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武侠修真 >残阳九变
残阳九变 连载中

残阳九变

青龍儒阳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19-08-31 22:00:51

少年赤手空拳,如何在江湖掀起腥风血雨!少年手持神剑,战天骄斗宗师可曾低眉! 美女如云,看少年如何直击本心?血海深仇,看少年如何剑指敌手?江山如画,看少年何去何从? 这是一场充满恩怨情仇、爱恨交织和刀光剑影之旅,这是一个少年的成长轨迹,有山脚下的坎坷荆棘,......有半山腰的草木葱荣,更有山巅之上的云淡风轻! 【展开】【收起】...展开

《残阳九变》章节试读

落霞镇、柳树村。

三月绿树成荫,到处都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绿意,柳树村之所以被称为柳树村是因为此地有数不尽的柳树,这些柳树短则数年,长则数百年,在村子正中央更有几棵需数人环抱的千年老柳,柳树村也是因此得名。

柳树下有上了年纪的老人,坐在树下聊着家常,晒着太阳;不远处有数十个孩童正在嬉闹,西边有扛着锄头、铁锹的汉子正慢悠悠的离开村子,向村外边的田地走去;远处的小溪边,数十个年轻小媳妇一边聊着家常,一边揉搓换下的脏衣服。

柳树上鸟儿唱着欢快的歌,在树梢上跳来跳去,像一只只舞动的精灵。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

山脚下的院子里,一个中年大汉正卖力的敲打着手中的铁器模型,那汉子国字脸、剑眉星目,满脸的络腮胡须,汉子看似卖力,但额头上却不曾出现一丝细汗,更让人惊讶的是他呼吸缓慢而有力,手中的铁锤每一次击打都恰到好处,汉子身边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盘膝而坐,双眸紧闭,呼吸缓慢,好似陷入了沉睡一般,但那孩童双手不停变化的节奏说明他十分清醒。

嬉闹声、溪水声、鸟叫声、打铁声相得益彰,营造出一片祥和。

“残阳,该吃药了。”

小院里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美妇端着一个黑色瓷碗从旁边的厨房中走了出来。

妇人身穿粗布罗裙,虽然穿的不是什么名贵的华服,但一身气质却是颇为不俗,不是寻常大户人家的女子所能媲美的。

打铁声骤然中断,中年汉子丢下手中的铁夹和锤子,拍了拍手,转身向屋内走去。

那孩童陡然睁开双眸,两道精光一闪而逝,孩童左手拍地,身体站了起来,虽是七八岁的年纪,却显得异常老练。

“娘,辛苦你了!”孩子笑嘻嘻的接过黑碗。

那黑碗之中却是装着白莹莹还冒着寒气的不知名液体,名叫残阳的孩子也不犹豫,端起黑碗,一饮而尽。

屋内,中年汉子手中握着毛笔,在宣纸上写着《兰亭序》,字体刚劲有力,好似龙蛇游走,孩子还在外面吃药,他却怡然自得的舞文弄墨,好似对外面的事情漠不关心一般。

事实上,没有人比他更关系自己的孩子,孩子每天喝得不知名药液可不是一般的东西。

药液名叫‘寒冰玉髓汤’,乃是集数十种名贵中药材熬炼而成,其中的‘寒灵果’每颗价值数百两纹银,而且是有市无价的,只有距离柳树村数十里的大青山中才有。

大青山深处,有一寒潭,寒潭不过丈余,但却是深不可测,终年寒气缭绕,方圆数里常年酷似寒冬,寻常百姓根本无法近身。

‘寒灵果’便是生长在寒潭边上。

其价值可想而知。

但世间既然有此种灵果,自然就有采摘的法门,否则此灵果也不会问世。

中年汉子每日天不亮进山,清晨太阳初升之时归来,手中必然有一枚‘寒灵果’。

不是汉子不愿多采摘几枚,而是这寒灵果颇为奇特,一株一日生果一枚,一年四季从不间断,而且必须在采摘之后一个时辰之内服用,否则就会失去寒气。

而这‘寒冰玉髓汤’所需要的恰恰就是这一缕寒气。

除了这‘寒灵果’,还有冰玉和雪参等价值不菲的药材啦!

想要把这些至寒属性的药物熬炼成汤可不是容易的事,需要以深厚的内力控制异种火焰方能融化。

中年汉子名叫柳问天,乃是名动天下的人物,不仅武功高绝,而且还是当世少有的大匠师,但是却在三年之前突然消失,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踪迹。

世间传言,柳问天死在了自己的火焰之下,数年之前柳问天曾在大黑山之中获得一簇火焰,名曰‘黑火’,这黑火性情暴烈,不是寻常人可以掌控,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火焰反噬。

也有人说,他是被仇人所杀。

无论哪种传言,都没有人可以证实,但他的的确确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中年美妇也不是一般人,她的父亲是名动天下的大儒墨玄山,同时也是墨家当代家主墨寒池的亲哥哥,而她本人也是上代十大美人之一,十大美人的评选是十年一届,入选的女子必须是十六岁以上二十岁以下,除此之外,她还是四大才女之一。四大才女可不是长得漂亮就能入选的,四大才女的入选相当严格,同样是十年一届,入选之人不仅要精通琴棋书画,还要具备一定的武力,毕竟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时代。

江湖百年,四大才女也不过缪缪数人而已,而独占十大美人和四大美女的女子,数百年来也不过只有不到两手之数罢啦!

墨清华,墨玄山之女,柳问天之妻,何等荣耀的身份,却甘于寂寞,在这普通的小山村里相夫教子,足见这个女子的不凡。

两人郎才女貌,不知羡煞多少人,本来应该是神仙眷侣,如今却不得不饱受煎熬。

无他,夫妻二人婚后生有一子,名叫柳残阳,此子本该生来高贵完美,无奈却是天生阳毒之体,日日经受烈火灼烧之苦,好在此子生在这样的家庭,才让他活了这么久。

柳家乃是名门,墨家更是当世为数不多的千年世家,经多方查询,才在一本古书之中找到这么个医治之法,以‘寒冰玉髓汤’为主,再以深厚内力导引阳毒,辅以寒冰玉床,方可镇压。

此子每日经受冰火煎熬,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可是这孩子性情之坚毅,当真是世所罕见,每日修习诸子百家、书法武道,从三岁起,不论寒暑,从不间断,而且从不在人前显露苦痛,即便是在自己的父母面前也从不曾留下过一滴眼泪,总是笑脸对人。

也正是如此,柳问天和墨清华两人才会放弃所有,远离尘世繁华,定居于大青山,这一住,就是五年。

妇人挽住袖子,轻轻的给孩子擦了擦汗。

“慢点喝,小心冰着。”

孩子笑了笑,没有说话,但喝药的速度却是慢了下来。

除了父母亲人之外,他从不让人接触自己的身体,因为常年饱受冰火之力的煎熬,导致他的身体时冷时热。

寻常人接触他的身体,不是被烫伤就是被冻伤,他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怪物,所以,更多的时候他把自己锁在这个不大的院子里,不敢出去和同龄人玩耍,实在忍不住了,也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们玩耍,从不敢靠近他们,也是这个原因,其他的孩子也不爱和他玩耍,久而久之,他就更孤僻了。

好在他不是常年住在此地,偶尔他们也会走走亲戚,这样一来,也让这个孤单的少年在最为无助的年岁里记住了一些人,珍藏在内心深处。

越是孤单的人,越容易懂得珍惜!

所以,他的动力很足,他要尽一切努力,学好本领,长大了要保护她!

柳问天是名动天下的大匠师,不过入乡随俗,在柳树村他则是一个技艺精湛的铁匠,凡是他打造的农具,不仅好用而且耐用,最重要的是便宜,因此受到整个柳树村村民的一致好评。

柳家在柳树村的名声很好,从来没有与人发生过口角,柳夫人待人和蔼,她做的饭菜绝对是人间美味,不知有多少村民吃过她做的饭,唯一令人感到美中不足的是柳家的小子性格有点孤僻、不合群,不过这并不妨碍什么。

毕竟,柳家的身家在那里,一个铁匠铺足以保证柳家衣食无忧,单是这一点就不知道羡煞多少人家,柳家小子还不到十岁,就有不少的村民要给他说媒了,柳树村相对偏远,并不发达,村民们的想法也很简单,只要自家闺女不受罪,衣食无忧就很满意了,更何况柳家男人和女人待人都非常好呢!

但是柳家自然有所考虑,自家的小子不是普通人,能平平安安长大就算不错的啦!至于其他,却是不敢多想。

不过若是柳家老爷子归来,或许还有其他的转机。

柳家人世代修炼至刚至阳的功法,一代更胜一代,原本还平安无事,可以依靠药物或是阴阳调和压制至阳之力,但是到了柳残阳这一代却是发生了改变,此子竟然是罕见的绝阳之体,也就是世人传说的‘阳毒之体’,这要是放到先天领域之中,绝对是惊才绝艳的不世出体质,但是无奈这只是个武道世界,先天少之又少,甚至于无,数百年来也不过是缪缪几人而已,而且个个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不世出人物,柳家和墨家虽然家世不菲,但与那些人相比,却是不够看的。

自从柳家柳残阳出世,柳、墨两家人可谓是殚精竭力,得知‘寒冰玉髓汤’可以压制阳毒之力,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大青山深处有寒灵果,结合寒灵果的特性和多方考虑,夫妻二人远离尘世,在柳树村定居。

而柳家老爷子则另辟蹊径,想要以神兵镇压孙子体内的阳毒之力,故而这些年一直在外奔波,收集矿石,想要炼制出带有属性的神兵,要知道柳问天的一身所学都是来自于他的父亲,可想而知,柳家老爷子是有这个潜力的,但柳家老爷子毕竟没有踏足先天,想要炼制出带有属性的兵器却是有点痴心妄想啦!

“孩子他爹,地里的庄稼长草了。”

“嗯,我知道,一会就去。”

“残阳,一会你就自己在家,我去溪边洗衣服。”

“娘亲,没事的。”

屋内,柳问天看了看妻儿,转身向屋外走去。

那边,墨清华端着一个木盆向小溪的方向走去。

柳残阳紧紧的眯了下眼睛,甩了甩头,拿着药碗向厨房走去,谁知还没走几步,突然腹部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一冰一火两股力量在他的腹部横冲直撞。

疼痛使他蜷缩在地,手中的药碗摔得稀碎,牙齿咬的咯嘣咯嘣直响,这样的情况几乎没有发生过,平日里自家老爹不间断传输内力,还有母亲亲自诊断,再加上进来无间断的服用寒冰玉髓汤,这种情况几乎不会发生,但是今天,却有点反常。

额头冷汗直冒,脸色异常苍白,全身无规律的颤抖,身上的衣服一半冒着烟,一半却上了霜,如此奇异的场景,却出现在一个不足十岁的少年身上,更为让人惊讶的是,这个看起来文弱不堪的少年竟然没有喊出一声。

到底是怎样的毅力在支撑着这个少年?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啦!只不过从来没有人知道罢啦!

当然,这并不包括他的父母,只是在他的认识里。他做的很巧妙,隐藏的很好,父母并没有发现他的病痛。

只是这个月已经打碎了三个碗,怕是要瞒不下去了,他不想让他的父母再为他操心,这些年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父母慢慢变老,父亲和母亲还不到三十岁啊!看上去却比一般三十多岁的农人还要苍老,原因不消多说,他心中一清二楚。

再这样下去,怕是会把自家父母生生拖垮的!

院子外,墨清华手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眼角的泪水却是无声的滑落,她不敢推门进去,哪怕她的儿子还在地上疼苦的打滚!

无他,她只是不想让这个多苦多难的孩子知道他们知道他的小秘密。

那是她的心头肉啊!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家儿子的小秘密,但至始至终她都没有说破。

房顶上,柳问天脸色坚毅,双眸紧闭,却是不发一言。

须臾,院子里的少年停止了颤抖,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一口混杂着冰火之力的浊气飘向空中,慢慢消失不见。

将近盏茶功夫,少年才从地上爬起来,将摔碎的黑碗碎片收拾干净,不留下一点痕迹,然后脱下外套,将有霜的那部分和有烟气的那部分折叠在一起,这样一来,父母就不能发现他衣服的异常啦!

只是他毕竟是个孩子,哪里知道大人远比他想象的细心。

‘吱呀!’

大门打开,墨清华抱着一盆衣服回来,假装没有发现自家孩子的异常。

“残阳,过段时间我们去大姨家好不好?”

“啊!娘,今年怎么去那么早啊?”

“你大姨写信来说想你了,所以今年就提前了。”

“哦,又能见到破军哥和静姝妹妹啦!”少年兴奋的叫了起来,全然忘了刚才的疼痛,这么多年,他早已经习惯,只是最近一段时间疼痛加剧,让他无法承受。

“傻孩子!”墨清华慈爱的摸了摸孩子的脑袋。

房顶上,柳问天随风而逝,仿若风中柳絮,无迹可寻。

他知道妻子的意思,两人同床共枕多年,早已经不需要言语交流,只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她是怕孩子撑不住啊!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四次啦!

一次比一次严重!

原本定于每年六月的外出,今年也不得不提前,这或许是自家孩子最后一次见静姝那闺女吧!

别看残阳才八岁,但早已经熟读四书五经,心智早开,比起一般的同龄人不知要懂事多少倍,远的不说,就是刚刚小院中发生的那一幕,别说是孩子,就是一个成年人怕是也要撕心裂肺的喊叫吧!

但他却没有!

他对静姝毫不掩饰的喜爱,他们都看在眼里,而且静姝也是他名义上的媳妇,两家早在多年之前就已经定下娃娃亲,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柳残阳会是先天阳毒之体。

好在,现如今杨家还不知道这件事,否则,他们是绝对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反过来说,即便是杨家同意,他柳家也不会同意的。

不为什么,自家的事自家知道,这孩子现在这个情况,若是两家结合,岂不是害了静姝那孩子。

他们很喜欢静姝,但那却不是害她的理由。

外出,就不能喝寒冰玉髓汤了,好在墨清华略通药石之术,一年下来也是提炼了不少寒冰玉髓汤的精华,将这些精华炼制成丹,足以挺个月余。

柳问天总是沉默无言,像是一座沉寂的大山,作为父亲,他只想让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老爷子出去数年,杳无音讯,如今孩子眼瞅着时间不多了,如果老爷子在他们离开之前回不来的话,怕是真的要走那一步啦!

之所以住在柳树村,当然不是简单的为了‘寒灵果’,除了寒灵果之外,大青山还有对他更为致命的诱惑,一种让他无法拒绝的诱惑。

或许这大青山就有自家儿子活下去的希望也说不定呢!

这些年他定居于大青山脚下,早已经将大青山的情况摸透,为了孩子,哪怕拼上这条性命不要,只要有一线生机,他都会全力以赴。

置之死地而后生,若是成功,或许自家孩子再活个十年八年也说不定,若是不成功,那便成仁吧!

《残阳九变》最新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