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女生小说 >长夜风落
长夜风落 连载中

长夜风落

金鸾飞又还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女生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07 22:00:06

她是他的师姐,是他想守护一辈子的那个人。奈何一双凤凰眼开,一切都化作泡影。 每个人都是天下棋盘中微不足道的一枚棋子,却不曾想,越是深爱,越是伤害。 直到天回锁开,一切都被篡改。她曾深爱的那个男子被无情篡改,命运将他们又推到了风口浪尖,那个曾经相爱的仙也好,魔也罢,都回不去了。 长夜里,寒风起,故事又将开启新的轮回。也或许,他们还会重逢,在那个太平盛世。...展开

《长夜风落》章节试读

“父君,母妃还能醒来吗?”小天君拉着天君的手。

“帆儿,你知道你母妃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吗?你知道为什么要给你取这个名字吗?”天君笑着看着和她如出一辙的孩子,却难掩眼底的落寞。

“父君,孩儿不知。”

“恩帆,恩帆,她要你一辈子感谢那个,那个一辈子都没爱过她的人。”

【仙界的帝史上曾这样记载了一位女子,神鸟族浅云上仙,诞于白漠三年,法力超群,仅三万岁就与其父漠君联手将魔君封印于南海。天帝念其父女之功,将其封为上仙之首,亲自赐名【浅云】,意为神鸟云端之守护,远离尘世,飞于九天。】

“父君,那母妃是个好人啊,连帝史都这样评价她。”

天君摇了摇头。

【白启五年,浅云上仙不知何故只身前往魔界,攻破仙魔井,企图挑起仙魔之战。天灵帝震怒,贬其去了凡间,割去一切封号。

白启七年,浅云私放妖魔为祸人间,被处以极刑,仙界将其除名。

然之后的七八万年不知所踪。直到天光五年,天玄帝登基,将其封为南海女王,相传其隐于南海,不问世事。】

“那父君,那空白的七八万年母妃是不是一直在帮天玄帝夺回王位,最后为了天后投下了那【永劫台】吧?”小天君看着冰床上那个从未睁开眼看过他的母妃,有无奈,也有恨。

“也不全是。”天君笑着摸着帆儿的头,想了想,“你看,你母妃还遇到父君啊。帆儿,莫要恨她,她也是无辜的。”

说着,天君的身上忽的散出一阵银光,小天君一愣。

“帆儿,今天这个往生咒不同于往日,将损耗九成的修为逆天回到白漠三年,将你母亲从那个永远的噩梦里救出来。帆儿,你眼前的这一切都是错的,只有这样才能。。。”

未待天帆反应过来,天君就消失了。只留下一只他曾珍爱非常的凤凰羽,在阳光照耀之下闪耀着异样的金色。

天宫,玄隐殿。

天帝看着那股异样的金色光柱,叹了叹气,“终究还是到了这天,也不知是对是错。”

天后浅音看着帝君,却不知所叹何事,笑着说‘“帝君,天君当真是的痴情的人,为什么命运却老是拆散他们呢?”说起天后也是个传奇的人,不过又是另一段故事了。唯一相同的,是她也曾跳下过永劫台,魂飞魄散,忘尽前缘。

天帝轻轻将天后揽到怀中,‘“阿音,你可知当年你跳下永劫台时我也是这样拼尽全力救你回来,可终究。。。其实这并不是真的命运啊。。。可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不过很快了,新的轮回又要开始了。”

天后的身子被永劫台下的魔光灼伤的厉害,没过多久,就睡着在帝君的怀里了。

旁人不知那道金光是何物,可他知道,那是逆天改命【扶龙阵法】,如同一个时间旋涡,亦是魔界秘不外传的绝技。

最重要的,那也是【天回锁】将要打开的,唯一的征兆。

不过,知道天回锁的人,寥寥无几;知道天回锁作用的人,恐怕也只有永劫台下的修罗神罢了。

好在,新的命盘就要开始了,一切终要大白于天下,仙也好,魔也好,终会重逢。

白漠三年。

漠君之妻诞下一女,因其天生异瞳,降生之时天雷滚滚,仙魔井、永劫台同生异样,被视为妖女。但其法力极高,又是神鸟族万年难遇的天才,备受漠君重视。可碍于灾祸一说,那孩子生下并未得到父亲的赐名,只唤她漠丫头,写作【漠鸦】。

漠鸦的童年显然不能像族中其他人一样在父母身旁,那双异瞳唤名【凤凰眼】,是神鸟族的禁忌,一旦开眼,便是被天帝终身囚禁,永生不可离开凤凰山半步。如此,漠君便将漠鸦送到了太玄天尊门下修行。太玄天尊本是如来的师兄,可却不愿入那西方极乐世界,在仙魔交界的南陀山收起了门徒。但凡能入他门下弟子,绝非泛泛之辈。

漠鸦入门不久,便碰上一件极是有趣的事。

“漠鸦妹妹,你可听说了,师尊要收第三十六位执剑弟子了。”这位师姐是早些年入门的神鸟族落羽叔伯的女儿漠灵,为了逃避宗族的和亲入了太玄门干脆继续修行了起来。

“这干我们何事?”漠鸦冷冷地说着,继续练起剑。

“你不知道吗,三十六即六六天顺,是佛家所讲的圆满。所以一旦三十六位满,师尊便不会再收弟子了。更重要的是,下个月会剑大赛,两人一组,妹妹要和他一组。”

漠鸦愣了愣,说“他弱吗?”

漠灵忽然换了一个表情,严肃地说“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太玄门下的。。。第一个魔。不过妹妹别担心,我们修行分三阶六等,他不过是个区区才过地阶的魔,在天界修行还要抵御仙泽侵蚀,比你肯定差远了。”

漠鸦一改平日的冷漠,道对这个素未平生的师弟有些期待呢。

三日后。她第一次看到她那个被人诟病的师弟,那个在仙界格格不入的叫做【羚】的魔。

他着一身玄衣在练武场,那涌动出的魔力连漠鸦都自叹不如。略带银色的头发的剑光闪落之间道让人觉得他该是个不沾染俗世的谪仙。可奈何仙魔殊途,黑白有别。漠鸦第一次偷懒没去练武场,而是静静看着眼前不顾性命一样练剑的少年。他眼底的那股落寞孤独或许吸引着同病相怜的漠鸦,不被父母看好,不被族人接纳,只得来这孤请的南陀山独自潜心修行。

正当浅云陷入沉思之际,有几位师姐也朝练武场走了过去。

“一个卑贱的魔还敢用这练武场,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来人正是水君最宠爱的女儿雪落,虽法术不怎么样,但大家碍于水君的面子也让着她,便纵的她这骄横跋扈的性格。

说罢她便挑剑向羚,可羚并没有躲闪,生生被剑刺穿了琵琶骨。一时间,血肉飞溅,雪落得意的笑起来“魔就是魔,就是这么弱,滚吧。”一旁的其他师兄师姐仿佛就没看到一样,冷漠,麻木,或者幸灾乐祸,毕竟琵琶骨一伤,定参加不了会剑大赛了。

“且慢。”漠鸦再忍不住心中的愤怒,一身白衣护在了羚的面前,用剑气生生将雪落震开了三尺。

那也是羚第一次看见他这个所谓的搭档,那个与众不同的师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