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玄幻魔法 >乾坤武皇
乾坤武皇 连载中

乾坤武皇

软脚虾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0:59

拳破三千州,剑断界中界,道压上界上,脚踏逆苍天。天若压我,以一拳破之。 地若不容我,以一脚踩碎之。人若欺我,必粉身碎骨之。道若非我道,则取而代之之!...展开

《乾坤武皇》章节试读

“你是我捡回来的。此乃灵州,我们又在武国地界,老夫又乃武门第十八代继承者——武罗。你便随老夫姓,你随风而来,名字中便顺带提一风字罢。”

灵州,不过三千州其一,实属沧海一粟,却也浩瀚无垠,一洲之地大到无边。

灵州号称人杰地灵,以‘灵’著称,整片大洲笼罩在朦胧的浓郁天地精气之中,在三千州之中,也算负有盛名与富有特色了。

武门,偏居一处与凡俗相近的地儿上,说是一个门派,不如说是茅屋三两间,依山而建,春夏秋冬各有景色,或酷暑难耐,或白雪皑皑,或落叶纷飞,或百花齐放。

武罗,名义上是武门门主,其实也就光杆司令一人,外加三个与他相仿的老家伙,分别是驼子,瘸腿、麻脸。其中驼子与瘸腿是个六七十的老人,麻脸则是女人,年纪也过了花甲。

而武罗,则是一个瞎了双眼的老人。

四个老家伙组成了一个破落的小门派,也就是上不了门面的武门。

武门中,每隔五年对外招收弟子,然而那不过是空谈,因为武门太破败了,门可罗雀。没谁会轻易选择这样一个破落的门派。

而今,武门里纵有弟子数十人,也不过都是‘捡’来的。

武风,便是其中之一。

武罗乃武门门主,十六年前在河边捡到武风。可十六年一晃而过,作为武门唯一传承人的武风却没有太高的地位。反之,武风让谁都打心里眼看不起,因为他不能修行。

清晨。

武门依山的山崖旁,坐落有大大小小多块陡峭地儿,数十人分别盘坐于此迎着朝阳吐纳。

武门山前,唯有一人拿着扫帚扫着地,清扫不算平坦地儿上的落叶,而今正值入秋,树叶枯黄,被风一吹便飘零。

他相貌清秀,若邻家大男孩一般,身形更称不上魁梧,很清瘦,仿佛一阵大风便能吹倒。正是武风。

眼巴巴看着同门师兄弟迎着朝阳运行吐纳法,武风是打心里眼羡慕,同时还有自惭形秽。打小便被他们看不起,背后说是废材,根骨不佳,资质愚拙,受尽白眼与谩骂。

武风这些年来过得很不开心,若非武罗乃武门门主,他又与武罗关系密切,名义上是他养子,可能便不是谩骂与白眼那么简单,而是被其他人欺凌,踩在脚下。

打杂。是武风这些年来周而复始的活儿。

约莫一刻钟后,武风干好手里的活儿,一屁股随意坐在一块粗糙的石头上,他脸色复杂,似艳羡又似遗憾,苦恼,烦躁,懊恼等。

前方的断崖,数十道身影盘坐着,依然还未结束吐纳法,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一呼一吸恰到好处,眉心凝聚三把火,精气神意强盛到顶点,称得上神采飞扬。

吐纳法,能够强身健体,改善体质,据说还能开启人体三十六处大穴,七十二小窍等众多法门,那是号称神乎其神的玄妙之门。

半盏茶时光后,那数十人睁开双眼,有的眸绽精光,有的眸绽冷电,有的双眸熠熠,有的内敛精芒。

数十人中,八男二女,他们长身而起,二女两人身上有种脱俗的气质,八个年龄段在二十出头、十八九岁等年岁徘徊样子的少年,他们的身上则有那么一丝锋芒毕露,甚至是张扬轻狂。

有些人轻蔑的扫了武风一眼,扬起不屑的笑容便与他擦肩而过,有些人还算客气,武风有那一层身份,他们还会远远的朝他点个头,算是打招呼。

一个少女,大约十五六岁模样,运行完毕吐纳法后蹦蹦跳跳向武风靠近。

她大眼睛明亮,鼻子如点蒜,嘴边荡漾着小酒窝,笑起来时两眼眯成月牙状,肌肤白皙,扎着双辫子,穿着并不那么整齐,不过一件有些破旧的粉色衣裳,却也将她衬托得很是可爱与纯洁。

“风哥哥。”少女来到武风身旁,熟络的挽住他的手臂。

“青青。”武风有些脸红,但总算没抗拒动作,只是很腼腆的样子。

青青,是所有武门弟子中最小的。

她是在六岁时,被麻脸婆婆在武门以外七八里的小镇上抱回来的,当时小镇闹匪灾,那些个土匪倾巢而出,四处作恶,打家劫舍无所不做。

青青的父母为此付出了生命,麻脸婆婆当时外出,恰巧遇到血泊中的那一幕,勃然大怒,杀光那群作恶的土匪,顺带将小女孩收养,带到了武门。

十年如一日,当年的小不点已经亭亭玉立,女大十八变,还在变化中。只能感叹一声,时光无情,流逝如水。

在武门里,武风与这小师妹的关系是最好的,或许是同病相怜吧,一个被父母抛弃,一个则是眼睁睁看着父母离自己而去。

小女孩无助的坐在血泊中……

“风哥哥,不用沮丧的。”青青见武风神色郁郁不乐,这样安慰道。

“习惯了。”武风牵强一笑,伸出另一只手摆了摆。

“还没进入第三重天吗?”

青青轻轻摇头,没有回答,脸庞似不甘与无奈。

“没那么容易的。”好久,她才说道。

“没事。慢慢来,我们的青青聪明伶俐,区区武者三重天,怎能难倒。”武风笑道。虽说不能修行,但对于武者的境界也有所耳濡目染。

至于能否明白每一重天之间的鸿沟有多大,武风便不能了解了。

青青轻轻摇头,没有出声,只是两边脸颊飞上红霞,增添了几分俏丽,若染红的苹果,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脸皮薄。

“我该回去了。”青青左顾右盼,见一些同门师兄望向这边来,俏脸微变,而后急匆匆的进了依山而建的武门大门。

武风暗叹一声,以往,只要他跟青青说上两句话,便会有李胜师兄也走过来对他冷言冷语,估计是看不过青青与他走到一起。

就像今天,若不是青青自觉,估计那讨厌的李胜又该出现了。

对此,武风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感觉很憋屈,却又无可奈何。

好在,这种情绪没让他感受多久,因为武罗出现了。

茅屋三两间,分布在山崖的各处,一个瞎眼老人自一茅屋走出,他皮肤干枯,褶皱,那一对双眼翻着眼白,有些瘆人。

“小子。”茅屋下,瞎眼老人站在那里。

“爷爷。”武风深知瞎眼老人的脾气,下一秒不出现定会挨揍,嗖的一声动如脱兔般便出现在他眼前。

至于为何是“爷爷”而不是“义父”,这倒是武风从小改不了口,打懂事起便没叫过老瞎子父亲之类的,而是以爷爷称呼。毕竟,老瞎子的年岁确实足以当他爷爷辈的了。

倒是有时心情实在糟糕透了,武风还会对老瞎子不敬。

记得有一次,老瞎子因为他弄不来黄酒烧鸡,而揍他,那时武风也是气急败坏,直接称他为老家伙,老梆子等。虽过了嘴瘾,但还是受了不少皮肉之苦。

“去。替老夫弄二两黄酒和半只烧鸡来。中午要是不见我要的东西,嘿!”老瞎子说完这句,无力的靠着茅屋木门,身体顺滑而下。哪有半点武门门主的样子?!

闻言,武风为难了,武门的物资向来是他负责,特别是老瞎子的胃口也一直是他照顾,后者很挑,很刁,但总算还能满足。

可这段日子一直没有“收入”,眼下哪来的银子去镇上买所需?

犹豫着,武风还是转身离去。

瘫坐着的瞎眼老人抬头,仿佛能看见似的,自言自语。

“十年一度的灵州大会又要进行了……”

遥想十年前,在一次灵州大会之上,他与敌手擂台战。那是淘汰赛,当时他与麻脸婆婆、瘸腿、驼子一行人与对方几人有了口角,又那么凑巧在赛场上遭遇,自是不会留手。

谁知,他兵败如山倒,被对方毫不留情的刺瞎双眼。那时,麻脸婆婆与瘸腿他们与他同仇敌忾,挑战了对方,但毫无例外,全都惨败。

事后,对方风轻云淡,毫不在意,压根没放在心上的对他们说:“呵。蝼蚁也想仰望苍龙,痴人说梦。不杀你们,是不想脏了大爷的手!”

这番话语可谓气焰嚣张,尽管对方一副平淡的姿态,却是那么高高在上,让武罗几人的道心大受打击,从此一蹶不振。尤其是武罗,自那之后以酒度日,脾性越发怪异。

原本心中还有些许念想,毕竟老来得子,哪怕不是亲生,也希望望子成龙,将一些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然而,武风却是个不能修行的废材,这让武罗大感失望。这些年来不知想过多少方法,始一无效果。

到了现在,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十六年如一日,从坚持不懈到失魂落魄,再到死心,那是一种怎样的煎熬?

————

清风镇,若一个县城规模,足以容纳三五百人居住。

五六里路,对武风而言,并不多么远,一路健步如飞,青青曾教他吐纳法,虽说武风不能修行,但吐纳法依然能让一个普通人强身健体,增强体魄。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