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女生小说 >状元是我儿砸
状元是我儿砸 连载中

状元是我儿砸

仙楂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女生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07 22:00:18

穿越到古代小寡妇身上,黎清表示她只是想过清贫小日子,至于其他的通通都不想管。 怎奈何寡妇门前是非多。 前有亲娘逼嫁,后有恶霸占田,又有妒妇耍手段。 黎清,看着老娘长的好欺负哇?信不信踢死你。 蠢儿子:“娘亲威武。” 婆婆:“阿清啊,新水桶怎么不见了?” 黎清:“这个这个……” 井里……...展开

《状元是我儿砸》章节试读

正值阳春三月,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

空气中飘洒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青草香,令人贪恋。阳光明媚,周围的山峦像是渡上了一层金辉,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纱,显得可爱极了。

几十人的送葬队伍缓缓爬行在曲折的山路上,眼见的就快到挖好的墓地了。

妙趣横生的天气与时而呜咽时而鬼哭狼嚎的唢呐声交相辉映。

这踏青正好的暖阳照在身上令人感到森寒无比,使人毛骨悚然奇异力量贯送进了每个送葬人的心里。

黎青双眼肿成核桃,裹着一身麻衣孝服,手端着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盘,里面堆放有五谷,颜色各不同,最中间的谷子上插着三炷香。她走在端公以及道士的后面,脚步沉重。

身后跟着黎青的婆婆姜氏。姜氏被人搀扶着,一路上哭得撕心裂肺。

队伍中间,被四个人抬着的黑漆漆的棺材里,躺着她被大石头压死的秀才丈夫姜汤臣。

也有人为之动容,偷偷的抹眼泪。除了道士的敲锣打鼓,经文超度,婆婆的撕心裂肺,以及抬棺材之人的嘿呦声之外,便没有多余的声音,大家都低着头好似沉浸在一股悲伤里无法自拔。

不管是真心也好,逢场作戏也罢,回头都是要给钱的。

姜家三代单传,主外男子大多早逝,比如黎青的公公在姜汤臣五岁那年染上时疫去了,留下姜汤臣和年轻的姜氏。就在前不久,刚刚考上秀才的姜汤臣居然被突然滚落的山石砸死了,留下黎青和五岁的孩子。

听说此事的人都在想,这难道是姜氏一脉躲不掉、逃不开的宿命?

黎青恍眼一看跟在自己身边的儿子云及。五岁已经是懂得生死的年纪,得知父亲去了,哭闹了几天之后,仿佛一下子长大了似的,呆愣的跟在自己身边,一刻也不想离开。柔嫩的小手,一只紧紧拽着她的孝衣,一只握成拳头。

姜氏一门两寡妇!不,连上婆婆的婆婆,一门三寡妇。

在这个十里塘村可是头一份儿,出尽了名头,甚至连外村人都隐约知道了。

曲曲折折,跌跌撞撞,总算是到了墓地,黎青不动声色的呼了一口气。

墓地旁早就有人守着了,丈夫突然意外归去,根本没有是先准备墓穴,这墓穴还是请人新挖的。

“东方青龙寻白羽,亡灵入土得安宁,乘舟跨过忘川水,一碗孟婆汤,来世终兴旺,管他那魑魅魍魉……”黄袍道士手持法器铃铛,一边嘴里念念有词,时而清稀,时而含糊不清,一边让人将云及带走,小孩子体弱,冲撞了煞气就不好了。

而后指示黎青将手里的五谷撒进墓穴里,黎青低头照办,顺便流出几滴眼泪来,颤抖的手缓缓的撒着豆子等粮食。

观葬之人纷纷摇头,觉得很可惜,可惜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了,天公不作美,竟然成了寡妇。

黄袍道士看了一眼天色,似乎今天的太阳异常刺眼。估摸着时辰到了,大喊道:“此时正是下葬的好时机,葬!”

黑黢黢的棺材可不轻,这会子都累了,虽说冲撞死人不对,但是这死人的棺材绝对不轻!大家喘着气。

“啊,儿啊!你怎么舍得,舍得丢下我们孤儿寡母啊!儿啊!我可怜的儿啊~啊~”姜氏被人拼命的拉着,要是没人拉,她估计得跳坑里头去了。

因为去世的不是长辈,所以一些下葬的礼俗便省了。

道士手持铃铛法器手舞足蹈,念着亡灵经文,黎青则是将白面饼子洒向众人,按照当地习俗,谁抢到了会有好运。但是抢饼习俗又不能笑,不然就会冲撞亡灵,黎青看着一群人哭哭啼啼的抢着饼子,内心别提什么滋味了。

“姜婶子,节哀啊!姜郎确实去了,让他安心走吧。”邻居王氏边抹眼泪边劝导,两个女人哭成泪人儿。

“啊,我儿怎么那么命苦,才考上秀才啊!前途一片明朗,可是为什么老天无眼,老天无眼啊!”姜氏哭天喊地。

黎青看着这一幕,眼眶又湿润了,鼻头一酸,扑上前,哭道:“婆婆,郎君啊……”黎青看了一眼墓穴,已经开始填土了。

“婆婆现在只剩下我们相依为命了,婆婆你要振作起来。”寡妇门前是非多,黎青昨日便已经想清楚了,她不会嫁人,她要让儿子完成丈夫的心愿。

“婆婆,我们还有云及,他才五岁,我们要振作起来,我想着这也是郎君的心愿了吧。”黎青抱着姜氏,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依照姜氏泼辣的性子,是绝对不会让黎青近身的,但是这次不同,黎青居然给她一种依恋的感觉。

姜氏又哭喊了半天,直到还剩最后一点土,按照规矩,这必须由家人自己来,黎青颤巍巍的接过铁锹,一点一点的埋上。姜氏整个人都已经处于崩溃状态了,根本拿不起铁锹。

丈夫死后,她含辛茹苦二十年,终于孩子成人成才,岁月将她磋磨成一个刻薄老太太,可是她好歹有个盼头,这个盼头在一夕之间支离破碎,她怎能不伤悲,她的儿啊!她可怜的儿啊!

能怪谁?怪老天爷么?老天不公啊!姜氏一门三代单传,三代寡妇啊!她婆婆也是丈夫早死,最后郁郁而终。

现在轮到她儿媳妇了。

“可怜噢,这姜氏一门怕是造了什么孽,怎么会代代如此呢?”

“或许是得罪了天上的神仙。”

“咦,怎么会得罪神仙,要得罪,也是得罪了阎王爷啊,阎王要你三更死,绝对活不到五更。”

前来观葬的人群窃窃私语。

姜氏虽然痛彻心扉但又不是糊涂虫,顿时火冒三丈。

“谁再嚼舌根,小心舌头生疮,生孩子没**儿。”声气尖锐中带着沙哑,一脸凶煞,令人畏惧。

人群里的长舌之人瞬间蔫儿了,默默的低头不做声,只想早点儿把人埋了,好回去吃丧席。

姜氏满脸泪痕,紧紧抓着黎青的手,瘫坐在坟前,黎青则是俯跪着,姜氏是长辈自然不可能跪在儿子的坟墓前。黎青就不一样了,作为妻子,在这个夫权社会,丈夫就是她的天。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