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科幻小说 >末世之终极狩猎
末世之终极狩猎 连载中

末世之终极狩猎

丁小坑 著 1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02 22:00:32

一觉醒来,他成为人人畏惧的终极战神,誓以杀戮规正世界,以鲜血洗净黑暗!...展开

《末世之终极狩猎》章节试读

李尘把笔放在台面的一角轻轻的合上了残缺不全的日记本。默默的看着这本记录了他三个月的经历,饿了吃野果,啃树皮,渴了喝死水,舔露水,还要时刻注意周围,三个月前的“灾难”对于吃美食,穿名牌,用贵手机,开名车,养尊处优的他来说还是太勉强了。

李尘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木盒,古朴的花纹,淡淡的香气,就是因为这东西自己才落得如此,其实李尘打开过盒子,打开的时候只有一陈白光出现随即便消失,但什么也没发生李尘还因此被追杀的人发现。

李尘不由心中一叹,李尘默默的推离桌子站了起来,从破烂的名牌衣服里拿出了惨兮兮的名牌手机,看着依旧发光的屏幕不由想起厂家保证的三个月保证开机,还可以用阳光充电,耐砸耐烧防水,不由的嘴角微微上翘。

李尘打开通讯录,里面一排排的电话这些都是以前和他称兄道弟的人,现在的情况让他不得不低下头低声下气的去求人。李尘缓缓的点在一个号码上。

“嘟~嘟~嘟~谁啊,敢打扰大爷我办正事”李尘忍着怒火压低声尽量平和道“是我李尘”电话那头顿时没了声,几秒后一个戏虐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呦~我当是谁,原来是李大少爷啊,怪不得敢坏我正事,不过我记得你好像不在是了,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再也不见...嘟~嘟~嘟”李尘忍着气再次拨打那一排排电话。

李尘愤怒的把手机摔在地上,那些人以前的嘴脸与现在的话语出现在脑海,那些落井下石的行为让李尘有说不清的难受,李尘走到窗外看向某个方向那里是他的家一个很大的庄园,三个月的逃亡让李尘看透人情冷暖,想透了很多,李尘最怀念的不是那高高在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而是那一脸微笑的人,成天摆着严肃的人,还有那张对自己做鬼脸的人,一句句问候的话语,一次次关心的举动让李尘眼眶不由烫烫的涩涩的...眼前似乎出现了父亲挡在身前把木盒塞在自己怀里的动作,耳边回荡着父亲临别的话“保护好木盒,好好活着,然后进入“救赎”里去,在里面你可以明白一切”眼泪在也无发压抑缓缓从眼眶流出...心低默默道...远方的亲人你们...可好?

某个房间十几个人端正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个人推开门走了进来来到在场最年长的坐在主位的人的一旁低声到“老爷,已经找到李家的小子了”双目禁闭的老者顿时睁开双目。

眼神扫过在场的人,只有寥寥几人才让老者多出些许欣慰,目光回到来者身上,老者沉稳却字字清晰道“派出暗刃宁可放过他也要把东西带回来,至于那些雇佣兵...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来者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当门在次关上房间的人也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房间再次陷入沉静。

眼泪从脸霞划过,李尘缓缓的回过神,用手柔了揉把眼泪硬塞回去,心中却十分沉闷再次从怀里掏出木盒,看着眼前的古朴的木盒李尘十分想把它扔掉但又想起父亲的话不由微微一叹,但又不甘心,所以李尘想了想走回桌子前翻了翻日记本找到一张比较洁白的页面,在上面写了一些字便撕了下来折了几折重新放入木盒用力压了压把木盒压上扣,李尘便诡异一笑,满意的转过身看着窗外思考着未来的路...

小房子孤零零的在野外如此的显眼一群人和快从卫星定位的坐标上找到,踏着轻步缓缓的把房子围住,除了门和窗怕打草惊蛇外都被人围住。房门被轻轻的撬开,而声音被风吹树的声给遮盖,在白炽灯的照射下一阵寒芒闪过,但看着窗外的李尘明显没注意,门缓缓推开一条缝,门外的人在确定李尘在里面后缓缓关上,对面外的人用手比了个前进的手势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当李尘听到背后的脚步声时顿时大吃一惊刚想向前一扑跳出窗外却发现窗外已经多出两个人影,李尘只能默默转过身看向身后的人。一张伤**错的脸庞,魁梧的身材,这不是李尘第一次见到了,三个月里李尘便和他斗智斗勇,而李尘叫他多疤男,“小泥鳅不逃了?”多疤男露出比鬼脸还丑的笑,戏虐的看着李尘,李尘默默的看着时刻要趁机逃走。

多疤男身后在次走出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在多疤男身边,李尘的希望无疑用少了很多,但李尘只能冷静只有冷静才有一线生机。

多疤男看着没有表情的李尘不由多出些欣赏,对于那些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大小姐”多疤男十分讨厌这些靠爹娘的家伙,不过欣赏归欣赏事还是要做的,多疤男出声道“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给你个痛快”李尘似乎有些犹豫,让后把木盒从怀里掏出似要递给多疤男。

多疤男在李尘刚掏出木盒之时匕首便向前刺去,李尘看到多疤男的动作不由露出笑容看着李尘的诡秘笑容知道要糟。李尘把木盒档在多疤男匕首必中的路线,多疤男不得不手式一转,换了个方向。

李尘看着改道向上的匕首笑容更盛,身体一侧便闪过多疤男的攻击,三个月的逃亡可不是白逃的李尘默默的想到,身形一闪绕过多疤男,多疤男刚刚转过身却只抓中空气,而后面的两人刚刚想抓住李尘,李尘却一个“滑铲”从两人多空隙“钻”了出去,李尘的行位让在场三人明白李尘在也不是那娇生惯养的大少爷而是不断的脱变成长。

李尘跑出了门口左右站着的两人,在两者惊赫的目光下不断拉开距离,就在李尘刚刚跑不远时,一把匕首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向李尘飞来“?”一阵刺痛从肩膀传来,李尘终究小看了雇佣兵的能力,如果不是他们顾及木盒李尘死几百次也不奇怪。多疤男走出了房子看着李尘的背影不由微微一笑低语道“这才有些趣味,猎物太好抓了可没意思,游戏才刚刚开始”

跑出一段距离后李尘回头看向后面,并没有任何人李尘不由松了口气,但依旧没停下在跑了十几分钟后李尘不得不停下。

走到一颗树下坐下靠着树,手摸下后肩膀抓住匕首的刀柄用力一拉

“斯~”李尘深深吸了口气忍着刺痛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放在地上把起一旁的草去掉根咀嚼成块状敷在伤口,用外套包裹着伤口,也许这不是最好的办法但总好过什么也不干。

李尘扶着树站了起来,继续前进,他离市区已经不远了,明显之前是有人透露他的位置,而这些人一定是那些...“狐朋狗友”干的。

多疤男在李尘走后不久便来到李尘呆的树下,弯下腰摸了摸冰凉却未凝固的液体“他并未走远,而从他前进的方向是向市区走去”

多疤男很快分析出结论便不急不缓与其他二人的继续追着李尘至于除他外的人都被他说走了,他可不会愚蠢的认为那些人会放过他们,对于他们来说消灭一些未知因数更加确保某些事。

虚弱,疲惫,这是李尘唯一的感觉,就连什么时后跑上公路的时后也没注意,他只有向前向前,才有活路“踏~踏~踏”似是后面的人故意的脚步声清脆的传入李尘耳边,李尘顿时清醒很多,头转了过去却被吓得魂飞魄散,头脑瞬间清醒,连肩膀的痛也消除很多。

李尘看着缓缓向他靠近的多疤男在月光的光照下可以看清多疤男等人戏耍猎物的表情,李尘立刻转过头使足劲向前跑,多疤男看着奔跑的李尘笑意更加浓,李尘跑出几米后便停了下来,李尘明白怎么跑也跑不过身后的却三人,不论是现在还是状态良好的自己都不可能。

“既然如此不如拼死一搏,兴许还有活路”

李尘默默的转过身看着身后的三人。

多疤男看着李尘转过身不由有些吃惊脚步也停了下来,身后的人亦是如此,多疤男随即明白李尘要玩命,不由在多了几分尊敬,敢向李尘这样的大少爷可没几个敢这样,不过李尘只要杀了他那就能活,但这是不可能的。

多疤男瞬间移动身体快速拉近两者距离,李尘一惊手刚抬起就被抓住,李尘感受但手腕上自己无法抗拒的力量另外一只手向多疤男的脸打去。

多疤男微微侧过头,手夺过匕首直接个李尘腹部捅去,李尘身体下下蹲,让匕首刺穿了肩膀,伤口的刺痛让李尘体会只要自己一个疏忽便回死亡李尘用头撞向多疤男,头结结实实的撞在多疤男的腹部,但似乎没什么事的多疤男只是退了几步,李尘乘机挣脱双手,连忙站了起来向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警惕的看着多疤男,手紧握的立在身前,晕晕沉沉的头也逐渐清醒。

多疤男手把玩了下匕首,甩了个刀花,在落到手中之时立刻甩了出去,匕首如一道黑影闪过,李尘只看到一道黑影向自己射来,心脏处微微发凉,本能让他身体向旁一侧,胸膛就一疼,低头向下一看,匕首穿过了胸膛但只是刺进肉并未伤及内脏,李尘暗道声不好,刚刚抬头就看到里自己近在咫尺的多疤男。

多疤男手抓住李尘的脖子,李尘就知道要糟,手档住自己的脖子与多疤男的力量对抗在生死一线的李尘竟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一时间与多疤男僵持起来。感受着刺痛的脖子,呼吸越来越难的呼吸,在这样下去李尘就算不被拧脖子也会被闷死。

多疤男看着挣扎的李尘不由心中一叹默默想道“这世界有太多不公平也有太多可惜,自己是如此,自己的手下亦是如此,而李尘更是如此,他所能做的只有让李尘早点解脱”顿时多疤男转到李尘身后用尽全力的拧李尘的脖子让李尘死的痛快。

李尘感受到在自己脖子上不断加大力的手,自己的手不断的向手发力的方向后退,李尘没有多少时间了,李尘不由的叹了口气,眼前渐渐模糊似乎看到了三个月前的一切,父亲档在身前推着自己走,看着自己长大的王叔与其他看自己大老人把他带离庄园,当他看到几公里外的大火时的痛苦。

三个月的不甘,愤怒,自责,一点点出现在脑海,最后李尘望着公路的油柏路叹了口气默默想道“原来死之前会想起过去是真的...”匕首...染着血液的匕首出现在眼里,李尘的眼神立刻从暗淡变为光彩和疯狂。

“要死我也要拉个垫背的”

手直接抓住匕首的刀柄穿过自己的身体直接刺到身后的多疤男,多疤男傻傻的松开手..捂着心口不断流血的伤口,很浅的伤口但足一穿过他的心脏,李尘瞬间拔出匕首,匕首穿过了自己的胸膛的伤口,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李尘不由庆幸自己的数学不差,不正不偏,两道人影从身旁闪过无疑是多疤男身旁的人,李尘揉了揉酸痛的脖子,转了两下挪动身体看向后方。

“大哥...”抱着多疤男的人艰难道..而另一个人冰凉的看着李尘紧握着匕首,手中的匕首随时可以带走李尘的命。多疤男手握住两人的手。“放过他把,断..冥”断不满的刚想说话,多疤男却似自言自语的说起了往事....

“我们看似厉害可以随意收割他人的生命,但谁又知道我们的艰辛?我们可以要钱办事但更多的是身不由己,谁又明白我们的苦楚?我们从来不用真名出现只怕连累自己的亲人...我杀了几十年的人了,手上沾的血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人的,我知道终有一天我兴许会死在他人手里,我也早已看透了这些,我累了,也疲惫了,本想干完这次便洗手不干,谁知...诶...断.冥..你们知道吗?

你们是我的兄弟也是我的亲人...现在你们走吧,用我的死换做你们解脱的钥匙,我们帮了他们那么多次干了这么多的事,我们也知道他们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们一定会杀人灭口的,而我..咳..咳.死了也好,这样他们就无法用我来威胁你们了。

呵呵...他们想用我的亲人来....你们知道吗?其实我知道我的亲人在这次任务开始死了,你们知道吗...我...“多疤男不知道是在对似断和冥还是李尘多疤男只是不断的讲着自己的一生,声音越来越弱直到停止...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