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尽在笔趣阁!

您的位置 : 笔趣阁 >恐怖灵异 >诡镯
诡镯 连载中

诡镯

酷匠网左耳听不见 著 8 人正在看

来源:网络 分类:恐怖灵异 更新时间:2019-03-12 02:00:38

网购了一只仿古的白玉镯,本想送人做生日礼物,可没想到女室友在这之后突然变得诡异起来,夜里穿着红衣服在那儿唱歌,为了弄明白事情的真相,我一步步的展开了调查,我发现我好像被一张无形的大网网在了其中…… 喜欢这本书的读者可以加我的书友群263900771....展开

《诡镯》章节试读

在与那名利先锋的男子遭遇后,渡宇并未听从他的劝告,他决定深入利忍先锋总部,对这个组织进行一次全面的探查。为了能顺利潜入,渡宇特意花了些心思修饰了一番,他换上了市面上定做的隐士服,而那块腰牌也正好派上用场。这样修饰一番后,他便与“利忍先锋”的成员真假难辨了。

渡宇来到忍术学院门口,这次他没有做过久停留,径直朝学院里面走了去。这时,一位中立族的老者忙出来接待了他,他们一起进了一条密道。密道很狭长,大概只有1米的宽度,2.6米的高度,天花上零星的分布着几盏灯光,十分昏暗。

约摸走出100米距离,便来到一架电梯前面,此时老者用异样的眼光细细打量了渡宇一番,那神情似乎欲言又止,待渡宇进入电梯,老者神情严肃地向他挥了下手,这才返了回去。

电梯内部用一种黑色布缦修饰着,电梯的顶部发光部分是回旋飞镖的图案。

一分钟后,电梯在负五层停稳,就在电梯门打开的瞬间,便见四个穿隐士服的男子分列在通道的两边,表情严肃,身姿挺拔。

渡宇刚一出电梯,离得最近的男子便示意他停下,接着便对他说出了这样一句:“云山雾海任我行。”

渡宇心中猛然一惊,“啊“了一声,却也没听得十分真切。

男子会意,又重复了一遍:“云山雾海任我行。”

渡宇心想,这分明是一句诗,莫不是他们的暗号?但他哪里知道什么暗号,只得沉住气,着急在心里搜寻着可能的答案。

男子见渡宇不能即时对上暗号,一脸的不耐烦,一双眼睛死死地盯住他,仿佛这眼光就能致人于死地。

渡宇暗自寻思着,他估计这暗号一定跟他们的信仰有关联,于是急中生智来了一句:“金银细软傍我身。”

那男子鄙了他一眼,然后狠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眼神往前一指,示意他往前走。

渡宇这才长吁一口气,不过刚才着实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渡宇仔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通道与刚才的密道不一样,虽然墙面依然以黑色为主调,但间隔着衬托白色的回旋飞镖图案。这周遭的一切完全是利忍先锋的世界了,一切都体现着他们的宗旨。

来到通道的尽头后,是一间很大的厅堂,厅堂两边实木架子上摆放各式暗器飞镖。而整墙的中心位置,是个同心圆环的箭靶,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孔洞。渡宇估摸着这一定就是忍士们的暗器训练场地了。

而暗器训练场隔壁是另一间大的厅堂,地面整齐地摆放着一些蒲团,这种蒲团一般是崇古族人冥想时用来盘坐的。墙面上则用绳索悬挂着一些金属器具,在绳索的牵动下左右摇摆。渡宇心中惊叹到:这难道就是组织成员用来训练意念术的意念操控室。

再往里走,就出现一个玄关,玄关端景背面是一个大大的忍字,几乎占据了整个端景的3分之2。而忍字的周边又饰以木格,一派古色古香的气息。

渡宇正要转进内堂,身后却突然出现一名男子,双手死死按住了他的肩膀,然后厉声说到:“你不是我们组织的成员。”他想挣扎脱开来,但发现无论他怎么使劲都无法摆脱男子的控制。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组织成员?”渡宇面无惧色,沉声地说到。

这时男子把渡宇的腰牌取了下来,大声说到,“因为这块腰牌根本不是你的。”说着便押着渡宇往内堂而去。

当两人进入内堂,便见一个身着黑色披风,戴着黑色面具的男子坐在内堂首席上,手里把把弄着一把匕首。那神色犀利而且咄咄逼人。见男子押着渡宇走了进来,面具男却也不紧不慢,然后用中气十足的声音说到:“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冒充组织成员闯进我的地盘来,倒底是受什么人指使的。”

渡宇在记忆里搜寻着,他惊奇地发现,眼前的这名男子不就是在坦图星上见到的那名男子吗?而当他再次望向那名押他进来的男子时,一眼便认出他便是当时站在面具男身旁的中立族男子了。

有了这些发现,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利忍先锋”便是袭击崇明星货运飞船的罪葵祸首了。

见渡宇没有答话,只是眼光锐利地打量着他们,中立族男子似乎耐不住性子了,他用几乎怒吼的声音说到:“你倒底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渡宇表情平淡,依旧不答话,虽然他知道自己已经接近事实的真相了,但目前还不想打草惊蛇。只得强压着内心的怒火,看他们如何出招。

“忍主,这小子不识相,让我给他点颜色看看。”中立族男子恶狠狠地说到。

渡宇这些年来也算经历过大阵战的人,怎么会被这种威逼吓到,面容依旧淡然。

“把他拉下去,严刑逼问。“面具男终于有些不耐烦了,大声说到。

紧接着中立族男子一个健步来到渡宇身边,然后朝他后颈重重一击,渡宇只觉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待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根铁柱上,全身已经湿透。身体透着一股阴森森的冷,而他的前面则放着一大缸的水。

见渡宇醒了过来,中立族男子恶狠狠地吼到:“说,是什么人派你的。”

渡宇咬紧牙关,不说一句话,

“真得让你吃吃苦头,才知道老实两个字怎么写。”说着,中立族男子狠狠地将渡宇的头往水缸里按。就这样持续了一分多钟,此时的渡宇已经实在承受不住了,但他依旧不发一言,只见水里的气泡咕噜咕噜的向上冒,仿佛那些气泡就是流失的生命。

“说不说。”男子再一次把渡宇的头从水里拽了出来。渡宇依然有着铁一般的沉默,以他的个性是绝对不会向黑恶势力屈服的,就算死,也要死得像个男人。

就这样反复几次,男子见实在拿他没辙,最后恶狠狠的扔下一句话,“明天再来收拾你”走了。

渡宇经过这几次的折腾,几乎快要断气,接着便昏死了过去。

辰轩见渡宇已经两天没去星际学院,心中不免担心了起来,慕晓则天天追着辰轩问:“渡宇哥哥去哪了?渡宇哥哥去哪了?”不过辰轩也只有无奈,因为她也没有一点头绪。

要知道,慕晓自从离开家来到星际学院后,她便把渡宇当做了唯一的亲人,他这一失踪,她也仿佛跟失了魂似的。

辰轩各处打听渡宇的去处,都无收获。这一天,恰巧荒智雨来到了学院,一来便问渡宇在哪里。辰轩只得把渡宇已两天没来学院的事告诉了他。

“听我爸说,渡宇哥两天前去找过他,好像在调查一个秘密组织的事。”荒智雨这才想起这档子事,然后对辰轩和慕晓说到:“我猜他是不是去星都调查那个秘密组织了。”

“有可能。”辰轩略微思考了一下答到。

“那渡宇哥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慕晓一脸焦急地问。

“你放心吧,你渡宇哥哥那么聪明,他一定没事的。”辰轩安慰慕晓到,然后她又提出三人一起去找荒城老师,向他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如何。

慕晓虽有些失落,但在辰轩和荒智雨的安慰下,她还是很快安下心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