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玄幻魔法 >穿越到上古当码农
穿越到上古当码农 连载中

穿越到上古当码农

空城白墨 著 0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19-09-09 22:00:27

熬夜加班过劳死的程序员方然穿越成了一台电脑精。什么?功法深奥没人看得懂? 建模,解析!和圣兽灵禽言语不通?建模,解析!女人心最难懂,就算是电脑精也算不出来为什么她们非要围着自己转,心好累……从一介罪民身,到荒古我独尊。 撕碎所有的阴谋诡计,算人算天算大道。万世千秋,如我一瞬,天地重开,在我一念!...展开

《穿越到上古当码农》章节试读

四野无声,静得令人心悸。

赤红色的天穹被笔直的灰与黑色的枝桠切碎,倒映在方然眼中。

他的皮肤白得吓人,就像病榻之上盘桓终日的病人。可他苍白的皮肤之下,有妖异的鼓动一声连着一声,像饥肠辘辘的猛兽,潜伏着,似要破体而出。

“咚,咚……”

方然的心跳正在逐渐失控。

“我不是在公司加班写代码的吗……怎么到了这里?荒无人烟的好吓人啊这地方……是在做梦?刚才是有点困……然后忽然头疼得跟针扎一样……卧草还在疼……”

方然手捂着痛得要裂开的脑袋,踉踉跄跄地从飞奔之中停下,不自觉地蹲在了地上,蜷成一团。

一幕幕画面在眼前飞速闪过,不知是幻象还是记忆,无序而混乱。

那些画面里面,既有一行行飞速滚动的代码、变更频繁叫人烦躁的需求、拥堵的街道和嘈杂的鸣笛,也有一群人在这片赤红天空之下仓惶躲藏、用匪夷所思的方式操控飞剑战斗、一场场争执和聚散别离。

来自两个世界的记忆正在迅速融合,就像人活两世。这个过程中,方然不由自主一阵一阵地恍惚。

恍惚之间,脚下赤红荒原如同被水浸过的画卷一般,洇开褪色,连同扭曲的枝桠和触手可及的天空,一起从一幅重彩,退作一卷泼墨的大写意。

“加班加出幻觉来了?”

方然皱皱眉头,习惯性去扶鼻梁上的眼镜。

鼻梁上空无一物,哪有什么眼镜。

倒是突然闯入眼中的那一只干瘦苍白骨节分明的手,让方然吓了一跳。

那并不是他记忆里自己的手。

脚下一直炽热却坚实的地面像是瞬间被抽离,方然身体失衡晃了一下,再抬眼时,什么天空什么枯枝什么无际的荒原全数消失不见。

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无边无际的纯白空间。一点墨迹似从饱蘸浓墨的笔尖滴落一般,突兀地出现。

茫然的方然自然而然地将视线聚焦在了这一滴墨迹之上。

随着方然的注视,这一滴墨迹向四周舒展开来,就像是在宣纸之上洇开。墨迹很快就充满了整片空间,恍若垂天之翼。

“这是……什么东西?”

方然谨慎地挪动着步子,一点一点走近那幅图像。随着他的接近,那幅图像也陡然平添了更多灵动和细节,正循着某种常人难以理解的方式穿行奔流。

最初的一点墨点构成了这副图像的中心,洇开的墨迹正是以这一点墨点为枢纽汇聚。

方然视线跟着一条墨线移动,经过一个汇聚点,然后是下一个,又一个……

这种流动……似曾相识!

“不会吧……”

方然一边喃喃自语,一边退后几步,好让视野正好可以覆盖这一幅图像的全部。

“这里假如是处理器的话……这是显卡……声卡……南北桥……内存……配置这么寒碜,只有一根内存?不是……这是一台电脑的主板架构图?”

空荡荡的纯白色空间之内,方然惊讶的声音传出,又从不知哪里回荡回来,堆叠成一重一重的回音。

随着方然情绪的这一瞬间波动,那幅墨图之中墨迹的流动也同时加速,带动着这片纯白色天地都一阵颤动。

“难道这玩意儿是我?我特么穿越了?”

方然有点惊恐地盯着这幅泼墨大写意主板,脑袋里面莫名地蹦出来这么个想法,紧接着脑洞如同脱缰的野狗一般,撒着欢开始肆虐。

这一块主板写意到极致,和方然见惯了的那种差别颇大。可凭借着多年老码农的经验,他依旧轻车熟路地找到了一应俱全的各种接口。

心念初动,天地共鸣!

“你好,世界。”

码农界写代码永远王道的第一句话。

墨迹开始流动,然后墨图与方然之间的空间中,一笔一划,如同有一只看不到的手捏着一杆看不到的笔一般,四个字款款流泻而出。

是方然自己的笔迹。

“我现在算什么……人机合一?人形电脑精?”

方然的脸上带着震惊,却也有掩饰不住的激动:“实现快速排序?放个仓老师典藏版?怎么都是纯黑白色块没法看啊……艹!你还自动快进!算了你给我推个哥德巴赫猜想吧……”

剧烈的头痛再次袭来,一瞬间如重锤一般冲击方然的脑袋。他在这片纯白空间之内的身体不自觉重新跪倒在地。

“靠……算不了直说啊……”

他呻吟道。

在这失神的一瞬间,刚才曾出现过的某些幻象又重新席卷而来——

一个明丽女子,黑发如瀑,眼中含着关切也有着决绝:“小然,记住这本古卷中的内容。如果我死了,你就是溯河古卷唯一的传人……”

“方晴雨……姐姐?”

女子的名字和身份浮现在方然脑中。一幕幕景象虽然凌乱,却也清晰,浮现在方然眼前,正是两人自小相互扶持相依为命,相濡以沫的过往。这让方然心头生出一股柔软而温暖的亲近感。

伴随着她的身影,同时出现的还有巨大的轰鸣、利刃破空的锐响、还有满目的烟尘。

一道剑光破空而来,几乎擦着方然的脑顶飞过。即使知道这只是幻象,方然依旧本能地缩了缩脖子。

方晴雨跨出一步,挡在方然面前。她长袖挥动,打碎了接踵而来的余下两道剑光,自己也被强大的冲击力击退数步,撞在方然怀中,不等方然反应过来,就又倔强地重新站稳。

她肩头颤了颤,滴滴鲜血落在地上,显然受伤不轻。

方然心头一紧,伸出手去,想要扶住幻象中的姐姐。

可是不等他触到幻象,方晴雨已经转过身来,微笑着伸手揉了揉方然的头。

她的动作温柔,带着宠溺,也隐含着无比的坚毅:“……别皱眉毛了。所有人都看不起你,觉得你懦弱,可是姐姐知道你不是……”

说着,方晴雨从脖子上解下一串红绳,红绳上系着一小块残破的白玉。她把这块白玉挂在方然脖颈间,然后勉力笑笑。她努力让微笑显得自然一些,但是嘴角却还有着没有抹去的血迹。

方然心中如同被钝刀搅动。

“小然,这是最后一块断离符……渊默之野上,只有它能保护你不被灵力风暴撕碎。带着溯河古卷逃走吧……一定要活下去!”

说完这句话,方晴雨在方然胸口轻轻一推,表情瞬间变得凛冽而严肃。

她从腰际缓缓拔出剑来,一种如山海般的气势随着她拔剑的动作而升起。

她转身,对着不知名的敌人邀战:“你要的东西就在我手上,有本事,自己来拿!”

方晴雨长裙卷动如火,占满了方然全部视野,这也是幻象的最后一个画面。

方然仿佛还能感受到最后那一幕时方晴雨决绝的意志。

方晴雨给方然的是可以隔绝渊默之野上狂暴灵力的断离符,也是她身上唯一的一块。接着她亲自拖住了不知来历的来袭者,换方然能够逃出一条生路。

这正是穿越之前的这个身体,在这片荒原之上漫无目的奔逃的原因。

方然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那里似乎还残留着方晴雨手的温度。

“姐姐……”喊出这个称呼的时候,方然感觉到一股血肉相连的亲近感。他虽然有着穿越而来的灵魂,可血脉之中至亲的联系却是无法抹去的。

“姐姐托付给我的……是溯河古卷?”

随着方然的自言自语,如同某种机关被触动,一部残破书卷浮现在了墨图前方。

书页自动飞快翻过,方然脑中也自然而然浮现出来这每一页之中对应的文字。只是……

“果然……看不懂啊……”

每一个字都是认识的,可是它们拼成的句子却说不出的晦涩艰深。

方然颓然长叹出一口气,然后伸手从空中摘下那册古卷。

古卷除了老旧泛黄,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书页翻来翻去,也依旧是那些艰涩的词句。

晃晃脑袋,再抬头看看墨图,方然嘀咕了一句:“我可是电脑精诶……死马当活马医吧,书……不也就算是张光盘嘛。”

这一册应该本是极其珍贵的书卷,被方然直接丢向了那幅正缓缓流转的墨图之中。

“走你!”

古卷砸在墨图之上,瞬间便有墨迹攀附而来。泛黄的纸页上,一个个字迹就像活过来一般,从纸张上滑落,再重新融入了那墨图之中!

周围景象突变!

纯白色的空间无声退去,变成了一个看上去干燥舒适的石洞。

洞壁上剑痕累累,方然就站立在这个石洞中心。

某种凛冽的气机在洞内蠢蠢欲动,锋利无比,如若剑芒,似是要将所有闯入之人切碎成齑粉。

“嚯,VR?”

话音未落,一道青色虚影自方然所站立的位置一步跨出,道袍长袖一挥。

方然看得真切,一共三十七道剑光从长袖之中划出,切入石洞墙壁。

这一瞬间,石洞仿佛不再是一个石洞,而是化作一张血盆大口,择人而噬。

而那三十七道剑光,便是一颗颗泛着寒光的尖牙!

长袖挥舞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方然却似乎听到了一声巨响,要将天地切开!

灵魂仿佛要被冻结!

一挥袖之后,石洞消失,一切重回一片纯白。

唯余方然一身冷汗,湿透衣衫。

荒野上连日逃窜,方然都撑了下来,可此刻只是看到虚影这一挥袖,竟险些让方然心志崩溃。

艰难地吞下一口唾沫,方然自言自语:“这么强的吗……要是学会了这招,谁还敢跟我提改需求?”

“想要学会”这个念头刚一出现,纯白空间之内,刚才那个石洞的幻影便浮现了出来,连最细微处都严丝合缝,丝毫不差。

“这算……建模?”

方然似乎抓住了什么关键,某些已经成为惯性的、属于码农的思维在这一瞬间建立,海量的信息被规整,然后冲入他的脑中。

庞杂信息繁杂众多,常人本该绝对难以处理,可在方然在这台电脑精眼中看来,清晰明了。

“溯河古卷是吧?很久没人能参悟是吧?这可是我的主场。只要能拿来算,还能有我算不出来的东西?”

方然习惯性扶了扶鼻梁:“建模,完成。解析,开始。”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