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玄幻魔法 >否神传
否神传 连载中

否神传

孤藤疯鸦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19-09-06 22:00:23

名为张的男人在年少时被神界的那位传送了神位,但在多年后他对神们失望透顶,在他看来这些名为神的家伙们只不过是拥有力量的盗贼罢了...展开

《否神传》章节试读

“何为神?神乃天地万物的创造者及统治者,是人们眼中遥不可及且至高无上的存在,他们在一念之间可以左右你你的家人乃至你所知的一切生命的生死,在他们面前一切皆为蝼蚁,一切应改在他们脚下顶礼膜拜,那么少年,你是否愿意成为神的一员呢?”

在湖畔上,一位浑身充斥着腐烂味的老人正盯着一位遍体鳞伤的少年,老人这一番话听起来没有一丝引诱力,反倒是像一个诱拐儿童的人贩子,况且他此时此刻那衣衫褴褛的造型以及足以可以饲养螨虫的头发无时无刻都在告诉别人他是个流浪汉,而那少年也是颇有一副嫌弃的模样,少年一副天真烂漫的面孔,颇有英气的面孔上却有几颗不大不小的雀斑,看似却是有几分帅气,但油腻的额头也无时无刻的在向旁人宣告者他对自我卫生的轻视,而脸上的血污也在宣告者他作为一场打斗的落败者的身份。

也许是刚刚的落败使得少年无心理会他人,少年对老者那一番胡言乱语丝毫不感兴趣,反而将目光转移到了湖上。闪闪金光洒落在湖边的碧绿的树上,而那淡绿的湖中却又倒映着那青翠的山,山中小树在倒影中却也看得真切,湖中又有鱼儿飞跃而起好似从水中飞往山峰又似从山巅跃入湖中,又是徐徐清风扶过少年的面庞,似少女在少年耳边轻语。少年看着那湖中美景,渐渐地失了神,忘记了自己刚刚的落败忘记了老人刚刚的那一番不着边际的话,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静静的让自己沉溺在这短暂的美好当中。

“小子”老人再度呼唤起了少年“你到底想好了没有”少年回过了神来,正欲拒绝那疯老头。可当他面向那老头是却是愣住,斜阳不知何时已经绕到老者后方,余晖照耀到老者身上却似金光依附在老者的衣服上使得那破烂似的衣服有那么一丝神圣,一旁的群山也好似么有以前那么高耸,好像弯下了它们以前那骄傲的身姿向老者俯首称臣,湖水却也向老人脚边涌来准备就像狂信徒不顾一切的朝拜一般,正是这一番衬托,却给予老者一种不可冒犯的威严。

少年心中闪过一丝轻蔑,如此落魄的一个疯老头子来问我愿不愿意成神?怕不是觉得自己好骗,显然他选择性的忽视了此时的异状,老者好像发现了少年的想法,自顾自的摇了摇头好像在说孺子不可教,突然,少年感觉他仿佛在下沉,他感觉自己此时正身处那湖中央,阳光透过湖面洒在了他的面庞上,可他却感受不到丝毫温暖,他似乎感觉到了湖水涌入鼻孔时那让人不快甚至绝望的窒息感,他抬头向上望去,去看看那天,好告诉自己,所谓沉入湖底只是突如其来的幻觉罢了,可当他抬起头是,映入眼帘的却是那翠绿的青山倒影。

惊恐,绝望,无助顿时涌入心头,他望向老者,看着他那上下翻飞的嘴唇,他此时一定是在高谈论阔,少年死死的盯着他,可那奇异的窒息感是他的脸憋得通红,更使得他无法听清老者的话,可他仍然能够捕捉到老者眼中闪过的那一丝戏谑。他的内心正告诉自己这一切也许都是老者干的,这一一切也许是老者为了说服自己让自己相信他,可他何德何能去成为一个神?而老者就算是神又为何要询问他这样的问题?少年无法想通,他无法理解,如果老者真是神,他为什么会选择自己而不是别人?但他知道,如果不回答,他会死在这里。

少年的心中非常明白,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窒息而死,可当他张开口时,他感觉到湖水立马灌入嘴中,突如其来的冲击使得他想晕过去,可他也顾不了这些,他强忍着痛苦,用近乎沙哑的声音说出了那句“我愿意!”就在这时,老者停止了自言自语,他微笑着看着少年,却未对少年进行任何回答。少年感觉到窒息感正如潮水般退去,如释重负的他满足的想后倒去,正当他要昏迷过去的那瞬间间,湖中央闪过一道白光,那白光向少年闪来,一切被白光所碰到的事物皆化为虚无,无论是老者,还是那山亦是那水,而少年也在此时失去了意识,在他双眸合上的那一瞬间,白光边照耀在了他的身上

“哇啊”中年男子从床上跳了起来,看样子刚才的梦对他的打击还是挺大的“又做了那个梦啊。”男子坐在床沿上喃喃自语到并顺手拿起了床头上的烟,一时间房内充斥这浓厚的劣质烟味。男子漫不经心地审视着自己的房间,书籍杂乱无章地躺在地上,一旁的桌子上洒满了过去吃剩的方便面的面汤,而电视旁的游戏碟早已堆成了山,唯一和这一切有着那么一丝违和感的便是收藏柜里那琳琅满目的手办了。男子好像也无法忍受自己的房间是这番光景,一时间眉头紧锁“看来那天得收拾一下房间了。”男子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很明显,这不是他第一次做出这样的承诺了,可他房间的这番光景正大肆宣扬着男子的懒惰。此话一出男子便愣了一楞,他自己也在纠结是否应该如他自己所说的一般去收拾自己的房间或者仍和以前一样让着FLAG随风而去。

在长时间的自我博弈中,男子一次又一次地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最后他决定以后要是有了客人他便收拾房间,可他明明知道,在这里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前来拜访自己,这只是一个可以让他继续浑浑噩噩下去的理由罢了。男子缓缓地从床沿上站了起来,慢慢的向衣柜走去,一边打着哈切一边伸着懒腰,当衣柜中打开后他拿出来的却是和整个房间完全不搭的西装大衣,他自己也知道这个事实,但无所谓。

男子缓慢的穿起了衣服,可当衣服穿到一半是他就会望着那什么都没有的墙,慢慢的出了神,任由自己的思绪飘出这个好似一无是处的躯壳,飘出这个房间,飘向宇宙的身处。每当思绪飘走不到一会,男子就会猛然惊醒继续着衣。当他穿完是时间早已过去许久,可男子一点也不着急,仍是以那让人着急速度穿起了黑皮手套。当他将一切的一切做完后,与这房间不搭去好像是他本人了。漆黑的风衣中套着洁白的白围巾,脚上的黑皮鞋和头戴的黑礼帽都与这个房间是那么的格格不入。男子颇有抗拒的打开了房门,走向了门外。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