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网游竞技 >我的系统不可能这么坑
我的系统不可能这么坑 连载中

我的系统不可能这么坑

蝠君狸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网游竞技 更新时间:2019-09-01 22:00:39

[无限系统学院流]亲眼所见,亦非真实。在一次次的死里逃生中不断强大,在一场场的生死游戏后谜团渐解。 逃避或是反抗,虚幻或是真实。生?或是死!可是,为啥这个系统这么坑啊! 书友群:451897281...展开

《我的系统不可能这么坑》章节试读

2017年9月23日,

华国江东市。

秋风萧瑟,落叶枯黄。

风拂过平静的湖面,带起了阵阵涟漪,几只乌鸦落在湖边的枯树上,用好奇的目光盯着郑友谦。

此时的郑友谦,正一边散步,一边哼着一首出自大野克夫之手的日漫主题曲。

乌鸦甲:“唱啥不好唱这种不吉利的歌。嘎——”

乌鸦乙:“哦豁,完蛋。嘎——”

乌鸦丙:“咕咕咕——”

乌鸦们“嘎嘎嘎”地叫着,郑友谦没有听见它们的叫声,哪怕听见了,他也不懂乌鸦的“语言”。

突然,乌鸦们四散而逃,它们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纷纷扑腾着翅膀飞向天空。

一只强壮有力的手从背后抱住了郑友谦,他下意识想要挣扎,余光中却瞥见一把闪着寒芒的匕首抵在了他的脖颈之上。

他被挟持着慢慢转过了身,身后十几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外貌出众、身材苗条的女警察,此时她的脸上写满了担忧与自责。

挟持郑友谦的人开口说道:“你要是敢再向前一步,老子就一刀捅死他!”

说话的人听声音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一边挟持着郑友谦往后退,一边不断的威胁着女警察。

眼看着男子就要退出街口,从女警察的眼皮子底下成功逃走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男子似乎被什么拌了一下,竟连带着郑友谦一起向后摔倒,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可他除了感到他的身体正在向后跌倒以外,还有一阵如洪水般的困意。他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根本无法睁开。强撑的意识最终还是土崩瓦解,他沉沉地睡了过去。

……

郑友谦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昏暗狭窄的房间里。

身下是一张的破旧木床,稍微移动一下身体便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就在他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响起,这声音似乎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

“无限穿越系统融合成功。”

郑友谦猛地坐了起来,他惊恐的环顾四周,却没有在狭窄的房间内发现其他人的身影。

狭窄的房间里硬生生地挤下了一张木床和一张木桌,并没有窗户,只有墙上一个个不过巴掌大的通风口。

通风口外并没有透进来阳光,现在似乎是夜晚。天花板上挂着一盏昏暗的白炽灯,微弱的光芒并没能冲淡房间的黑暗。

“任务载入完成

主线任务

1)在恶狼游戏中获得胜利

支线任务

2)在法庭时间选出一次真正的狼

3)成为一次狼并杀死一名玩家。”

郑友谦这一次分明听见声音并非从某一个方向传来,而是直接出现在他的脑海。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你在我脑子里?”他惊恐地问道。

对于“无限”“穿越”“系统”之类的词汇郑友谦并不会感到陌生,毕竟这些词汇经常出现在网文中。但是知道和亲身经历完全是两个概念。

“嘤嘤嘤~您凶我。”那声音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

他感觉到一股舒缓的电流来他的脑子里流动,这种感觉不仅十分的舒服,还让他激动的情绪很快的平静下来。

“这里是哪?”他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问道。

“这里是任务世界。”系统迅速在他的脑海里给出了答案,就好似它根本不用思考一般,又或者它根本不会思考。

“我需要做什么?”

“您需要完成任务列表的任务,其中主线任务您必须完成,支线任务您可以选择性完成。”

“完成任务会有奖励吗?”

“您完成任务后系统会根据您的任务完成情况给予一定奖励,包括但不限于积分、礼包、异能、技能等。”

“完成任务后我会回到原来的世界吗?”

“您完成主线任务后便可以选择回到现实世界,您有24小时的滞留时间,超过24小时将会被强制回归。”

“原来的世界和这个世界的时间是相对一样的吗?”

“任务世界与现实世界的时间比是24:1,即任务世界每过去一天,现实世界会过去一个小时。”

郑友谦虽然还有很多疑问,但是他还是打算先消化消化,不继续问下去。

他沉默了一会才问道:“接下来我该干什么?”

系统的声音再一次在脑海响起:“请您离开房间,前往位于一楼的会议厅。”

很难用文字去描述他与系统之间这种奇特的,交流方式,有点类似于幻听或者另一个意识,但又有所不同。

他叹了口气,与其在这里纠结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倒不如顺其自然,走一步算一步。

或许这一切这是一场荒唐的梦呢?

当然,这只是一种自我安慰,毕竟这里是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触觉、嗅觉、听觉、痛觉等,无一不告诉他这绝不是梦。

郑友谦下了床,他没两步就走到了木门前。木门很简陋,而且很不结实,似乎只要稍微用一下力便会散架。

门上没有锁,他推开门,沿着楼梯来到了一楼的会议厅。

会议厅里的一张圆木桌旁摆着十二把椅子,其中十一把椅子上已经坐了人,还有一把椅子是空着的,似乎正是为自己准备。

圆桌旁的众人听见脚步声,纷纷回头张望,郑友谦的目光也落在了众人身上。

其中一个外貌出众、身材苗条的女人引起了他的注意,女人穿着警服,正是之前见到的女警察。

郑友谦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响起。

“请您尽快入座。”

声音似乎是从圆桌上的两个布娃娃口中发出来的,那两个布娃娃此时正立在圆桌上,用它们那纽扣缝制的眼睛盯着郑友谦。

郑友谦有些犹豫地坐到了空余的椅子上,椅子的椅背上用鲜红的液体写着阿拉伯数字——“12”。

见郑友谦坐下,一个羊形布娃娃开口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梅西,恭喜你们幸运的成为本次恶狼游戏的玩家。”

狼形布娃娃接着说道:“我叫威尔夫,我们是这场游戏的举办方兼法官。”

郑友谦冲着梅西和威尔夫吼道:“你们想干什么?”

他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反应,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如果表现得过于平静,难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其他人的表现也和他如出一辙,有的人出声质问,更有甚者直接破口大骂。

“啊啊啊——”

质问与辱骂没有持续多久便戛然而止,而替代它们的是众人痛苦的哀嚎声。

他们感到脖子上传来巨大的电流,伴随而来的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们不知道这种疼痛持续了多久,只觉得好像是过了一辈子。当这种疼痛感渐渐减弱以后,他们已经如同一条死狗一般趴在桌子上。

威尔夫的声音响起:“请各位保持安静。”

……

梅西和威尔夫为众人详细的介绍了游戏规则。

它们介绍完游戏规则后,便要求众人依次进入抽卡室抽卡,郑友谦是12号,所以他是排在了最后。

郑友谦仔细的观察着每一个从抽卡室里走出来的人,企图从他们身上发现些许破绽。但因为每个人有两分钟的抽卡时间,这时间足以让大部分人整理心情了。

他最后一个走进了抽卡室,抽卡室里有一张木桌和一把椅子,木桌上摆着一个狼头闹钟和一张卡片。

卡片的背后印着奇怪而诡异的花纹,这花纹像是什么古老的符号,似乎有一种摄人心魄的能力。

郑友谦怀着沉重的心情缓慢的掀开了桌子上的卡片,卡片的正面印着一个羊头,它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死死的盯着郑友谦。

他稍微松了口气,幸好自己不是狼。如果他是狼,他不能确定自己敢不敢杀人。

这个游戏有羊卡和狼卡两种卡牌。抽到狼卡的玩家必须杀死一名玩家,并想方设法嫁祸给其他玩家。

游戏分为五个阶段:抽卡时间、准备时间、黑夜时间、白天时间以及庭审时间。

狼需要在且只能在黑夜时间杀人,如果没能成功杀人,狼将会被直接处刑。如果狼成功杀了人,则需要在庭审时间想方设法嫁祸给其他玩家,确保自己不会被处刑。

桌子上的狼头电子钟“滴滴答答”的走着,上面鲜红的数字正在一点点的变小。直到最后所有数字都变成了零,电子钟才传来威尔夫的声音。

“您的抽卡时间以结束,请尽快离开抽卡室。”

郑友谦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推开抽卡室沉重的铁门,此时他的心情就如同这扇铁门一样沉重。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他尽可能让自己表现得平静一些,免得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抽卡时间已结束,接下来进入准备时间。”

梅西平静地说道。

说罢,它和威尔夫便像是突然失去牵引的木偶一般,硬生生地倒了下去。

会议室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过了许久才有人开口说话。

“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各自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浩仁,是一个自由职业者。”

说话的是一个外貌普通,但身体却极其强壮的男子。郑友谦吃惊的看着男子,他对男子的容貌十分陌生,但声音他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