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女生小说 >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连载中

隐龙为婿

胜天三子 著 1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女生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0:15

废物?藏拙?因为特殊原因,我只能以废物示人,饱受欺凌。龙潜深海,只待风云际会……...展开

《隐龙为婿》章节试读

东海市,步行街。

一名年轻男子正在路易威登专卖店内挑选女装,美女销售站在旁边,低头玩着手机。

路易威登是顶级奢侈品,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买得起的,比如,眼前这个一身地摊货的年轻人。

几分钟后,年轻男子指着一套连衣裙,问道,“这条裙子多少钱?”

“三万八。”美女销售随口说道。

年轻男子点头说道,“帮我拿一套XL号的。”

“好的,请稍等。”

有钱就是爷,美女销售立即堆上了满脸甜美笑容。

“慢。”

一道傲慢的声音突然传来,打断了美女销售。

……

年轻男子名叫陈安壑,是赵家上门女婿,妻子赵紫莹,是赵家长孙女。

两人的婚事,曾轰动一时。

陈安壑家世普通,父母双双死于车祸,从那以后,他就一直生活在爸爸的挚友,赵家长子赵恒峰家里。

三年前,赵恒峰病逝。

但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赵恒峰竟然不顾全家人的强烈反对,硬要将独女许配给陈安壑,并坚持要求两人在他死前完婚。

陈安壑因此变成了大名鼎鼎的赵家废婿,受尽白眼,但他从不后悔,因为他答应过赵恒峰,会一辈子照顾赵紫莹和他的遗孀刘先芳。

半路杀出的年轻男子叫王灿彬,是王家长孙,还是刘先芳心目中的乘龙快婿。

“王少好。”

美女销售赶紧小跑过去,很显然,王灿彬是这里的常客。

王灿彬大步走到陈安壑面前,趾高气昂说道,“这套衣服,本少要了。”

陈安壑摇了摇头,准备离开专卖店。

“站住。”

王灿彬伸手拦住陈安壑。

“我已经把那件衣服让给你了,你还想怎样?”陈安壑不悦问道。

“让给本少?哈哈哈。”

王灿彬笑得前俯后仰,表情夸张,神态做做。

半晌后,王灿彬止住狂笑,拍着陈安壑的脸颊,讥讽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让本少,干脆把紫莹也让给本少好了。”

陈安壑握紧右拳,冷冷看着王灿彬。

王灿彬斜眼看着陈安壑,继续挑衅说道,“你若是个男人,就朝这里来。”

今天是紫莹的生日,如果现在打了这个混蛋,他绝对会依仗靠山,让陈安壑身陷囹圄。

刘先芳则会想方设法将两人凑在一起,王灿彬可不是什么好鸟,未必不会用卑鄙手段得到紫莹。

陈安壑当然不会上当。

王灿彬再次讥讽说道,“你这个废物有哪一点配得上紫莹?本少劝你趁早跟紫莹离婚,本少还能给你个三五十万花花。”

陈安壑怒声说道,“我是不会离婚的。”

“那你就等着人财两空吧,呵呵。”王灿彬冷笑说道。

“他不会人财两空。”

清冷的声音清晰传来,一道靓丽身影随之映入陈安壑的眼帘。

来人正是赵紫莹。

她的头发盘在头顶,白色衬衣搭配着职业包臀裙,黑丝大长腿,银色高跟鞋,美得就像一朵娇艳的玫瑰。

“紫莹,你也来了?”

王灿彬大步迎了上去,想帮赵紫莹拿包包。

“我有丈夫,就不劳王少了。”赵紫莹婉拒了王灿彬。

王灿彬讪讪收回右手,但眼中悄然闪过一抹阴冷光芒。

“你来干什么?”赵紫莹快步走到陈安壑面前,不悦问道。

我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给你买生日礼物了,但有王灿彬这根搅屎棍在,明说只会遭来一番冷嘲热讽。

“我路过这里,随便逛逛。”陈安壑随口说道。

赵紫莹愠怒说道,“今时不同往日,没事别瞎逛,你要再敢糟蹋钱,以后就自己挣钱去。”

赵紫莹显然是误会陈安壑来给自己买衣服了,但陈安壑并不怪她。

赵恒峰在世的时候,陈安壑和赵紫莹都是这里的常客,尤其是喜欢乱花钱的陈安壑,更是频频光顾。

但自从赵恒宇死后,陈安壑就再也没来过,新来的店员自然不认识他。

原来是吃软饭的废物!

美女销售悄然浮上满脸鄙夷之色,王灿彬更是幸灾乐祸的看着陈安壑,巴不得赵紫莹将他骂得狗血喷头,让他颜面丧尽。

“我就看看,不会乱买。”陈安壑随口说道。

草!

美女销售忍不住暗暗爆了句粗口。

不买你装什么款爷?害的老娘白白赔了一番笑脸。

“看了你也买不起,赶紧回家,别惹我妈妈生气。”赵紫莹毫不留情说道。

陈安壑苦笑问道,“紫莹,你回家吗?我骑车过来的,载你回去。”

美女销售更是毫不掩饰她的鄙夷之色。

路易威登,动辄几万,贵的几十万,一个连车都买不起的穷比竟敢来这里装比。

“紫莹的皮肤这么好,外面太阳那么大,你竟然忍心让她暴晒,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王灿彬不屑打击了一句,然后拿出一条钻石项链,风度翩翩说道,“紫莹,生日快乐。”

赵紫莹并没有直接拒绝王灿彬,她在等待,等陈安壑man一次,但陈安壑却始终没有开口。

亮眼的钻石,让美女销售浮上满脸羡慕之色,也让她更加鄙视陈安壑,老婆被别人当面追求,他竟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他根本不配做男人。

陈安壑的懦弱,也让赵紫莹失望透顶。

“紫莹,你回家吃饭吗?”陈安壑再次问道,但他的话题却彻底惹恼了赵紫莹。

别人都在追求你老婆了,你却只关心晚饭,活该一辈子做个煮夫,整天围着锅碗瓢盆转。

“我晚上有约了。”赵紫莹不耐烦的说道。

“哦,那我先走了。”

陈安壑着转过身去,大步走向专卖店大门。

真是个窝囊废!

生日当晚,老婆跟别人有约了,身为老公,竟然连个屁都不敢放。

这种窝囊废,活该被绿,美女销售幸灾乐祸的看着陈安壑的背影,暗暗想道。

赵紫莹同样彻底绝望,可她却不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谢谢王少,但我不能接受你的礼物。”赵紫莹强压着郁闷,坚决说道。

“你和那个废物根本就没有半点感情,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王灿彬凝视着赵紫莹的双眼,深情款款说道,“紫莹,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

废物,呵呵。

走出大门,陈安壑完全变了个人。

他身上散发着一股凌厉气息,如同出鞘的绝世宝剑。

“紫莹,那个窝囊废根本不值得你赔上一辈子。”王灿彬不依不饶的打击着陈安壑,他不信赵紫莹真会一辈子守着那种窝囊废。

“我约了朋友吃饭,先走一步了。”

赵紫莹直接转身而去,表情随之变得黯淡起来。

强者自强,但凡陈安壑稍稍争气一点,他就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奈何,他始终都是烂泥扶不上墙。

爸爸在世时,他仗着爸爸的庇护,吃喝玩乐,不思进取;

失去靠山后,他更是直接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懦夫。

嫁夫如此,当真可悲。

赵紫莹凄然一笑,大步走出专卖店。

王灿彬目送着赵紫莹离开,眼中闪过一丝阴冷光芒。

……

陈安壑先去蛋糕店取了蛋糕,然后买菜回家。

“你死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刚刚回到家,刘先芳就黑着老脸,大声质问道。

陈安壑随口说道,“我去见了一个初中同学。”

“还有同学愿意跟你交往?他眼睛瞎了吧。”刘先芳讥讽说道。

刘先芳以前可没这么尖酸刻薄,丈夫病逝后,她就性情大变了。

“我先去做饭了。”陈安壑扬起手中的菜,无奈说道。

刘先芳不耐烦说道,“把蛋糕给我。”

“妈,今天是紫莹的生日……”

“别叫的那么亲热,你跟紫莹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有数。”刘先芳恶声骂道。

陈安壑忍不住无声叹了口气。

整整三年,他和赵紫莹都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

赵恒峰在世时,赵紫莹还会让他睡在她的房间里,但一直都是她睡床,陈安壑打地铺。

赵恒峰死后,两人就分房睡了,直到现在。

“拿来。”

刘先芳不容分说的抢走了蛋糕,旁若无人的吃着生日蛋糕。

陈安壑摇了摇头,拿着菜走进厨房。

废物!

看着忙碌的陈安壑,刘先芳不仅没有心存感激,反而愈发讨厌。

一个大男人,就知道围着锅碗瓢盆打转,全靠老婆养活,不是废物是什么?

刘先芳不仅吃了许多蛋糕,还将剩下的蛋糕扔进了小区的垃圾房,不给陈安壑任何讨好赵紫莹的机会。

一个小时后,陈安壑将四菜一汤抬上餐桌。

“妈,吃饭了。”陈安壑给刘先芳添好饭,客气喊道。

“饭这么硬,你想噎死我呀?”刘先芳只扒了一口饭,就将饭碗重重跺在餐桌上,摆明是蛋糕吃多了,故意刁难陈安壑。

“那你喝点汤吧。”陈安壑又给刘先芳盛了一碗鸡汤,说道。

“你想烫死我呀。”

刘先芳更是得寸进尺,直接将满碗鸡汤泼向陈安壑。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