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武侠修真 >十五年朝歌夜弦
十五年朝歌夜弦 连载中

十五年朝歌夜弦

小芽豆豆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19-08-24 22:00:44

博士一朝穿越,成为死人堆里的喽啰,捡小弟,捡装备,捡帅哥。有人暗害? 没事儿,咱也是经历过训练的人。有人比武?没事儿,咱也有绝世武功。 有人比文?呵呵!笑话,你以为咱文学博士是吹的?有人告白?那不行,咱是有脑公的人,脑公会吃醋哒~某王爷:我是不是应该把你藏起来?...展开

《十五年朝歌夜弦》章节试读

“翁~翁~翁...”六点半的闹钟。半个小时前还在为论文答辩焦急睡不着觉的九歌,揉了揉睡眼朦胧,半闭着眼挪向洗手间。

今天论文答辩,为了这个答辩,这三个月来,九歌的精神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严重影响了睡眠,原本白净的脸更显苍白,使得眼眶下沉重的黑眼圈更加明显。

古人寒窗十年,对于九歌来说,不是十年,是二十年,从幼儿园一直熬到博士学位,如今已二十八岁。这二十几年,亲人一个个离去,留九歌一个人面对生活的酸甜苦辣。如今就剩一个博士论文答辩就圆满了,如此,也不负逝去的亲人的期望。

“好在,过了今天,一切就都轻松了。”如此一想,九歌心里顿时轻松起来。

快速洗脸化了个妆,骑上小电驴就往学校赶去。一路清风扑面。

“包子味儿...烤肠...米线...羊肉汤...”九歌闻着随风传来的各种香味垂涎欲滴,因为需要骑车,决定还是去到学校再吃吧。

“咦...这味道...”九歌被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熏得微微皱眉。

“尾气已经这般泛滥了吗?”继续前行,味道越来越浓烈,不像是汽车尾气,也不是垃圾箱的酸臭味,倒像是死老鼠的腐臭味。

九歌几欲作呕,靠边停下,却见行人行色如常,不像是闻到什么不能忍受的味道的样子。

“难道只有我闻到了?”看一下时间所剩不多,九歌只能忍臭继续往前。可能是因为熬夜太多神经错乱了吧,心里如此想着,那股浓烈的腐烂味儿更加强烈,熏得她快要窒息了。头痛欲裂,鼻腔冲刺着的令人作呕的味道搅动着每根神经,胃里翻江倒海。与此同时,身上传来莫名的疼痛感,像浑身伤口沉入海水中那般,浑身灼痛,眼皮开始不受控制的往下沉。

“果然不能疲劳驾驶。”九歌嘴上念叨着,努力将眼皮抬起来,霎时清醒,眼前一片漆黑。

我瞎了?我的车呢?这是哪?一连串的疑问伴随着那股腐臭味催着九歌清醒,睁着眼努力使瞳孔适应周围的昏暗。

全身的疼痛感使九歌确定自己还活着,慢慢挪动身子摸索,突然手上摸到一摊黏黏湿湿的油状物,与此同时恶臭加倍冲刺鼻腔,九歌干呕半响,才把恶心感压下去。此刻的九歌几乎是懵逼的,但二十多年大大小小的考试教会了九歌不能慌。努力平复心情后靠着墙坐定,开始观察周围情况。

眼睛慢慢适应了昏暗,周围似乎是个不小的山洞,九歌在洞的边缘一个狭窄的甬道内,旁边是石壁,有两处光亮,一个在九歌的左前方,另一个光在左后方,两处离九歌的距离差不多,区别在于,左后方的光亮与九歌之间,隔着一堆不明物体,可以肯定的是,这堆物体就是恶臭的来源。九歌心中已有猜想,不禁打了个寒颤,胃里又开始翻滚。

九歌再次一脸懵逼,前一分钟还在大马路上骑着电毛驴的一好端端的人,后一分钟莫名其妙出现在一个山洞中,身上多出许多伤口不说,旁边还有一发出恶臭的不明物体,这是什么倒霉灵异事件?

还是先离开此处为好。九歌心里想着,朝着左前方的光亮处爬去。浑身的伤口在石壁的摩擦下再次撕裂,新伤旧伤传来的刺痛感迫使她清醒,前方的光越来越近,终于,用尽全力翻出洞口,紧绷的神经稍稍松懈,不想,洞口下方是个斜坡,等九歌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直直向下滚去。

一阵天旋地转后,九歌仰躺在半人高的草丛中,眩晕感和全身的疼痛带着强烈的困倦感袭来,眼皮再一次不受控制的往下沉。夕阳余晖映得天空半边红透,犹如梦境一般。

九歌在天微亮时醒来,确切的说,是被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砸醒,看样子,他也是从那个山洞里爬出来的,跟她一样到洞口顺势滚落,可能姿势不怎么优雅,恰好砸在草丛里躺尸的九歌身上。

两人都被对方吓了一跳,在九歌惊恐万状时,小男孩先镇定下来,眼神里闪过一丝心安,原本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下来,随即挪到一旁坐好,目光放在东面地平线上。这小男孩身上的气味与自己身上的腐臭味一样,手臂上的伤口与自己身上的伤如出一辙,应该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认定对方不会对自己不利之后,九歌开口问到:“小朋友为什么在这里呀?”

小男孩转头,定定的望着她,小声说到:“我在练场见过你。”

“练场?什么练场?”

“蓬莱州,蜃域,千阶台的练场。”

蓬莱州,蜃域...这些词语犹如钥匙,打开了记忆之匣,脑袋一阵刺痛,一种陌生且真切的记忆如睡梦中醒来。

这段记忆里的九歌,只有十六岁,自小生活在蜃域,是其培养的万千杀手之一。说是杀手,其实也还算不上,因为七星宗的杀手,十二级才可出山接任务,在能力到达十二级之前,练场是唯一的晋级机会。规矩也很简单,找比自己大一阶的人对决,杀了他,便可取而代之。同样的,比自己小一阶的人,也可挑战自己。

在杀与被杀的压力下,对这个地方的感觉,除了恐惧,就是对生存的渴望,残酷的训练和惨无人道的进阶方式,挺过去了便是人上人,挺不过去,就只有丢入乱葬坑的命。九歌之所以从那个腐臭味熏天的地方爬出来,就是因为输在了上一场比赛,被对手淘汰。好在对手没有下死手,没有打碎内脏或者砍手砍脚,不然,即使重生,也是废人一个。

断断续续的记忆与九歌原本的记忆相冲撞。一个是在各种科研项目与论文之间精疲力尽的九歌,一个是在蜃域天阶台为生存拼死拼活的九歌,明明是一个躯体,两种记忆却都是真真切切的,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书写的过往。

“所以,我到底是谁?”九歌不禁喃喃。原本过一个博士论文答辩,找个工作便可安稳一生的九歌,此刻占据着这一身体,甚至继承了这个记忆,以及她在七星宗学到的所有。在这陌生的世界,接下来的路,只怕坎坷无比。但九歌知道自己没得选择,只有接受两种记忆,活下去,才能找到安稳,找到希望。

“小朋友叫什么名字?”九歌从记忆中清醒过来,转头问一旁沉默的小男孩。

“你忘了,在我们能力到达十二级之前,是没有名字的。”

“哦!”九歌不禁莞尔,原来,自己已经接受这个身份了呢,已经不自觉的将名字迁移同用了。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叫九歌吧,数字的九,唱歌的歌。你嘞?”

“那...我...”男孩目光对上九歌,随即又低下头,有些无措。

“额...要不,就先叫你小朋友,等你想到名字了再告诉我?”九歌看出了他的窘迫,试探的问到。

“嗯。”男孩点点头,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他脸颊上,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灿若朝霞。

“那我们去找吃的,找水喝。”九歌站起身,顺势拉起小朋友满是粗茧的手,向太阳的方向走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