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都市言情 >圣手侠医
圣手侠医 连载中

圣手侠医

浪子阿浪 著 1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19-09-03 22:00:29

我姓吴单名朗,一穷二白,名字虽然叫朗,可俺一点都不浪,因为咱没那资本,也没那兴趣! 但是,咱要浪起来了,那不是一般滴浪,小到开车,修车,壁咚,撩妹,大到治病,救人,探险,寻宝,那都是毛毛雨,洒洒水得啦!...展开

《圣手侠医》章节试读

海洲地处最南端,轮廓形似一个椭圆形大雪梨,地势四周低平,中间高耸,呈穹隆山地形,向外围逐级下降,由山地、丘陵、台地、平原等地貌构成。属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全年暖热,雨量充沛。

在海洲郊外一处原野上……

“太阳出来我爬电杆,爬上那电杆我摸电线,谁知道摸到了高压线呐,打滴我浑身冒黑烟,嘿,呦吼,呦吼呦……”

一个破锣般地声音,在清晨郊外的虚空之中,不停回荡盘旋着,格外得刺耳……

“我说小郎朗啊,你他娘滴别一天尽瞎唱,就你那嗓子,一会再把母狼招来喽!你可是来给我帮忙检修线路的,毛钱没有,属于义务劳动服务。别真应了你的歌,高压线把你丫的打稀碎,火化钱倒是剩了,可老子还得花钱给你买个寿盒呢!”

一个身高足有一米八七以上,膀大腰圆,膘肥体壮的大汉,仰头看着上方正在攀爬电线杆的男子,大吼道。

“殷胖子,闭上你的腚口,别特么的瞎咧咧,就你那肚子,站直喽,都看不见自己二弟的货,要不你来,我下去。”电线杆上的人说完,麻利地就往下出溜。

“哎呦喂,我说小朗朗,您老可别下来,费了巴劲得爬那么高,赶紧检查线路是正事,祖国和人民可都在远方摇手祈盼着您呐!我多嘴,我该死,我悔过!”

下方体块十足的大汉,对着电线杆上正在往下出溜的男子,点头哈腰,连连鞠躬道。

“草,胖子,你少特么的在那儿给我扯蛋!”电线杆上的人说完之后,身形倏地一停,随即手脚并用,飞快地又攀爬到了电线杆的顶端,仔细检查起来每根线路。

夏日入伏的早晨,骄阳似火,烈日炎炎,没有一丝的微风吹过。郊外地势空旷,更是没有避暑纳凉的地方,地面上膘肥体壮的大汉,一会就汗流浃背,衣服湿透了,随即从领口摘下墨镜戴在眼睛上,又从背后裤腰带上,拿出一把黑色的全自动折叠晴雨伞,打开遮住头顶刺眼的阳光,抬头看着上方电线杆上的男子……

男子在电线杆上忙活了半天,检查完所有的线路没问题后,又是手脚并用,轻松敏捷地从上面滑落下来。

“小朗朗,辛苦您老人家了,还是年轻好哇,体能,精力都旺得一B!那像我,老喽,比不得你们年轻人呐!唉……”膘肥体壮的大汉,挺着硕大的肚子,看着走近身前的男子,铜铃般的大眼睛里,羡慕之色显露无疑。

“殷胖子,咱俩同岁,你也就生日比我大一点,站这和我扯什么蛋啊!我尼玛,你个大老爷们的,还打把遮阳伞,你这是打算护肤肌理,保养得当之后,找个地去客串牛郎咋的?”男子说完,在殷胖子肥硕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草,去你大爷的,你丫的嘴咋这么损呢!老子还不是事先撑着伞,等着给你遮阳,怕你热着了啊!”殷胖子大吼道。

“好了,好了,咱俩天没亮就出来了,这忙活快一早上了,早饭都没得吃,先回去吃饭,啊……哈哈哈……”男子说完,笑嘻嘻得搂着殷胖子的脖子,连拉带扯地往停放在不远处工具车走去。

殷胖子坐到车上,把空调开到最大风量,温度又调到最低度,一脚油门下去,工具车瞬间发出爆吼的声音,向着前方柏油路面呼啸而去。

男子坐在副驾驶上,从裤兜里掏出半盒有点皱巴巴的香烟和打火机,点燃两支烟,往殷胖子嘴里塞了一根,随即自己深深吸了一口,倏地小半支烟就化为了灰烬,男子不等嘴里烟雾吐出来,又狠狠地吸了一口香烟,然后身躯缓缓靠在椅背上,从嘴里才把烟雾轻轻吐了出来……

烟雾缭绕中,男子年约二十岁来岁的样子,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异常俊美。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一双眼睛犹如一汪幽潭般,深不见底,肤色由于长期日晒的原因,呈现出略黑的古铜色。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老爷子这出门已经半个多月,应该快回来了吧!”殷胖子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把嘴里的香烟一拿,扭头看着男子道。

“不知道,他走的时候,就留下一封信,说是出去办事,快了半个来月回来,慢的话没准信,让我好好在家待着等他回来。”男子把手里的烟嘴往车窗后方一扔,又点了一根香烟。

“自从老爷子一年前出车祸后,你就一直休学在家,开出租,跑货车,又去人家修理厂当学徒,这又跟我来野外维护线路,你可是没少学本事啊,都说穷人家的孩砸当家早,这句话在你的身上,真是切切实实得到了印证。吴朗,你真是个好孩砸,我要是女人,早就舍身相许,扑你啦!”殷胖子连连赞叹着。

“滚你丫的蛋!你要是女人,老子可不敢娶你!就你这吨位,膀大腰圆,上下一般粗,人家美女是胸以下全是腿,玲珑剔透,葫芦形!你丫的是扒了衣服,都找不出来腰,一条小腿比老子俩胳膊都粗,真要娶了你,早就被你一屁股坐死啦!”吴朗看着殷胖子,笑骂道。

嘎……嘎……嘎……

桀……桀……桀……

两人的怪笑声,在车里久久得回荡个不停,车子在郊外空旷的路面上飞奔疾驰着……

吴朗和殷胖子二人,在路边一个小饭馆,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又开车往海洲方向驶去……

远方天际隐隐约约传来雷声隆隆,刚才还艳阳高照,烈日当头的天空,瞬间就阴云密布,遮天盖日,雷在厚厚的云层隆隆地滚动着,好像被那密密层层的云紧紧地围住挣扎不出来似的,声音沉闷而迟钝。闪电在远处的天空里,在破棉絮似的黑云之上,呼啦呼啦的闪烁着,东一下,西一下,发出耀眼的白光,好似一把把长剑,忽左忽右猛刺着天空的乌黑云堆……

磅礴大雨瞬间如瀑布般从天空之中,倒灌而下,瞬间地面就成了小溪,雨水还在不断增加着,整个天空,都是炸雷地响声,震得人耳发麻,电芒又幻化成了据齿形,不时地撞击着天空,雷声隆隆,电光闪闪,整个天空好像着了火,闪电和雷不停的给雨伴奏着,车窗外面的花草树木摇摇摆摆,有些细小的树木已经被连根拔起,歪歪扭扭地倒在路边。外面的一些行人都在吃力的往前走着,车窗外的能见度不足十米……

“胖子,你把我放在路边就行。”吴朗看着车窗外的瓢泼大雨道。

“你那地方太简陋了,说不定这会都漏雨了,还是跟我去市区住吧。”殷胖子道。

“不行,我还是要回去,家里有些东西不能让雨水泡了,老爸走的时候,专门交待的。”吴朗摇了摇头。

“那随你吧!”殷胖子说完,在离他家最近的一个路口,把车停了下来。

吴朗迅疾的打开车门,冒着狂风暴雨急速地往家里跑去。

这是一处平房地带,已经好些年了,年久失修,听说不久就会被拆了盖高档小区。

周围尽是些三十层以上的高楼大厦,这片平房区显得极其得格格不入,就像一个衣着光鲜的富翁和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站在一起。

吴朗冲到家门口,掏出钥匙,急忙打开房门,由于被高楼所遮挡,又恰逢今天是个暴雨天气,屋内几乎看不到一丝光线,仿佛夜晚一般。

吴朗习惯性的伸手去摸墙壁上电源开关,猛地一股酥麻的感觉,瞬间就传遍了全身……

“漏电!特么的,家里电源开关怎么会漏电?我手里好像摸到的是一根电线,不是电源开关!”

吴朗脑中一闪而过,随即颤抖着身体,极力得往地面上倒去,想要脱离手中的电线……

“咚“的一声,吴朗脸朝下,甩在了地面上,砖面上湿润的泥土气息,鼻梁骨的剧痛,混杂着传到了他的大脑中……

吴朗身体还在不由自主轻微的颤抖,抽搐着,全身上下无比僵硬,他使劲喘着气,想缓解胸闷难受的感觉,可这一切根本不由他做主,渐渐地他目光痴呆,半眯着眼睛,趴在门口的地面上,一动也不动了……

吴朗脑后突然闪现出一缕极其细微,但却绚烂如日的耀眼白芒,照亮了整个客厅,缓缓地在其周身不停游走着:从头到脚,从上到下,足足过了五分钟,白芒才倏地一下又没入他的脑袋里,消失不见了。

良久之后……

“沙师弟……沙师弟……”

吴朗听到叫声,转动了一下呆滞的眼珠子,看到殷胖子的大肥脸,几乎贴到自己的脸上,正在不停地呼喊着。

“沙师弟,你终于醒啦,得亏你胖爷来得及时,要不是你手机落到我车里,我来给你送,你小子这回可真就翘辫子啦!”殷胖子说完,连连摇头不已。

吴朗活动了一下,还是有些僵硬酸麻的身体,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晃了晃脑袋。

“老子刚要进门,就看到你丫的倒在地上,旁边墙壁上还在不停冒着火花,就知道漏电了,赶紧先把外面电源总闸关了,又把你抱到床上,这通人工呼吸做的,累死胖爷啦!”殷胖子用毛巾不停地擦拭着脸上的汗水,怨声载道着。

“你说什么,殷胖子,你给我做的人工呼吸?”吴朗猛地扭头瞪着殷胖子。

“是啊!你这片老平房,下这么大得雨,谁会来啊!当然是胖爷免费为您服务滴!”殷胖子一本正经的看着段小拽。

“我草你大爷的!你个死胖子,该千刀万剐的大肥猪,我的初吻啊……”

吴朗猛地站起身形,伸展双臂,仰头望着屋顶,凄厉得狂吼起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