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都市言情 >岁月何以歌
岁月何以歌 连载中

岁月何以歌

菩提落雪 著 1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19-09-02 22:00:48

泛泛杨舟,载沉载浮。既见君子,我心则休。如果有一天,你比我先离开这个世界,我不会选择和你一起离开。 我要用眼睛看我们两个人的风景,用耳朵听我们两个人的声音。以我之名,替你去爱去恨,替你行遍万里河山,替你留恋四时轮转。 用心,给予这个世界以双份的爱,你和我,对这个世界的爱。——by楚有仪...展开

《岁月何以歌》章节试读

转眼间,三年了。

额角隐隐有些痛,揉一揉,手机闹钟响了,到晚上11点了,应该上床睡觉了,一眨眼一天也要过去了。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梦魇,藏在最深的角落里,会在最黑的夜浮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瘦弱,抑郁。不禁将刷牙杯狠狠砸向镜子,看着镜子里那个讨厌的自己瞬间四分五裂,竟产生了莫名的快意。

疾步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冰镇的矿泉水,就这样直接灌下去。感觉到冰水猛地灌到胃中,肺里感到仿佛有千万根针狠狠扎入,头脑却一下子清醒了不少。手机恰到好处地响了起来,一看,原来是研究所的。

接起,电话那端传来了芄兰急切的声音“楚研,从S国送来的HT病毒样本到了,请您赶快来一下实验室……”“好的,我知道了。”未等芄兰说完,我便抓起外套,匆匆赶去。人活着总得有点寄托,比如陶渊明的寄托是山水田园,母亲大人的寄托是她养的几盆花,M国总统的寄托是让世界更加不和平……诸如此类,不胜枚举。而我的寄托则是工作,正如檀苡所说:“楚有仪你丫的抑郁症是闲出来的吧,只要一投入工作啥毛病都没有了。”

由此观之,楚有仪,确然热爱工作。

样本登记处理,荧光检测,分类匹配,分离、纯化蛋白……一堆事情处理下来,走出实验室时已经是早晨5点了。此时才恍惚感到头痛,檀苡说过,这是抑郁伴随的症状。我使劲按了按太阳穴,深觉应该再找檀苡谈谈了。

拨通了檀苡的号码,手机里传来了檀苡慵懒的声音:“我的楚大研究员啊,这么早打来有何贵干啊?”我无奈一笑:“我感觉最近好像又加重了。”电话那端沉默良久,“今天下午你来我这里一趟。”

“你呀你,我该说你什么好呢?一个总不好好吃药的抑郁症患者,还偏偏是病毒研究方面的专家天才,我真害怕你抑郁起来干点什么毁天灭地的事。每每思及此,我都深切感受到身为你的心理医生真真是任重道远那……”

甫一进檀苡的私人茶室,熟悉的声音劈头盖脸而来。我尴尬笑笑,“叶医生好小资的生活啊,什么时候茶室都改头换面到我几乎都认不出来了?唔,一看这个如意云纹紫砂壶,想必定是出自顾老先生之手吧?唉呀,不愧是大家之作……”

“得,打住。”未及我尬聊完,檀苡就急忙截住。“我可不上你的当了,”檀苡深吸一口气,“那把壶可是顾老作为谢礼特意给我的,你小心点可别给我碰坏了。”看着檀苡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我忍俊不禁,“怕不是聘礼吧?顾老的一把壶,作聘礼给自己的孙子娶媳妇可是绰绰有余。”

“你个死丫头,看我不撕你的嘴啊。”檀苡张牙舞爪地朝我扑来,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候,熟悉的称呼,熟悉的动作,那时的我们,如明月清风,无束无羁,亦无后来的诸多烦恼,我心中一窒。

“阿楚你怎么了?”檀苡忙问。“没事,就是突然有些累了。”檀苡听了我的话,长叹一声,“你,还是忘不了他吧?”

原来那么久了,三年了;原来我还没有,忘了他。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