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其他小说 >天才纨绔
天才纨绔 连载中

天才纨绔

陌上猪猪 著 2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其他小说 更新时间:2019-03-07 10:00:09

天才纨绔最新章节列:小说《天才纨绔》陌上猪猪/著,天才纨绔全文阅读 天才纨绔是陌上猪猪写的谍战特工类小说.... 修真界超级强者渡劫之时触动天禁,引发天罚,于雷劫中身陨道消,一缕最强元神穿越地球夺舍重生,融入了因为坠马死亡的纨绔子弟身上,在繁华都市中以新的身份开始了不一样的生活。 超强的天道气运,神级的修炼天赋,且看他如何逆天改命,在红尘美色中,一步步踏上人世巅峰。 新书,请大家多多支持。 ...</p>...展开

《天才纨绔》章节试读

更新时间:2013-11-06

燕京,花田跑马场。

“青璇妹妹,你别跑,本少爷説过要娶你做老婆,就一定要娶你做老婆。等等,等等少爷我。”一个打扮的如花孔雀一般的少年人,张大嘴巴冲着蹄印翻飞逐渐远去的枣红色骏马深情呼唤着,那声音肉麻的几乎能让人全身都起满鸡皮疙瘩。

眼看那枣红色骏马越跑越远,少年人满脸急切之意,急忙翻身上了一匹白马,甩动马鞭,狂追了上去。

前方不远,一妙龄少女英姿飒爽的骑乘在一匹枣红色的马背上,少女年约十**岁,体态婀娜,眉目如画,奔跑之中,一头海藻般浓密的淡紫色秀发随风披散在脑后,漫天起舞,紫光烁烁,撩动人心。

那少女容颜绝美,肤色细润如脂,粉光若腻,不染瑕疵,被这么一叫唤,此刻那俏丽无暇的小脸上,明显闪过一丝羞恼之色。

“江枫,你胡説什么?”悦耳的声音传出,却难掩愤怒。她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这家伙虽然缠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但一直以来可以説表现的中规中矩,仅仅是不伦不类的卖弄着他那令人可笑的绅士风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大包天了?

“青璇妹妹,你耳朵不太好使吗?要不你停下来,我们找个地方听diǎn音乐喝diǎn红酒,谈谈人生理想怎么样?”叫江枫的少年人嘻嘻笑着,眼睛一眨不眨,贪婪的远远盯着叶青璇看。

“做梦!”叶青璇咬牙切齿的説道,和这白痴多説一句话,都让她浑身上下难受的紧,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极品的存在,

“喂喂,青璇妹妹,看本少爷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娶你做老婆,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好不好。”少年人死不要脸的纠缠着。

“江枫,你给我闭嘴!”叶青璇气的俏脸涨红,美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她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修长的双腿一夹马腹,催促着马儿加速疾奔。

少年人见状,愈发焦急,大声疾呼:“青璇妹妹,乖乖青璇妹妹,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这少年人身着一身大红大绿的衣裳,花花绿绿,似极了开屏的孔雀,看他容貌,其实长的很不错,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虽説不足以帅的人神共愤,但对女人也颇有一定的吸引力。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身材太过单薄、脸色太过苍白了diǎn,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且他一张嘴説话,就是流露出一股子轻浮之气,看他那满眼的淫邪光芒闪烁,嘴巴夸张的咧开着,口水横流,不难想象是如何一个绣花枕头,纨绔子弟。

一红一白两匹骏马,在宽阔的跑马场内互相追逐,枣红色马儿异常神骏,很快就将白色马甩出去数十米之远,后边那写热闹的人见着这情形,就都是哄堂大笑起来。

“哈哈,江家的那个活宝又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了,难道他不知道癞蛤蟆是永远追不上白天鹅的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江大少第三十二次,被我们的燕京第一美人拒绝了吧?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让人大伤脑筋呢。”

“説不定江大少以为自己骑了一匹白马,就是白马王子了呢?你看看他那个样子,多威风凛凛?”

“嘿,别笑的太早,江大少勇气可嘉,可比我们强多了,还真有可能把咱们的燕京第一美女搞定也不一定呢。”

众人好似听了一个笑话似的,愈发乐不可支。

叶青璇是谁?

可以説,但凡是燕京这个城市里的,只要眼睛不瞎耳朵没聋,下至八岁,上至八十岁,那都是听闻过叶青璇的芳名。

叶青璇不是明星,却有着比任何明星都璀璨夺目的耀眼光环,作为一个从小到大,一直背负校花之名,最终“丽”压群芳,被共推为燕京市市花的女人,叶青璇的美貌,是毋庸置疑的。更何况,她不仅仅是拥有惊人的美貌,还有着让人不可小觑的家世底蕴。

燕京一直都流传着一句话,生女当如叶青璇,生子当如秦君临。

秦君临,无可争议的燕京第一公子,惊才艳艳,年轻一辈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叶青璇以双十豆蔻的年纪,能够和燕京第一公子秦君临相提并论,可见叶青璇是如何完美的存在。

世人将秦君临和叶青璇并称为金童玉女,对二人极为看好,可就算是秦君临,叶青璇都丝毫不假颜色,就更不用説这个酒囊饭袋了。

就算江家也是燕京七大家族之一,和排名第五的叶家不相上下,但相比较于排名第一的秦家而言,不论是实力还是影响力,都不可同日而语,在这种情况下,又有谁真会相信那个白痴,能够追上叶青璇?

除非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不,就算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那也绝对不可能!

除此之外,尤为主要的是,叶青璇并不是花瓶,她心思玲珑,智商高的惊人,属于那种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一直占据着全校年级前三名宝座的妖孽,还有着不俗的运动细胞,精通于各种贵族运动。

这样的一个女人,可以説从出生开始,就注定是天子骄女,岂是一个成天流连在女人肚皮上的蠢货所能觊觎的。

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双方的差距越拉越大,眼看是再无追上去的可能,那写热闹的,这才意犹未尽的收回视线。

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个草包,依旧不曾放弃,反而是一鞭子接着一鞭子,无比卖力的挥动着马鞭,鞭策着胯下的骏马往前方追赶。

“我操,速度越来越快了,那牲口莫不是吃春药了,怎么变得这么生猛了?啧啧,看来这家伙,是不追上叶青璇誓不罢休啊。”看着那白色的骏马绝尘而去,一路烟尘滚滚,瞬间就拉近了不短的距离,不少人都看呆了眼睛。

“吃什么春药?充其量就是一条发情的公狗而已,就算是他骑马追上了叶青璇又能怎样?难不成因为这样,叶青璇就看上了这个白痴?”也有人悠悠説道,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众人一想也是,叶青璇这朵娇嫩欲滴的鲜花,即便是有朝一日,一定要插在牛粪上,那也绝无可能插在江枫这坨狗屎上。

这家伙闹的越欢,到时候就越是难以收场,更有人唯恐天下不乱,拿出手机开始进行拍摄,想着一会回去发到视频网站上,让全国人民都见识见识江大少英伟不凡的丰姿。

变故,就在这一刻发生,疾奔中的白色骏马,蓦然发出一声嘶哑的哀嚎,鼻孔中喷出一团白气,失控一般的窜向了不远处的一个斜坡,马儿奔跑的速度太快,马背上的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横甩了出去,半空之中,横飞十来米,重重砸落在地上。

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跑马场的员工一个个吓的大惊失色,忙的组织成员上前进行救助。

看热闹的众人目瞪口呆,有人担忧的説道:“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那家伙白痴归白痴,别摔死了就不好了。”

“他自己找死,怪得了谁,走,我请大家喝酒,一个都不许少。”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説了一句,众人一哄而散,谁也没有看到,就在他们转身的时候,一道迷蒙的金光,从天际如闪电一般钻入了被摔了个狗吃屎的江大少的身体里。

————

“痛!痛!痛!”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身体好似被撕裂了一般,不再属于自己,那非人的折磨,让人再也无法忍受一分一毫,躺在病床上的少年人,身体猛的弹起,伸出双手,本能的往前方抓去。

入手,软翘弹嫩滑,同时,熟悉的香水味道冲鼻而来,让少年人忍不住深呼吸了口气,顿时感觉神清气爽,呼吸间踌了不少。

“啊,色狼,你抓哪里呢?”病房里,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砸在了脑袋上。

这样的痛,相比较于身体被撕裂的痛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提,江枫却是醒了过来。

他缓缓睁开酸涩的眼睛,茫然四顾,眼中所见,一切都是那么陌生,没了巍峨高耸云雾萦绕的绝峰,没了一直守护在身旁的绝色美人,也没了那天地威压所带来的不可战胜的震慑感。

他眨了眨眼睛,视线缓缓收回,才发现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娇小玲珑,有着一双大大的丹凤眼,此刻,那双眼睛怒睁到了极致,愤怒的盯着他,杀气十足。

江枫没去理会这种没有任何杀伤力的杀气,只觉得意识海一片混沌,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诡异之感。

他怔怔的和那女人对视了一会,声音沙哑的问道:“你是谁?我在哪里?”

他这一説话,倒是提醒了那女人,女人用力推了他一把,大叫道:“你这个色狼,竟然占我便宜。”

江枫被她一推,推的摔倒在了床上,那脸色就是遽然一变,什么时候,这种随手可以碾死的小人物,竟然可以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威胁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他默默凝聚神识,试图检查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出了毛病,稍稍一动,那脑袋就疼的仿佛炸开了一般,再也无法集中精神。

失败了?

堂堂天元大陆,千年难得一见的修真天才,竟然连神识都无法凝聚了?

江枫脸色愈发苍白,冷汗簌簌落了下来,两种截然不同的记忆,恰在此时,如江河倒灌一般,冲入他的脑海中,惊的他差diǎn从病床上跳下来。

这里不是天元大陆,而是一个叫地球的地方?

虽然名字还是叫江枫,却不再是修真界的江枫,而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世家子弟?

这是怎么了?

江枫明明记得,机缘巧合之下,他炼成了一枚地元丹,服下丹药之后,实力突破,不出意外的话,他这时正在努力的对抗天劫,很快就要踏入元婴境界,成为天元大陆如繁星般璀璨的耀眼人物。

眼看劫雷即将过去,却是被忽然凭空出现了九九八十一道紫色神雷,轰的魂飞魄散,就连那道侣澹台仙子,临危出手相助,也是被劫雷轰的粉身碎骨,身陨道消。

难不成,渡劫失败了?

可是,我出现在了这里,澹台又是去了哪里?

江枫心智不可谓不坚毅,可此时,那神色间,还是流露出几分惊恐之色,脸色难看到了一个极diǎn。

肖士见他抓自己的胸还给自己脸色看,恨不能一口将他给咬死,一想起他的身份,愤愤的咬咬牙,跺脚哭哭啼啼的跑了出去。

江枫没去管肖士的反应,他此时满脑子里都在想着渡劫失败以及这具夺舍重生的新寄主的身份,他这时身体虚弱到了一个极diǎn,一来是寄主的身体本就虚弱,二来,是渡劫失败之后,神识受损,丹田破碎,几乎变成了一个废人。

“废人?”江枫微微眯眼,长长出了口气,转而自嘲一笑,看来大难不死,自己要慢慢适应这个新的身份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