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都市言情 >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连载中

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慕芊杭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19-09-09 22:00:22

玉兰被人推下高楼而亡,睁开眼睛却回到6岁那年。那一年,她父母俱在,妹妹娇憨可爱;那一年,她没有和兄姐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那一年,她还没有走上歧路遇见所谓良人。 人生重新启航,她唯有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向前走才对得起上天的厚爱。 然鹅,从哪里蹦出来一个未婚夫来擅自给自己加戏?她只想向钱看,不想向情看啊喂!...展开

《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章节试读

八月末的一天,锦绣华庭公寓。

锦绣华庭是万亚地产公司开发的复式跃层公寓。冲着既能给住户营造完美的别墅立体空间体验,又兼具公馆舒适、高尚的生活享受的设计理念,这里的房子很受工薪阶层的青睐。再者小区临湖而建,绿化做的很好,物业公司风评也不错,整体环境清幽,很适合居住。且居住在这里的用户文化水平都有,平时都很安静。

户型设计的时候估计是考虑通风的效果,两部电梯设在楼层中间地带,两边分别通向两户之间有一段长达3米左右的通道。就像一个躺着的“中”字形,通道上围栏一米多高,两边悬空。

玉兰有轻微的恐高,刚开始走这几米路的时候总有点战战兢兢的,住久了才慢慢习惯。

玉兰居住的2202室是三室两厅的户型,建筑面积约90平方。楼下是两厅一厨一卫设计。进门左手边是卫生间,右边是厨房,厨房过来是楼梯。楼梯边上做了简单的隔断,隔出的一个小餐厅,客厅连着阳台。楼上三间卧房,两房朝南,一房朝北。楼梯上来是一个1.5米左右的过道。过道左边是公婆住的主卧,边上是一间小的洗浴间。过道右边是儿子雷雷的儿童房。前面的卧房跟左边的主卧差不多大,只是多了个6平米左右的阳台。陈玉兰把阳台改造成了一个小小的书房,平时当做休闲区来用。

房子是三年前买的,买的时候均价不到1.5万。当时房东炒股失败,急着用钱要卖房子。不顾租房合约还有两年才到期,宁愿赔钱也要赶人离开。七年间三次搬家的玉兰实在厌烦了搬家,而且这种居无定所,总是提心吊胆被房东赶的日子实在不好过,于是动员起全家人,咬咬牙做了个决定:买房子!

恰巧玉兰的丈夫雷霖之前完成的一个工程结清了尾款,陈玉兰自己的服装工作室也渐渐有了起色。房东急卖又是低价卖房,两人就东拼西凑从亲戚朋友那借了一部分,付了四成首付,贷款买下了这套房子。

事后,玉兰无比庆幸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

因为买完房子第二年,锦绣华庭边上新落成的信诺生活广场投入使用,周边的商品房价格就跟坐火箭似的往上窜。到了今年,这里的房子均价已经涨到3万一平米了。陈玉兰经常接到房产中介询问是否要卖房子的电话。欠亲戚朋友的钱已经全部还清了,剩下的银行按揭的部分,每月六千来块对陈玉兰目前的经济能力来说还在可承受范围内。所以对房产中介的电话陈玉兰真是不胜其烦。

正值学校放暑假期间,公婆把雷雷带回乡下去了,美其名曰体验农家生活。刚开始雷雷很不乐意,三天两头打电话说呆不习惯要回来。可是,时间一长,等乡里的小伙伴陆续回了家,大家结伙捣蛋,今天上树掏鸟蛋,明天下河摸鱼虾,玩得乐不思蜀。临开学了还不想回来,特地打电话跟陈玉兰说,让爸爸晚几天再去接他回来,弄得玉兰哭笑不得。

而雷雷嘴里的爸爸雷霖,新接的建筑项目正在赶工,这一个多月一直泡在工地上,有时候忙得都没空打电话回家。

正午的日头毒辣的很。玉兰是易热体质,一动就容易出汗,想着反正工作室有助手小王盯着,新的设计图自己在家就能搞定,索性就躲懒窝在家里了。

寂静的午后,家里只玉兰一个人在家,显得空荡荡的,所以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就显得特别突兀。

玉兰蜷在沙发上跟朋友讲电话,听到敲门声随手把手机反扣在桌上,赤着脚准备去开门。

“哪位?”玉兰随口问。

“送快递的!雷霖是住这儿吧?”一个平板的男声回道。

“快递放在快递柜我们自己会取,何必麻烦上门。”玉兰边说边往下按门把手。

开门的瞬间,玉兰就意识到不对,白衬衫,蓝领带,黑西裤,一副白领精英的派头,哪家的快递员是这副装扮?尤其是两个同样装扮的男人!

玉兰反应过来迅速往里拉门把手,但是为首的男人的把脚顶在门槛上,另外一个男人趁机拉开门,挤进门来。

玉兰又慌又怕,索性推开门,怒喝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为首的男人一张儒雅的脸,很斯文的样子。他不慌不忙地说:“陈女士别误会,你是雷霖的爱人吧?我们是众回信贷公司的。有一笔贷款涉及到雷霖先生,我们一直联系不到他,迫不得已才找到你家里来的。”

玉兰心里松了松,随即又提起来了,“什么贷款?我怎么不知道?”

“你老公帮人家担保了一笔百万的贷款,借款人已经目前已经联系不上了,我们只好找担保人了。”另一个瘦脸男人一脸刻薄,嘴快地说道。

明明是炎炎夏日,玉兰却整个人如坠冰窖,从头凉到脚。她强笑道:“你们一定弄错了。”

斯文男人自顾往沙发上一坐,慢条斯理取出一份文件递给她。

文件抬头硕大加粗的“借款合同”四个字刺痛了她的眼睛。憋着气看完整份合同,玉兰觉得心里塞了一团湿棉花,又堵又痛。她现在恨不得冲到工地上,把雷霖大卸八块。

借款合同上的借款人写的是杜腾飞,借款金额一百万元整,什么服务费,利息,保险等七七八八的费用合在一起,月利息高达10%,还款期限三年,每月从指定账户里面划扣。末尾一页担保人那一栏,雷霖两个字签得龙飞凤舞,十分有气势。

玉兰简直要气疯掉了。

杜腾飞什么人?那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包工头!手下带了十来号人,今天这里有活就做,明天没活干就到处晃悠的二流子一样的人。唯一的财产不过是一辆二手的金杯车。这样的一个人有底气去借一百万,居然还让他借到手了!

而雷霖,脑袋被驴给踢傻了吗?敢给这样的人做担保,尤其借的还是高利贷?如果只是十万,说不定为了兄弟情咬咬牙也能糊弄过去了。可是整整的一百万,将将半套房子的钱。

玉兰的心在滴血!叫你手贱!叫你手贱!担保合同是这么好签的吗?嫌日子过得太快活了是吧?

玉兰心里在咆哮个不停,手里的借款合同都被捏得变了形。

快嘴的男人往沙发上一躺,翘起脚抖了抖,嘴上里还在火上浇油:“你们这些人真是的,借钱的时候说的各种好听,还钱的时候就百般推脱。推是能推的过去吗?不知道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今天你必须给我们个交代。大热的天,我们还大老远跑过来,容易么?”

玉兰被气乐了,“你没搞错吧?我给你们交代?借钱的是杜腾飞,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你能耐你找他家去啊?跑我家瞎哔哔什么玩意儿?”

斯文男抬手制止了快嘴男的话,然后不紧不慢地对玉兰道:“陈女士别生气,主要是我们现在联系不上杜腾飞先生,他之前留的地址电话都变成无效的了。所以我们只能找作为担保人的雷霖先生了。如果你们能联系的上杜腾飞先生,能让他还钱,那我们也用不着找你家先生了嘛。”

玉兰慢慢冷静下来了,丢下两个男人去给雷霖打电话。

“杜腾飞借的钱是怎么回事?”

玉兰语气很平静,电话那头沉默着,雷霖装死不说话。

玉兰火气又上来了“你就不能做点靠谱的事?借高利贷这种事是能给人担保的吗?讨债的讨到我们家来了,你让我怎么办?”

雷霖无奈的说:“这事等我回来再说,你先把人打发走。”

玉兰气得摔了电话。

她没好气的对俩男人说:“我虽然不了解担保法,但是我能肯定你们找到我头上是不合法的。现在,请你们立刻马上离开我家!”边说边往外赶人。

快嘴男撇撇嘴:“哈!担保的是你老公,你老公不在,找你怎么就不合法了?我们现在肯好好跟你们说,你们不合作,到时候公司加大催收力度,直接让催债公司上门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玉兰很想啐他一脸,翻了个白眼,站到门外做出一副“好走不送”的样子。

斯文男还是一贯礼貌的样子,安安稳稳的坐在沙发上,脚都没挪动半分。“我希望你能好好配合我们。我们不为难你,你也别为难我们,大家都好商量是吧。”

玉兰沉着脸,热浪扑面而来,吹得她整个人都心浮气躁。她疾步走到茶几上抓起手机,汲着拖鞋,风风火火的往门外走。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准备报警。

“喂,110吗?这里是锦绣华庭,有放高利贷的人……”

话未说完,身后一阵大力袭来,手机脱手砸向地面“啪”的一声脆响。

陈玉兰整个人向通道左边栽了下去。

她僵硬的回头看了一眼,瞳孔里倒映着那个快嘴的刻薄男人漠然的脸。看他的表情如变脸一样,淡漠,狠绝到惊慌失措。

当初搬进这里住的时候,玉兰曾经跟雷霖开玩笑说,这走廊看着很没安全感呀,万一哪天摔下去,说不得就会粉身碎骨。当时雷霖还笑话她脑洞开的太大,说她杞人忧天。

可是如今,谶语成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