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其他小说 >血妖姬
血妖姬 连载中

血妖姬

妖卿卿 著 1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其他小说 更新时间:2019-03-07 10:00:10

血妖姬最新章节列:小说《血妖姬》妖卿卿/著,血妖姬全文阅读 她是谁,吸血鬼?妖精?还是未知的神秘种族? 上古时候的残忍灭杀让她的种族完全破碎,她要恢复实力,她要恢复记忆,灵魂;但残破的记忆碎片让她只能在各个世界中寻觅自己的一部分一部分。 只有当危险来临,当致命来临,血妖姬之力才会暂时苏醒拯救; 一步步走过修炼成长,看血妖姬如何找回完美。 .../p...展开

《血妖姬》章节试读

大雨连续下了一天了,厚重的云彩像棉被一样把天空盖了个严实。

墙角堆积了大滩的积水,一个黑色的阴影投注在水中,细看一眼似乎是一个人,身上肮脏的看不出颜色的衣服早已全部湿透,雨水顺着他乌黑的发丝流淌下来,一动不动的半倚在墙边仿若死了一般。

“死了么?”不知何时一把白色的雨伞停在墙边,一双小巧的纯白短靴安静的站着,露出一小片晶莹白皙的肌肤。

“想活么?”她清冷的声音仿若天籁在他耳边响起,

“救··救救我··”微弱的声音呢喃般传到她的耳中,她慢慢蹲下身,伸出白皙柔弱的手轻轻拨开他颈间的湿发,她轻微的声音贴着他的耳“不要后悔哦,做了决定的事,就永远无法改变了。”

他低低的喘息声突然紊乱起来,她的笑道很淡,似乎只是机械控制出来的一般;“好了,放松。”她慢慢的俯了上去,在他脖颈上轻轻的咬下去。

他的呼吸渐渐停止,古铜色的粗糙肌肤在雨水的冲刷下仿若褪色般慢慢变淡,不一会儿竟完全变成苍白,他微微动了一下,慢慢的坐起身来,淡蓝色的漂亮瞳孔无焦距的看向她。

“你是笛,从此以后为我血妖姬族,下之族人。”她把掌心对着他,一层淡淡红色光芒包裹着她纤细的手,然后朝他眉心一diǎn,一丝血色光芒钻入他眉心消失不见。

啪的一声,他的眸子渐渐恢复清明,然后看见她的娇颜,瞳孔微不可查的缩小;她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泥泞。

“去觅食吧,人类杀死,其他的生物随便。”话音未落她的身影就慢慢消散开来,笛甩了甩头站起身,眼中的清明慢慢变成迷茫,周围的雨声渐渐小了,月亮出来了,清冷的月光照的周围如同白昼,他抬头看向月亮,乌黑的头发瞬间暴涨到脚边,泛着淡淡的红光,他轻轻一蹬地,只留下一串残影慢慢消散在空气中。

“尽情享受吧,这可是你的第一次盛宴。”她轻轻关上了窗子。

······

原本喧闹的教室一瞬间安静下来,所以人的目光都停在门口,她冷漠的扫了一眼,然后径直走了进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顺手拿出一本书放着,教室里又恢复了喧哗;

“小崎,你听説没,昨晚城南那边的好多家的狗狗都死了,像是被什么吸干了血,都流传説有吸血鬼呢,”旁边的短发小女生凑到她旁边压低声音説着,还用一本书遮住半张脸。

“哦,是吗?”莫崎淡淡的回道。

“都是这样説的,哎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我家离那边远的很,没亲眼看见。”萧韵吐了吐舌头小声説。萧韵偏过头看了一眼莫崎不禁暗自叹息:认识莫崎也有10多年了,她的本性似乎就是一个大冰块,但萧韵依稀感觉到,莫崎内心那冷漠的外表下似乎也有着一丝热情,专属的对于自己的热情。

“萧韵!”讲台上的老师咆哮,

“啊!在,老师有什么事?”萧韵一惊然后干笑的蹦了起来,老师努力的深呼吸然后面带微笑的説道;

“萧韵同学,你应该知道这节是什么课吧?”萧韵楞了一下,diǎndiǎn头,

“我知道啊,是您的理论课啊。”

“···很好,”老师脸上的笑容更大了,然后转过身,在黑板上刷刷的一阵急笔,随即丢开粉笔拍了拍手;

“萧韵同学,麻烦你来解释并做出结算。”老师手笑靥如花的站到一旁。

“啊,我,那个。。”萧韵满头黑线的看着黑板,只感觉满眼都是小星星。

旁边的莫崎抬眼看了一下黑板,然后拿起笔,在本子上懒洋洋的写了起来,萧韵瞄了一眼,然后看了看老师,微侧着头,慢慢的念着莫崎笔下的慵懒。

老师无奈的看了一眼冷漠的莫崎摇了摇头。“好了,坐下吧,继续上课,都专心diǎn。”

萧韵感激的看了一眼莫崎,尽管是热脸贴上冷屁股。然后目光转向黑板似乎专注的听起课来。

记得是5岁的时候,和妈妈刚刚搬到这个城市,以前熟悉的邻居,朋友都没了,周围是一片陌生的面孔,萧韵只觉得害怕,怕新邻居不喜欢自己,怕找不到好朋友。

5岁的女孩最喜欢的就是布娃娃,整天珍惜的抱着,打理的干干净净,连睡觉吃饭都是一起,把它当作是亲妹妹一样。每天傍晚吃完饭萧韵都会抱着布娃娃跑到街口的小公园里面荡秋千,看着橘红的太阳慢慢落下,天完全黑下来以后才慢腾腾的走回家,这似乎成了她每日的必修。

这天傍晚公园的秋千旁来了一小群孩子,相比与5岁的她来説是大孩子,他们看见她来了,嬉笑着围到她身边,扯着她的辫子,好奇的打量着她,然后一个小男孩突然发现她鼓鼓的衣服下面露出一小撮布娃娃的头发,褐色的柔软头发一下子吸引了所有孩子的目光,他们开始拉扯她,想从她怀里把那不知是什么的东西抢过来。她无助的看着他们的手伸向她,只能死死的抱紧怀里的布娃娃,可是她一个人的力气怎么比的上一群孩子。布娃娃被揪了出来,四五只手同时抓在小小的布娃娃身上,她绝望了,心爱的布娃娃就这样被抢走了么,她不敢想象布娃娃的结局,

突然,一只柔弱白皙的手抓住了布娃娃,轻轻一扯,布娃娃到了那只手里,萧韵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比她还矮一个头,仿佛柔弱洋娃娃的小女孩从那几个大孩子手中轻轻就拿走布娃娃,

小女孩看也没看一眼她,把布娃娃丢到她怀里,然后转身离开,萧韵看着她柔弱娇小的背影,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下,那个小小的背影在她眼里遽然放大,填满她那充满害怕的内心;萧韵站起身快步的追向那个小女孩······

······

“小崎,今晚去我家吃饭吧,好不好?”萧韵看向正在整理书的莫崎,莫崎瞥了一眼萧韵然后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小崎,小崎,去嘛去嘛,”萧韵快步的追了上去,希冀的看着莫崎,莫崎皱了皱眉头,抬脚准备走,

“今天是我生日,我只是希望能有小崎在身边······”萧韵小声的嘀咕,情绪有些低落下来,莫崎犹豫了一下,然后走向门外;

“走吧,带路。”萧韵欣喜的追了上去。

······

“妈,我们回来了。”萧韵打开门就冲屋里喊了一声。

然后就听见踏踏踏的脚步声,一个面容姣好的年轻女人系着围裙端着一大盘子切好的水果走了出来;

“回来了,这就是小崎吧,快进来呀,你们先吃diǎn水果,饭马上就好了。”萧妈妈笑呵呵的把水果放到茶几上,然后走回厨房;莫崎眼角一跳,瞥了一眼萧妈妈的背影,这股气息怎么······这个女人好像有些不对劲;随即她又摇摇头,她不过是个家庭主妇,应该是多心了。

“吃饭了,来来来,小崎快坐,”萧妈妈笑眯眯的把最后的汤放下説着,萧韵拉起莫崎坐到餐桌旁,

“小崎来尝尝,我妈的手艺可好了,”説着就夹菜给莫崎,莫崎平淡的应了一声,慢慢的吃了起来。

“宝贝,来,这是妈妈的礼物。”刚刚放下碗筷的萧妈妈突然变魔术般的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放到萧韵面前。

“哇,谢谢妈妈,”萧韵开心的一把抱着盒子,然后偷偷的瞥了一眼莫崎;莫崎看了一眼萧韵怀里的盒子,然后又把目光转向电视,萧韵有diǎn尴尬的看了看萧妈妈一眼,然后把盒子放到一边。

“小崎,你能来陪我过生日就是最好的礼物了,”萧韵微笑着説,莫崎看了一眼萧韵然后把手伸到自己脖子后面,解下了颈间的链子,

“这个送你。”莫崎拎着项链,坠子在微微椅。

那是一个不规则的透明菱形水晶坠子,坠子中间一小团血色的水滴物质呈放射性的延伸到坠子外延,迷蒙之间似乎还有一层薄薄的红雾包裹着,透明柔软的细线从坠子dǐng端延伸出去。

“哇,好漂亮啊~”萧韵呆呆的看着项链,愣愣的不敢伸手去接,莫崎不由分説的把萧韵的头发拨在一边,轻轻扣上透明的水晶扣子。

萧韵拿起颈间的坠子,温滑透骨,根本不像一般的水晶冰凉坚硬,似乎是珍贵的软玉一般。

“莫崎,这个项链太贵重,我······”萧韵就算没见过这种材质的也知道它的珍贵,有diǎn犹豫的想把它解下来。

莫崎皱了皱眉头,“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来的。你要是不喜欢就把它扔了。”萧韵使劲的摇了摇头,

“不是不是,我喜欢我喜欢,只是,只是它太贵重了,我···我···”萧韵手里握着温软的坠子,咬着嘴唇竟説不出拒绝的话来。

“喜欢就戴着吧,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一个普通项链而已。”莫崎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然后站起身;“好了,我走了。”

“恩恩,小崎再见,谢谢你的生日礼物哦~”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