当年也是混迹江湖之人,很快就镇定下来,并打量着眼前的人。

“小店还没开张,敢问大侠,有何贵干。”

竹清清此刻眼里就只有酒,自然是没有理会王婶。

王婶细细的打量着竹清清,原以为是个男人,但见她胸前微微凸起,身材娇小,唯独斗笠下的脸看不清,想来应该是个女子,而且年龄不大。

刚收拾完碎坛子的白荐还在想怎么赔王婶钱,等他反应过来时,竹清清已经出现在那滩酒前。

“王婶,这位是?”

“你先把地面弄干净,我来招待这位小客人。”

白荐刚拿起抹布就被打住了,竹清清抢过他手中的抹布,扔到一边。

“都别动!谁动砍谁!”

两人没敢动,他们都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好惹。

竹清清慢慢的趴在地上,闻了闻地上的酒,整个人都醉了,就在她想舔那滩酒的时候,白荐赶紧从后面抱住她,手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啊!!!”

……

等白荐回复意识的时候,他已经被挂在房梁上了,底下,竹清清细呷着美酒,身旁的王婶一直在赔不是。

“女侠莫要生气,这白老弟脑子不好使,看不出女侠是女儿身,这酒你要多少都行,大娘也就只有这酒值点钱了。”

看白荐醒来,王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一股寒意从脚掌蔓延到头皮。

“不怪这奴才,只怪我没有女儿家的自觉,一直都把自己当男孩子看。”在美酒面前,竹清清也放弃了抵抗,她的芳心被这酒俘获了。“大娘的酒,是我喝到过最好喝的,入口柔,一线喉,比皇宫里的酒都要醇厚。”

皇宫?王婶心里一惊,她想起了前几天的告示,皇帝的妹妹离宫出走,都出动了大内高手,要是眼前的人真是公主,那白荐恐怕要……王婶替白荐捏了把汗,谨慎问道。

“莫非女侠是长平公主?”

竹清清听后憋不住笑,还没咽下的酒被喷了出来,随即大笑。

“大娘莫要打趣,我姓竹,名清清,当今的天下姓李,不姓竹;再说了,要是我真是长平公主,头上的奴才早就身首异处了。”

王婶松了口气。

“那刚才女侠说的,比皇宫……”

那天王婶经过集市,告示栏里有两张皇榜,她只看到长平公主离宫出走的那张,却没看另一张。

竹清清知道自己说错话,正在暗地里掌自己的嘴,她可不想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

“哦,是这样的,我救了一个公公,是他请我喝的。”

这明显就是说谎,但王婶也不敢拆穿她,毕竟刚刚看见她两秒就把白荐绑起来了,惹不起惹不起。

竹清清涨红了脸,想起自己差点舔地上的酒,有些不好意思,王婶看着尴尬,只好转移话题。

“既然白老弟都醒了,不知女侠能否把他放下来,好让他给女侠赔礼道歉,你让他割肉剁手挖心都可以的。”

竹清清抬头一看,大眼瞪小眼,脸更红了。

“大娘言重了,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大娘送我酒,我放了这个奴才,两清了。”

说罢,竹清清从腰带那里取出一把小刀,对着绳子挥手,白荐应声倒下。

拿出小刀后,竹清清居然觉得腰带送了,她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

咕……

空气中满满的都是尴尬两字。

“都进来那么久了,还没问女侠要吃些什么。”

“一斤烧肉。”

咕……

竹清清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但肚子的叫唤声却很大,再叫下去,她都要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了,这是她最想忘记的一天。

“好勒!大娘这就给你准备。”说完狠狠的看着白荐。“你这小子,赶紧过来给女侠赔不是,人家要你死你也别给我反抗。”

白荐挣开绳子,见王婶走进厨房,一把跪倒在竹清清旁。

“大侠,啊呸,女侠!女侠饶了我这条贱命吧!你让我干啥都行!”

表面上是在道歉,但其实白荐的内心还在回忆着刚刚的手感,这是他单身几十年,车祸前和附身后的,第一次碰到女孩子的胸,虽然小是小了点,但那种绵绵的感觉,死十次都值了。

竹清清一脸坏相,嘴角微微上扬,喝完一杯酒后,缓缓说道。

“真的,干什么都行?”

白荐赶紧抱住自己,他今天的衣服有些薄。

“我是正经人,卖身不卖艺,这是我的尊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