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女生小说 >谁又会及你好
谁又会及你好 连载中

谁又会及你好

卿希子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女生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07 22:00:22

那天,童遇安留了张纸条,被风吹走了。她出城,拿到定制的婚戒。 那天,林泽回到家,空无一人。他出去寻她,逢人就问看到他老婆没有。 每个人都说没有。 他咬牙切齿,想过就此与她一刀两断。 日落西山,好心人告诉他,看见他老婆在家门口派喜糖。 那晚,童遇安面对沙发上那座冰山瑟瑟发抖,将功补过,做好饭,给他夹菜,大气不敢出。 林泽把饭吃到底,就是不吃她夹的菜。 童遇安不想浪费,把筷子伸过去,被他一个眼神吓哭了。 入夜,被收拾了一顿后的女人,苟延残喘地睁开眼睛,房间没开灯,月光照亮了一室。她从身后抱着他,默默地将她的女戒戴到他的左手无名指,并在耳边说:“你娶我吧,我一定是个贤妻良母。” 林泽仍是静默,风从窗口绕了进来,暖暖的,缱倦着春夜,缠绕着她香,吹着他发丝眉眼。 如果生命既定尽头,何不享受抱他紧些。...展开

《谁又会及你好》章节试读

进入六月的第一天下起雨来了,沥沥细雨持续了五天。星期五的天空,呈现出朗朗晴天。

空气中,荡漾着雨过天晴后的凉意。

罗阳第一中学是罗阳镇上唯一一所中学,学生大多来自镇下各大村落,离家最近的都要坐车半个小时,远的,比如来自全县最偏僻村落的陈浥尘,回一趟家不下两个小时。

学校为了住校生们都能赶在天黑前安全到家,每周星期五下午上完第一堂课,也就是十五点十五分就放学了。

上个星期,陈浥尘壮着胆子骗了爸爸妈妈想要留在学校复习,长这么大第一次超过十天没有回家。其实是被林泽要挟当他的小跟班,随他到市里好吃好玩了两天两夜。

美其名曰是让她这个土包子开开眼界,用于报答初中三年,她替他代写过的作业,实则是陪他散心,因为他喜欢的女孩上个星期转学了。

陈浥尘是家里的独女,父母将近四十岁才生了她,虽则家境清贫,没能给她太多,却爱之如掌上明珠,甚至是生命。父亲对她是严厉中带着宠溺,母亲则是爱中还嫌不够爱。

如此环境下成长的陈浥尘,一直乖乖巧巧,安分懂事。她就这样撒下自己的第一个谎言,父母毫不怀疑。

事实上,直到现在,陈浥尘还是有点心虚。这个星期,她不敢了。

佯装没发觉,无视了林泽多次若有若无的眼神暗示。

放学后,林泽又在教室门口堵住了她。

“我怎么样?”少年冷着声发问。

陈浥尘抿着唇重新打量面前的少年。白衣黑裤,没有穿校服,手长腿长,个子很高,微驼着背显得好懒散,脸,脸——

好帅……

陈浥尘脸微红,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认识她几年了,林泽难道不清楚她的脾性,她就是那种什么都清白明了,脸上却安安静静,如同迷途羔羊般无知的狡猾人。

林泽看向一边,停了一下,随即又看回她的脸,语调变得沉闷:“再给你一次机会,我现在怎么样?”

陈浥尘不自觉地握紧自己的书包带,心想:又闹脾气了,好磨人。

林泽显得有些无奈,他站直身子,放低声音:“跟我去吃饭,我有话跟你说,晚上我们坐出租车回去。不是,我送你回家后就走。”

陈浥尘怯怯地说:“林泽,我要回家了。”

就在这时,楼梯口传来了谢浩仪的爆炸性喊声:“陈浥尘,你走不走?!赶不上车我抽你!”

陈浥尘身躯一震,看了看林泽,急急地道了声“再见”,便绕过他向谢浩仪跑去。

学校离镇上的客运站不是很远,加上两人一路小跑,仅是十分钟就赶到了。

两人都提前了买了车票,不怕没座位,主要是谢浩仪性子急,作为她的发小,她在这个学校唯一一个同村的女孩,陈浥尘想淑女一点都难。

每到星期五下午,客运站门口清一色都是一中的学生,等候十号车靠站。十号车是镇上几条偏远村子的专线客车,由于近两年学生较多,五十五座根本不够坐,没座位的人都得站着。

陈浥尘和谢浩仪被挤上车后,位置却被两个男生占了。

这是常事,没有谁愿意颤颤巍巍地站上两个小时。

要是陈浥尘一个人,被占位了,也就老老实实地站了。

谢浩仪不同,她就不是搓扁揉圆的人,深吸一口气后,对那两条竹竿说:“21,22是我们的座位,请你们起开。”

两个男生坐定定,好像没有听见似的。

谢浩仪气得语气重了些:“请你们起身,尊重一下规则,别跟女生抢。”

黑不溜秋的那个男生瞟了她们几眼,忽然笑出了声:“谁愿意抢飞机场?”

话一出口,马上引得周围男性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谢浩仪家里有三个哥哥,什么好吃的,营养的也都轮不到她,以至于她很瘦,看着有点发育不良的样子。她听出了嘲讽的意味,胆子再大,脸皮终归是女孩子的,一下就红了。

陈浥尘握住谢浩仪的手,示意她算了。忽而听见一道森冷而熟悉的声音在这闷热拥挤的车厢中响起。

“起不起?”

陈浥尘和谢浩仪同时侧仰起头,只见林泽站在身旁,一双清澈的眼睛正冷冷地盯着那两个男生。

就在这一瞬间,陈浥尘的心平静了,有种风平浪静的安心感。

两个男生看见林泽,脸色明显有了变化,相视一眼后,还是没起。

车厢里忽然变得很安静。

林泽的声音带了些狠意:“老子再问一遍,起不起?”

别的学校难说,但是一中无人不识林泽。两个男生干咽一下口水,连忙抓起书包起身走人,躲进人群中。

林泽让她们坐好。谢浩仪说了声“多谢了”,便一屁股坐到了里面。

陈浥尘仰头看着林泽,小巧的脸白里透红,温温地说:“谢谢你,你快下去吧,车马上要开了。”

他外公家在市里,他的租屋在县城里,根本不用坐这些车。

林泽冷着脸,一言不发地拉开她的书包拉链,抽出一本英语练习册,往座位上一铺,然后握住她的肩膀,按她坐下。

与此同时,司机发动了汽车。

陈浥尘有点急了,想说什么又不敢说,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在上面写了两句话:“你快点叫司机停车,我不能带你回家,我爸爸妈妈不准。周一见!”

递给他。林泽看了,轻扯嘴角一笑,拿起笔刷刷地在笔记本上写了几个字。没有马上还给她,而是拿着笔记本朝着她的脑壳,带着教训的意味,不轻不重地拍了三下。

陈浥尘的心啊,一下下地,沉到了谷底。

紧接着,她看到塞回给她的笔记本上的那一行字——老子现在很不爽。

陈浥尘算是认了。

他要跟就跟吧,让他睡田口去,做个田口一郎。

谢浩仪对于这个护花使者见怪不怪,但是对他这种不缺钱的城里人竟然会在一中这所三流中学上学这件事感到非常奇怪。

谢浩仪没和林泽同班,上初中前就认识他了。林泽和陈浥尘的表弟许志楠是朋友,小学毕业那年暑假,林泽和许志楠在陈浥尘家住过一段日子。上了初中没多久,林泽便从市重点中学转到了这个破镇的唯一一所中学,就此和陈浥尘做了三年的前后桌。

有时候,谢浩仪真的怀疑,他是不是为了陈浥尘才来一中的。

不对,不对,听说他是孤儿,没人管,哪里快活哪里去,喜欢一个又是一个,对陈浥尘却是欺负了又欺负,他对陈浥尘应该只是比对她好那么一截而已。

谢浩仪收起乱七八糟的心绪,随即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对陈浥尘说:“你这次小考又是全级第一诶,我们班主任刚才又在班上夸你来着,说是照你这样的成绩,别说重点高中,重点大学都没问题,将来肯定是我们一中的骄傲。”

听到这话,陈浥尘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有些不好意思,她静静地微微一笑。

过了一会儿,她忍不住抬头看看一直排在她后面的年级第二有什么反应。

阳光透过窗玻璃,照在少年脸上,他看着她,像在思忖什么,又像是为什么感到迷茫,神情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深沉难辨。在对接上她的视线的一瞬间,他十分淡定地挪开视线。

然后,再未看过来。

陈浥尘低下头,心跳一度不正常。

回到杨桥村的时候,已经下午六点了。

日落西山,霞光万丈的村落,一如既往的宁静安逸。

谢浩仪家离村口很近,她和他们分手后。林泽对陈浥尘说:“我送你到桥尾那里,再到村口那里包车回去。”

村口那里有户人家是开面包车的,每次他来,都是坐那车回去。

一百块钱一趟,很贵的……陈浥尘心里的小吝啬鬼冒了个泡。

可是她没说什么,递给他一块手帕,示意他擦擦汗。站了两个多小时,他出了一身的汗。刚才谢浩仪在,她没好意思说,也没好意思做什么。

林泽接过手帕,胡乱地擦了几下额头和脖子上的汗后,也没还给她,就掂在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晃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