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女生小说 >锦绣清宫四爷护妻日常
锦绣清宫四爷护妻日常 连载中

锦绣清宫四爷护妻日常

凤舞在天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女生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07 22:00:09

乌拉那拉?噶卢岱替嫡姐选秀,一朝入府,荣宠不惊,淡定生活;一介庶女荣登皇后之位; 入府前,噶卢岱在乌拉那拉府邸好似隐形人;嫡母表面宽容,私下阴狠,嫡姐仿若一朵白莲花,她只想着活着;最终,接受家族安排进宫选秀,按照历史,成了四福晋; 入府后,噶卢岱得宠了,家族扒上身,四爷出手帮还击,彻底奠定重启之位; 这是一个庶女逆到宠后的升级记! PS. 这不是历史,只是小说! 这不是历史,只是小说! 这不是历史,只是小说! 重要事情说三遍,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凤舞...展开

《锦绣清宫四爷护妻日常》章节试读

秋意袭来,金黄的银杏树叶洋洋洒洒的铺在了青石砖地上,南三所四福晋的院落内,仿若铺上一层金黄色的地毯,与外面干净的宫道有些格格不入。

透过窗户,一位二八年华的女子坐在窗前的书桌的椅子上,她身着淡藕荷色稠底儿宽袖的秋常服,梳着小燕尾头,一字板上别着一朵淡紫色的玉兰花,右侧插了一只紫色珍珠的玉兰花的流苏,随着她转动脑袋,流苏也不停的摇摆着。

片刻后,噶卢岱誊写颁金节的礼单后,抬首瞧着院落的秋景儿。

她首次处理着颁金节的礼单,有很多东西不熟悉,誊写了几份的单子,准备四爷回来了,好与他商量。

她放下手中的毛笔,又伸手支撑起了下巴,开始发呆,想着自己一睡穿来了大清,成了费扬古的第二个女儿,从小在费扬古和亲生额娘苏佳氏的守护下长大。

一年前的今日,她还是费扬古府邸被福晋打压的格格,她虽有费扬古和一个受宠的额娘苏佳氏的疼爱,却被记载嫡福晋觉罗氏的名下。

在选秀前,觉罗氏打探出,德妃乌雅氏对四阿哥胤禛并不好,四阿哥后院内的女眷们都是乌雅氏安排的汉军旗的女子。外人均说,四阿哥喜欢汉军旗的女子。

觉罗氏趁着费扬古出去办差的机会,直接给嫡女办了免选,把庶女噶卢岱送上了选秀之路。

由于噶卢岱从出生起,就一直记在了觉罗氏的名下,外人都以为噶卢岱是不受额娘待见的嫡女。

选秀时,康熙把她赐婚给四阿哥胤禛做嫡福晋,费扬古回府时,正好碰到圣旨下达。

接了圣旨后,费扬古怒瞪觉罗氏,他却无力回转。

圣旨下达的第二日,费扬古亲自去养心殿请罪,在康熙的面前,详细的说出噶卢岱的身世,康熙却乐呵呵的笑起来,表示他都已经知道了,让费扬古不用担忧。

3月的大婚当日,噶卢岱就告知胤禛真相,把自己的身世说的很是详细,胤禛笑着安慰着她,并告知她在宫内,他们二人是没有外援的,德妃对胤禛除了打压外,就是三不管,根本不会帮忙,若是碰到了紧急的事儿,噶卢岱能去承乾宫求助佟佳贵妃。

孝懿仁皇后去世前,特意托孤给佟佳贵妃,让她尽量保护胤禛的安全。

“噶卢岱....”胤禛低沉的嗓音,让她的思绪赶紧转了回来。

“爷....”噶卢岱赶紧起身,有些娇嗔的瞧着胤禛,“没让苏培盛传话?”

“不用那么多礼节。”胤禛对噶卢岱很是满意。

在胤禛的后院的四位女眷均是德妃乌雅氏的眼线,胤禛偶尔会去四人处溜达一下,算是对德妃交差了,大部分的时间,还是歇在嫡福晋的院落或者书房的。

“爷,阿玛悄悄送来了不少名贵的东西!”噶卢岱把费扬古送来的礼单,交给了胤禛。

她瞧着那些礼单,只是把一个荷包的银子悄咪咪的留下来了,这些礼单上的东西,可是一个都没有扣留。

胤禛早听苏培盛提到了,连礼单上的东西都已经详细的写出来了,他发现噶卢岱居然一点都没有留着。

“阿玛还送了一些银子,那个....”噶卢岱杏眸瞧着他。

“你自己留着,爷还不缺你那几两银子,每个月不是给你了一些银票和碎银子,这些都是给你平日里用的,不要随意动用岳父给你的银子。”胤禛让苏培盛打探了一下费扬古的府邸,打探出来的消息,让他心疼她的处境了。

在费扬古的府邸内,噶卢岱虽说有苏佳氏护着,大部分的时间,还是被觉罗氏与嫡女舒鲁蹉跎,与他在宫内的情况格外相似。

“爷,阿玛说,等到过段时间,要给额娘请封平妻的位置。”费扬古得到了康熙的宽恕,心里才彻底的放心了,反而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儿。

德妃不知从哪里听到了风声,心中还嗤笑胤禛,到最后,嫡妻居然是个庶女。

康熙得知了消息,让人着重观察舒鲁和噶卢岱,发现庶女居然更大气。再加上,噶卢岱从出生起,就一直在觉罗氏的名下,很少有人清楚噶卢岱真正的身世,索性将错就错,让噶卢岱陪在胤禛身边,他发现胤禛婚后反而开朗了很多,康熙很是开心。

如今,太子的位置很是稳固,康熙反而觉得这事儿没什么关系,对胤禛更好。以后,太子就算被废了,胤禛膝下有几个嫡子,噶卢岱的身份就没什么在意的。

胤禛牵着噶卢岱的小手,往书房边走,边听她说一整日做的事儿,他仔细听着,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

“请平妻?”胤禛落座后,惊讶的瞧着噶卢岱。

“嗯,阿玛说,这样能让人不说闲话,不过,阿玛想问下爷的意思。”噶卢岱从铃兰的手中接过茶杯,放在了书桌上,赶紧靠着他落座。

“不用,觉罗氏娘家最近犯错了,让岳父只要别有动静,到时候,皇阿玛会亲自降旨的。”胤禛温柔的说道。

她黏在他的胳膊上,把三张礼单都放在胤禛面前,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爷....这可是我列的颁金节的礼单,您看看哪张是能用的?”噶卢岱期盼的瞧着胤禛。

胤禛拿起礼单,翻看起来,发现礼单用梅花小篆誊写工整、漂亮,让人看着心情很好。

“觉罗氏教过你管家吗?”胤禛看向噶卢岱道。

“没有,嫡额娘教导舒鲁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听着,阿玛把一些事务交给额娘来做,我还能在额娘旁边看看账本,基本都是自己学的,爷....要是做不好,您可要教我!”噶卢岱杏眸湿漉漉的瞧着他。

胤禛点头:“我以后慢慢教你,这三张单子都是有一些问题的,你看这张毓庆宫的礼单就有几分薄了,这张反而更是合适......”

噶卢岱仔细的听胤禛的话,又从一边拿了一张宣纸,在开始简单记录胤禛的指导,他赶紧阻止了。

“不用记,每次重要的礼单,我都会给你看着。”胤禛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直到我认为你可以了,再放手,好不好?”

随着二人慢慢的磨合,胤禛反而更享受现在的状态。他心中偶尔会琢磨,即便以后不是这么宠爱噶卢岱了,都会确保她和孩子们衣食无忧的,在之后的日子,他们之间的感情,反而越发的深厚了,这话慢慢的被胤禛淡忘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爷,您真好!”噶卢岱双手合十说道。

胤禛微笑拿起了毛笔,开始在礼单上进行整理,又拿过她手上的宣纸,直接拿过去,在蜡烛上点燃,丢在了香炉里面燃尽。

“一会,你在我这里把礼单抄写好了,明日就让苏培盛送到皇阿玛那里就好了。”胤禛拍着她说道。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